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节:专人审理

风起陇西 103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51字
他是个陶器商人,身材瘦小,还留着两撇鼠须,一看就是个典型的商人。他为做生意经常来往于汉魏吴三国之间,陶器不算战略物资,李谭又善于跟政府官员打交道,所以至今也没引起什么麻烦。 这个人消息灵通得很,靖安司经常从他手里购买关于其他两国的一些情报,甚至还包括蜀汉国内民间秘密社团的活动,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 这一天李谭正在自己南郑的住所外清点陶器。二十多个江阳烧制的圆口猪环瓮堆放在屋子外面,这些货物是南郑庖房和军器坊定购的,刚从川中运抵汉中。 忽然篱笆外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李谭没理睬,仍旧埋头清点着自己的货物。从今天早上开始外面就在折腾,总有大队士兵跑来跑去,没什么好惊讶的。 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马蹄声一直持续到了住所院门,随即院门被重重拍响,发出沉重浑浊的咚咚声。 "来了来了,不要急……"李谭搁下毛笔,走到门前打开,愣了一下,"哟,荀从事,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听着,我现在急需你的帮助。"荀诩开门见山地说。 "成,成,荀从事的忙岂有不帮的道理,您尽管吩咐。" "你放心,事成以后,靖安司会多派发你一些蜀锦用度。" 荀诩未说事情之前先给他一笔重利,这是与商人交易的原则。蜀汉各政府部门每年都会有固定的蜀锦用度预算,如果将这些用度提出来运去魏国或者吴国出售,将是笔利润丰厚的买卖。 "哎,荀从事您见外了不是,您的忙就算白帮我也情愿,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李谭拍着胸脯慷慨地说。荀诩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了他。李谭听完一惊,手里的账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开始后悔自己不该把话说得如此之满了。 南郑的南城门戍长今天早上一接到命令,就将城门关闭,并且调集了所有的人手守在门内。 虽然他自己也对这次莫名其妙的命令感到奇怪,但军令如山,他仍旧不折不扣地执行贯彻了下去。从早上开始有好几拨人央求他通融一下放人出去,理由什么都有,但都被他毫无转圜余地拒绝了;有个自称是靖安司属员的小伙子甚至来过两次,也只能悻悻而退。 眼见日上三竿,门戍长百无聊赖地一手握住长枪,一手按在嘴边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受到警告的老百姓都躲回了家,街道上空荡荡的,城门前一个人也没有。 就在这时,门戍长看到一辆牛车朝南门走来。拉车的黑牛很健壮,两个黑犄角隐隐发亮;车后拉着的货物用一片粗毡布盖住了看不清楚,但从形状判断是大瓦罐之类的东西。 "站住!你们要去哪里!"门戍长大喝一声。 牛车戛然停止,李谭从车上跳下来,满脸堆笑地凑到门戍长跟前说道:"姚爷,这是小的车。" "哦,是你呀。"门戍长认识李谭,后者经常往返此间,跟卫兵们都比较熟悉,"你这车上运的是什么?" "哎,前几天我定购了一批瓮,里面有好几个破损了,这个心疼啊。但也没办法,得去江阳的作坊退货,不然我亏死了。" 门戍长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宽慰道:"这可得好大一笔开销呢。" 李谭忙不迭地点头称是,然后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出去,这事耽搁不得。"
门戍长早料到他的用意,大手一挥断然拒绝,只说等戒严令解除以后第一个放他走。李谭仍不死心,拿出商人死缠滥打的功夫软磨硬泡,门戍长却毫不口软。 两个人正在僵持的当儿,又有两名骑士从另外一侧靠近了城门,在牛车跟前停住了马。为首之人皮肤白净,身穿文官绛袍,面相颇有威严。他看了一眼牛车,拿起马鞭朝门戍长问道:"我是丞相府的亲随主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门戍长看他的脸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姓名,不过从气度和穿着上判断肯定是位高官,于是也不敢怠慢,将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报。那文官下了马,背着手走到牛车跟前,上下打量着李谭。李谭不自在地笑了笑,不经意地挪动了一下双脚。 "今天早上,是否有一个自称靖安司属员的人企图强行通过这里?"文官问。 门戍长立刻挺直了腰杆,大声回答:"是的!但是我们没有放行。" "你们做得很好,今天早上李都护刚下了命令,靖安司内隐藏着叛贼,需要全部软禁起来,切不可放走一个。" 门戍长从路过的巡逻兵那里听到过这个命令,现在从文官口中得到了证实,心中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心软放那个人出去。 "不过……你的警惕性还是不够……"文官走近牛车,猛地一掀毡布,露出牛车上的几个土棕色大瓮。 "这,这是怎么回事?"门戍长迷惑不解地问,同时注意到李谭的脸色变成惨白。文官冷笑着指了指大瓮之间的某一处,门戍长探头过去,赫然发现有一角衣布露在外面,仔细一看,大瓮之间竟然藏着一个人! 这个人隐藏得可谓用心良苦。他将两个并排摆放的大瓮相邻的下侧打出两个洞,整个身子钻进去,半屈的上半身在一个瓮中,双腿折过去伸到另外一个瓮中。两个瓮相距很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破绽。 门戍长悚然一惊,立刻握紧长枪对大瓮大喝道:"你!快出来!"其他士兵也跑过来把牛车团团围住。大瓮晃动了一下,一名士兵取来一柄大锤将其锤破。只听哗啦一声,大瓮裂成数块碎片,无处可藏的阿社尔尴尬地把脚从另外一个瓮里缩回来,然后站起身。 "贼子,果然又是你!"门戍长恼怒地指着他大骂,转头狠狠瞪了李谭一眼,喝令将两人全绑了。文官满意地捋了捋胡须,对门卫的效率表示满意。 "这次多亏了大人,不然就出大乱子了……"门戍长恭敬地对文官说,躬身一拜,直起身来吩咐道,"将这两个奸细押到军正司去!" "且慢。"文官伸手示意他们先不要动,"李都护有命,一旦发现奸细,要立刻送到特别地点由专人审理。" 门戍长连连点头,这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就请您把城门打开一下吧。" "啊?"门戍长一愣,"您不是要去丞相府……" 文官牵着马靠近城门一步,露出掌管机密官僚特有的得意微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为了保证不泄密,李都护专门指定城西青龙山作为审问地点。我们会直接把这两个奸细押去那里。这你知道就好,千万莫说给别人听。" 门戍长舔舔嘴唇,仍旧有些踟蹰:"可……军令……"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