第八章 武道第一战

帝尊 8 作者宅猪 全文字数 3325字
“江雪姐姐也不知道江月破浪诀的心法,仅仅观看我演练的四招,便可以推演出江月破浪诀的十八招,十八重心法,比真正的江月破浪诀还要完美,的确比我要胜出良多。” 江南对江雪了解的越多,越发觉得她深不可测,向铁柱笑道:“柱子,你有没有兴趣学我江家的这门龙虎象力诀?” 铁柱闻言,又惊又喜,又有些踟蹰:“子川,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是你江家家传的绝学……” 江南笑道:“我江家已经没落,只剩下我一人,也没有不准外传的家规,如今我就是江家的家主,传给谁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铁柱一家待他极为不错,江南落魄时很是照顾,尤其是铁柱的老娘双目已盲,但心肠却好得很,经常让铁柱接济江南,这份恩情江南一直铭记于心。 “你表姐会不会说闲话?”铁柱犹豫一下,道。 “是未婚妻!” 江南咬准字眼,笑道:“我表姐也是我江家的人,我是一家之主,我要传你,她还能反对不成?难道就不怕我休了她?” 他所开创的龙虎象力诀虽说是以魔狱玄胎经的真气做根本,但真气运行的路径却是一种全新的功法,江南只需将运行路径整理出来,便是一种全新的龙虎象力诀! 江南将这门功法连同自己开创的招式一起传授给铁柱,铁柱天生异秉,人高马大,体魄雄壮远胜常人,又有天生神力,虽然说没有炼出真气,但龙虎象力诀一上手,威力便极为可观,宛如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炼出真气是迟早的事情! 可想而知,假如他修炼到江南这个境界,龙虎象力诀一定可以在他手中大放异彩,未必会比在江南手中逊色! 虽说铁柱的资质和悟性都不差,但直到太阳西下,他也没能将龙虎象力诀学全,只学会了第一招的招式和心法。 “子川,多学无益,这一招已经够我琢磨一段时间了,改天待我练成了这一招再向你讨教后面的招数!” 铁柱兴致冲冲,转身离去,笑道:“今天齐王府你那份活儿,我已经帮你做了,明天你别忘了去点卯,否则那几个管事又要说闲话,扣你的工钱。” 江南也觉得活动一番,肚子又饿了,饥肠辘辘,返回贫民窟,刚刚进入房中,突然饭菜香气传来,江雪仿佛知道他会饿,已经整出了一桌的饭菜,等他用餐。 “姐姐,你真是好厨艺!”江南喜出望外,心中只觉一股暖流涌了上来,胸膛中热乎乎的。 “我是你的未婚妻,又是从小定的娃娃亲。” 江雪似笑非笑,道:“若是我不贤惠一些,难道不怕你休了我?” 江南脸色闹得通红,这狐妖的确有些神通,竟然能够听到他与铁柱的对话,吭吭哧哧道:“姐,刚才你都听到了?我其实只是想让柱子知难而退,免得节外生枝,你别生气……” “我怎么会生气?” 江雪美眸眨动,笑道:“人家是你的娃娃亲,生气的话,你休了我,人家一个小女子去哪里落脚?” 江南当即转换话题,笑道:“姐,你做了这么多菜,咱们两个人哪里能吃得完?” “吃吧,吃吧。” 江雪抿嘴笑道:“多吃一些,因为待会你有事要做,会消耗大量的体能。” 江南心中诧异,江雪笑吟吟道:“你如今修炼魔狱玄胎经,气血无比旺盛,阳气方刚,虽然普通人看不出来,但对于落霞山附近的妖兽妖精来说,你就像是黑暗中的火炬一样,很是引人瞩目。” 江南听到这里,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试探道:“然后呢?” 江雪扑哧一笑,轻声道:“然后,你出城到了落霞山脚下,山中的那些妖兽妖精自然便会来吃人了。你现在就像是一块香喷喷的唐僧肉,只要吃掉你,炼化你的阳气和气血,妖兽的修为自然便会大进,足以胜过多年苦修。” 江南脸色一黑:“姐,你刚才还说你没生气!” “你自己选择的魔狱玄胎经,我可没有逼你。那些妖兽妖精要来吃你,也不是我故意惹来的,这些都与我无关,我生什么气?” 江雪抿嘴一笑,突然正色道:“子川,你与武思江一战,已经知道自己缺乏战斗经验,如今我便给你这个机会!实战是最佳的磨砺,想要成为高手,成为强者,便需要实战,血的洗礼!” 江南肃然,点头道:“我明白。” “妖兽妖精,有天生的搏杀技巧,最适合你这种菜鸟。” 江雪风轻云淡道:“你若是能在与妖兽的搏杀中活下来,便会彻底成为武道中人,而不再是一个门外汉,不再是一个菜鸟。”
