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弩机

风起陇西 10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57字
那间在冀城山沟里的大型兵器作坊,很可能与这件事有很深的关联。 "那么魏军的新式武器,会不会是弩机呢?" 陈恭心想,从其他几份文件里可以看出,自从王双战死以后,魏国军方一直对蜀国的新型弩机有一种恐惧感,他们会不会把这种危机感转化成对弩机的强烈兴趣呢?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找出"白帝"的文件哗哗的翻阅,最后把目光停在了一份标记为太和三年一月十日的文件上面。这是一次军方内部的动员大会,郭淮在这次会议上暗示说魏军在几个月内就会拥有与蜀军匹敌的能力,王双的悲剧将不再发生。 陈恭第一次阅读的时候,以为这只是说明魏军将要增派兵力。但结合马钧的调动、军器作坊的设立和魏军方对弩机的浓厚兴趣,他意识到这也许意味着一个更加可怕的计划。 虽然陈恭没有涉足过武器研究这一领域,但是他也知道一点常识:要想在一两个月内提出一种新式武器,让它通过理论论证、样品测试、定型、调试,并且达到适合批量生产的成熟设计,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有马钧这样的天才在也是不可能的。这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而曹魏没有一个可靠的研究体系。 唯一能实现这一目标的办法只有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小的改进,或者直接使用现有技术。众所周知,魏国的技术储备不足以做到这一点,拥有成熟弩箭技术的只有蜀国。但这种敏感技术蜀国甚至不会告诉它的盟友东吴,遑论死敌曹魏。 对于处于完全敌对状态的两国来说,"进口"技术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偷窃。 去蜀国偷! 陈恭彻夜未眠,他将自己所有这些推测都写进了报告中,并在结尾处警告南郑如果对这件事掉以轻心,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在可预见的将来,蜀国会一直处于战略攻势。如果魏军顺利从蜀国偷取并掌握了先进的弩机技术,防御将会更加有效率,届时北伐的难度会上升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当他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出鱼肚白了。陈恭将报告小心地折好,搁到饭盒底部的夹层里,然后推门出去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他总算在这之前完成了这份至关重要的报告。 正午前,陈恭赶到了上邽城外的某一个小山丘上,将这份报告藏到了一棵特定的树下。 一个时辰以后,化装成蜀锦商贩的司闻曹情报人员来到这里,将报告取出,藏到一个特制的空心马蹄铁中,然后把这个马蹄铁钉到一匹驮马的前掌上。随后,他牵着驮马回到商队中,和其他商贩一起绕过大路循着秦岭小路返回了汉中。 陈恭望着远处纵横巍峨的秦岭山脉,心想:"接下来的工作,就看南郑司闻曹那些家伙的了。" 与此同时,在同一座城里,另外一个人也凝望着远方的大山,但他心中所想的,却是与陈恭完全相反的事情。陈恭的报告抵达蜀国司闻曹是在十天以后,也就是二月二十四日。 虽然魏、蜀两国处于敌对状态,但经济上却不能忽视对方的存在。魏国需要益州的井盐、蜀锦、蜀姜,蜀国则需要中原地带的药材、毛皮、香料和手制品。因此总是有小规模的商贩往返于秦岭两边,对此两国边防军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这种商贸往来。
蜀国的情报员就混杂在这样一群商贩中,从上邽一路南下,经卤城、祁山堡、青封一线跨越秦岭,接着转往东南方向的武街,并在这里渡过西汉水,进入蜀军实际控制区域。陈恭的报告在这里被转交给特别驿使,以最快的速度送至蜀国情报工作的核心机构--南郑司闻曹。 首先接触到这份文件的就是司闻曹的副长冯膺。他看完这份文件,拿起铜扣带敲了敲香炉的边缘,香炉发出两声清脆的撞击声。门外的侍卫立刻推门进来,问他有何吩咐。 "立刻通知姚曹掾、司闻司的阴辑、马信、靖安司的荀诩,哦,对了,还有军谋司狐忠。叫他们立刻赶到道观议事。" "明白了。" "记得要口头通知,不要写下来。告诉他们,这是紧急召集。" "是。" 侍卫转身走了出去。冯膺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将案几上的笔墨纸砚都整理好,把喝了一半的茶水倒进暖炉里,然后拿着陈恭的报告离开住所,前往"道观"。 "道观"的官方名称叫做司闻曹副司,位于南郑城东的一处富家住宅,背靠青山,宅子侧面还有一条清澈小溪。因为这处宅子曾经是五斗米教的一处祭堂,所以习惯上大家都以"道观"称呼副司,而副司的工作人员则被称为"道士"--在很多场合这几乎成为一个正式称呼。 从理论上来讲,司闻曹隶属于尚书台,因此其正司设于成都。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所谓的"司闻曹正司"不过是一个社交机构,正司的人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安抚拥有好奇心的朝廷官僚罢了,真正发挥作用的则是设在南郑的副司。 冯膺来到副司以后直奔议事厅,这个议事厅是在"道观"后山开凿出的一个石室,没有窗户,只要关上石门,就别想有任何外人能偷听到里面的谈话。 "这一次,看来会有大事发生。" 冯膺走进议事厅,望着眼前五张空荡荡的案几,不无忧虑地想,同时感觉到很兴奋。这个年届四十的情报官员有着一个宽大平整的额头,据相士说这乃是福禄之格。现在他差不多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司闻曹副长的官秩是两百石,这对于蜀国官员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门槛,如果能够进一步由副转正,那么以后的仕途将会大有空间;如果失败的话,那恐怕只能留在这个位置上终老一生了。 为此冯膺一方面盼望能有一个大的事件好借以积累功勋,另一方面却祈祷不要出什么乱子。幸运--或者不幸--的是,情报系统从来不缺乏大事件或者大乱子,为此他只能谨慎加谨慎。 他并没有等多久,很快与会者们陆续也出现在石室中。 今天出席的全部都是情报部门的高级官员们。最先到达的是司闻司司丞阴辑,这是个头发已经花白了的长髯老者,身材虽矮但行动却矫健得像个年轻人。他执掌的司闻司是司闻曹中最重要的部门,蜀国在国外的一切情报活动都由司闻司负责策划与执行。另外,安插往别国的间谍的训练、潜伏、联络、调度、后方支援等实务性工作也由司闻司负责。由于陇西地区在情报战中的特殊地位,因此分管陇西事务的雍凉分司从事马信也随同阴辑一同出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