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节:不许进入

风起陇西 101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408字
卫戍部队尽管对丞相府的命令不明就里,可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对南郑城进行了布防和管制,显示出了极高的效率。 从靖安司到丞相府的一路上,荀诩不断在想,李平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还有成蕃,他在这里面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而狐忠就真的全无嫌疑了吗?荀诩这两个朋友最近一直都没有出现,似乎非常忙碌,荀诩固然尽量避免与他们接触,他们也极少主动来找荀诩,这在他们三个以前的交往史中是极罕见的。 荀诩一路快马,沿途士兵见他身穿官服也没有多加阻拦,很快他就来到了南郑中区,丞相府青色的屋顶已经遥遥在望。在这时候,他却猛然勒住了缰绳,胯下的马匹晃了晃脑袋,打了一个表示不满的响鼻。 在丞相府大门之前,十几名身着灰褐色重铠的汉军士兵持矛而立,站成一个半圆将丞相府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荀诩认出他们是丞相府直属的近卫队,专门负责丞相府的防务。 但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摆出这么一副架势,好像丞相府即将要被敌人攻击一样?荀诩轻轻捏了一下下巴,摇摇头,扯了扯缰绳,让马慢慢地走过去。 当荀诩快接近丞相府的时候,队列中的一名守卫站出来,粗壮的胳膊一下子将马头拦住,瓮声瓮气地嚷道:"什么人!不许上前!" 荀诩心中有气,从怀里掏出名刺一晃,冷冷说道:"我是靖安司的从事荀诩,现在有紧急事情要见李都护。"听到荀诩报出官衔,守卫一愣,旋即脸上表情略有改观,人却仍旧挡在前面不动。他抱拳施过一礼,然后用恭敬的口气说道:"荀从事,很抱歉,李都护正在府内商讨要事,他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进入。" "我有紧急军情!"荀诩上前一步,几乎跟守卫鼻子贴鼻子。 "李都护下的是死命令,任何人不能以任何借口打扰。" 荀诩心中越发起疑,瞪起眼睛大声斥道:"让开!如果贻误军机,你担得起责任吗?!"守卫却丝毫不为荀诩的言辞所动,他只是重复先前说过的话。这些守卫都只对丞相府的最高负责人效忠,对于这样的威胁并不害怕。 "李都护特意叮嘱过,除非是诸葛丞相,其他人一概不许进入。" 听到守卫这句话,荀诩脑子里忽然闪过什么念头,目光一凛,他立刻问道:"这句话可是李都护亲口告诉你的?" 守卫疑惑地看了看这位从事,回答说:"当然是队长下达的命令。" "你们的队长是亲自听李都护下达的命令吗?" "唔……是凌晨接到的公文。" 荀诩的脸色越加阴沉了:"就是说,你们谁也没有亲眼见过李都护?"守卫转头把探询的目光投向他的同僚,其他守卫都摇了摇头,其中一个说:"我们到岗的时候,丞相府大门已经闭锁,没有人进去。" "你们知道李都护和谁在一起议事?"荀诩不甘心地追问。 守卫不耐烦地摇摇头,把手中的长矛横过来,不再说话。荀诩没有继续死缠烂打,他骑在马上向着丞相府院内凝视了一小会儿,随即拨转马头,朝着南郑南门飞快地奔去。 此时城里已经比平时清净了不少,平民都躲回了屋子里,而士兵们多集中在四侧的城墙,空荡的街道只回响着鼓声与马蹄声。荀诩身体平伏在马上,口中不停地喊着"驾驾",飞快地朝着南门跑去。他表情虽然平静,牙齿却紧紧咬着腮肉。突然荀诩借着右眼的余光看到了什么,猛地拉紧缰绳,向主街平行的右侧街道转去,同时大声呼喊道:"阿社尔!"
原来阿社尔正在右侧街道朝着与荀诩相反的方向跑去。他听到身后叫声,立刻回头去看,一看是荀诩,他急忙转过马迎了上去。 两人碰面以后,荀诩劈头就问:"报告可拿到了?"阿社尔惭愧地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道:"我就差没跟他们打起来了,守城的士兵说上头下了死命令,开门就是死罪,我怎么说他们都不允许出去。" "你没说你是靖安司的人,正在执行任务?"荀诩握着缰绳,语气里有压抑不住的焦虑。 "我就差说我是诸葛丞相了,毫无办法……"阿社尔摊开双手,无奈地说,"要不等明天再一起拿?我估计戒严令不会持续很久。" "到明天就来不及了!" 荀诩冲阿社尔吼着,这是他第一次对下属发脾气。阿社尔盯着荀诩大惑不解,不知道这监视记录到底有多重要,竟然让自己的上司如此失态。他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荀诩摆摆手,又绝望地狠抓了一下头,对阿社尔大声说:"你,立刻回靖安司,叫裴绪召集所有能动员的人,还有最好的马,要快!" "那,那您呢?" "我去把辅国找回来。记住,我要求在我回'道观'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出发了!绝对不许耽搁!" "是,明白。" 阿社尔不敢再多说什么,回马就是一鞭子,马匹负痛,一声长嘶朝前飞快地冲去。荀诩见他离开,自己也催马朝着粮田曹飞驰而去。 一到粮田曹外院,荀诩看到杜弼的那匹枣红马还栓在树下,心中稍定。他到了院门口飞身下马,连缰绳都来不及拴,一脚就踏进粮田曹大门。 "您找哪位?"一名官吏走过来问。荀诩急促地嚷道:"今天靖安司来的人呢?他在哪里?"官吏见荀诩凶巴巴的样子,吓得一缩脖子,说话都有些结巴:"他,他在帐库……"荀诩一把推开他,径直朝着帐库跑去。 还没到帐库,荀诩就在走廊里大声冲里面喊道:"辅国!辅国!"待荀诩到了门口,恰好杜弼闻声探头出来看,见是荀诩,不由一愣。 "孝和,你不是去丞相府那里了么?" 荀诩没有回答,直接问道:"辅国,你得出结论了吗?"杜弼从来没见荀诩这么着急过,他迟疑了一下,回答说:"已经初步有结果了,但不够严谨,我正在横向比较……" "直接说结论,是李平还是成蕃?"荀诩粗鲁地打断他的话。 杜弼惊讶地看着荀诩,他居然在这里公开谈论这么机密的事情?但荀诩那锐利和不容争辩的眼神让杜弼没有质疑他余地。 "是李平。"杜弼长长吐了口气,把手中毛笔搁下,"我检查了所有的库存手续,他是最高一级的审批者,也只有他有权限修改数据并不被旁人发觉。我查到了四月十九日的库存文书调阅记录,看到了李平的名字--那一天早些时候,罗石刚刚将正确数据归档,而第二天公布出来的数据就已经是篡改过的了。" "我明白了,果然是这样!李平这个小人!"荀诩握紧拳头旁若无人地嚷着,让一旁的文吏们露出怯懦的惊恐表情,与同僚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