“姐,我若是在山林中遇到危险,你会不会救我?”江南突然想到关键之处,问道。 “会。” 江雪淡淡道:“我还需要你的阳气来修补神魂,你若支撑不下去,我会救你,不过我却不需要一个没有用的弟弟。” 她言下之意却是江南若是无法支撑下去,虽然她会出手相救,但却不认江南这个弟弟,只把他当成汲取阳气的工具,再也没有半分的情谊。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脸庞略显几分青嫩,毅然道:“姐,就算我遇到危险,也不需要你出手。这一关,我要一个人独自扛下!” 江雪眼眸中露出一分赞赏,笑道:“子川,你与武思江一战,根本称不上战斗,只是拼命而已。待会,便是你进军武道的第一战!” 她目光迷离,轻声道:“你可不要让姐姐失望啊……” 江南吃饱喝足,抬头看了看太阳,只见斜阳挂在半空,距离日落时分尚早,当即大步走出城,沿着阳川河便向落霞山而去。 江雪化作白狐,如影相随,山林中铺满了枯败的落叶,一人一狐踩在上面沙沙作响,旁边水流潺潺。 阳川河出自落霞山,上游人迹罕至,没过多久,江南便来到深山之中,只见前方有一座荒废的石桥,桥的对面却是一个早已破败的山神庙。 深山老林之中,突然传来凄厉的嘶吼声,此起彼伏,霎时间山林内狂风大作,阴风从山林中吹出,呼啸向石桥吹去! 江南只觉劲风扑面而来,将他扎头的飘带吹得猎猎作响,风中竟然有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 “有妖兽发现我了!” 他站在石桥边,目光紧紧盯着石桥对面,手心中有些潮湿,却是不知不觉间流出的冷汗。 “进军武道的第一战……”江南心中不由有些激动,低头看着双手,喃喃道。 呼哧,呼哧—— 沉重的呼吸声从山林中传出,江南心中一紧,只见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山林中的山神庙内走出,一步步向阳川河上的石桥走来。 这是一头黑熊,人立起来,高达丈余,雄壮无比,手中抓着一杆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斩马刀,刀刃破破烂烂。 冬季时熊类早已经冬眠,只有懂得修炼的妖兽才会依旧活跃! 这头熊便显然是其中之一,栖息在破败的山神庙中,看到江南身上浓烈的阳气,便立刻出来吃人! 黑熊双目血红,周身竟然有丝丝缕缕的妖气溢出,摄人心魂,江南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高大的一头黑熊,应该是落霞山中的异种,修炼成妖,甚至懂得使用兵刃! 咚! 它一步跨出山林,走到石桥之上,脚步落下,踩得石桥一阵颤抖。 这是一头可怕的妖兽,力大无穷,看到桥对面的江南,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吼,陡然迈开脚步,呼啸向江南冲去,手中的破斩马刀拖地,冒出一连串火花。 距离江南三丈时,黑熊速度更快,斩马刀陡然拖起,嗤的一声在夜空中闪过一道雪白的亮光,向江南一刀劈下! “好快!” 江南只觉白光一闪,斩马刀便已经来到跟前,根本容不得他躲避,黑熊这一刀简直就像是大书法家泼墨一般,没有多余的笔墨,简单直接,一刀便判定生死! 这种简单直接的招式,比什么化血神功更加恐怖,更加霸道! “大江伴潮生!” 突然波涛之声陡起,如同惊涛裂岸,长江大浪,哗啦哗啦,江南真气涌动,三虎之力爆发,将江月破浪诀催动到极致,双掌卷起浪涛之声,向熊妖劈下的斩马刀拍去! 嗤! 大江伴潮生并未能阻挡得住熊妖这一刀,斩马刀微微一顿,随即刀光切开惊涛骇浪,一往无前,笔直向江南切下! 江南心神一片空明,无所想,无所思,心中只有一股熊熊的战意,依旧全力催动大江伴潮生这一招,以柔克刚,水性至柔,他的真气如水般轻柔,冲刷熊妖的刚猛力道。 浪涛拍击之声中,那杆破破烂烂的斩马刀突然片片崩碎,却是这杆兵器无法承受江南与熊妖两人的力量冲击,被当场震碎! “龙虎象力!” 江南一招将斩马刀击碎,终于摆脱被熊妖一招击杀的下场,当即身躯一动,不退反进,向熊妖冲去! 咚! 他一脚落下,震得大地抖动,比黑熊出场时还要惊人,只听他的脚步声而不去看江南的身材,绝对会以为冲来的是一头狂奔的巨象,而不是一个年仅十四的人类书生! “神象踏山!”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