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节:飞奔城外

风起陇西 104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45字
"戒严令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奸细逃脱,现在奸细已经被你捉到,戒严的目的已经达到。阁下又担心什么呢?" 文官故意将"被你捉到"四个字咬得很清晰,表明自己无意居功,暗示门戍长立下了一大功。 门戍长抓抓头皮,文官的暗示确实是个不小的诱惑,而且对方的理由也完全合乎逻辑。于是他转身高举右手,喝令门兵把横档摘下,搬走阻马槛,将右侧城门推开一条可容两匹马进出的通道。两名士兵分别押送着阿社尔和李谭鱼贯而出,紧接着是文官和他的随从。 就在文官即将通过大门的一瞬间,门戍长忽然惊叫道:"等,等一下,我记起你了!" 文官听到这声呼喊,一抖缰绳,刚要硬闯,却被门戍长用枪头一把挑住马匹侧扣,硬生生拽停住了。 门戍长大吼:"你不是丞相府的主记!你是司闻曹的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耳侧一阵疾风擦过。门戍长连忙偏头去看,只见一直保持着安静的文官随从在后面突然策马发力,猛地冲开门戍长和文官,飞奔城外。 刚才门戍长一直没留意那个随从的相貌,现在他总算想起来了,那似乎是靖安司的从事,姓荀。 "孝和,你快走,别管我们了!"杜弼冲着荀诩的背影大喊了一声,同时硬逼着马匹横过身子来,把本来就不宽的城门缝隙堵了个严实。阿社尔一振手臂,甩开按住自己胳膊的士兵,扑到门口一拳打在门戍长鼻子上,企图把枪头从杜弼坐骑的侧扣上取下来。 南郑南城门霎时乱成一锅粥,叫嚷声和嘶鸣声混成一团,连城楼的鼓声都咚咚响了起来。杜弼和阿社尔拼命抵抗,无奈卫兵毕竟太多,经过短时间的挣扎以后,还是双双被擒,而李谭早不知跑去了哪里。门戍长揉着自己被揍出血的鼻子,满腹怨气地盯着眼前这几个俘虏。 "要不要派人去追那个逃走的?"部下小心地问。 "禁止任何人进出城门的戒严令仍旧有效,不能轻易派人出去。你立刻去丞相府禀报,等李都护的命令再说。"这一次门戍长变得谨慎多了,他可不想再违背一次军令。 当然,门戍长永远不可能从丞相府那里得到答复。这一次李平的戒严令反而帮了荀诩一个大忙。 离开南郑城后,荀诩没有时间感伤同伴的遭遇,他驱马沿着城外连绵的丘陵边缘奔驰。南郑城南郊相对于其他三个郊区来说比较荒凉,树木稀少,满眼黄沙,只有一圈人工栽种的灌木丛标记出了城市的边界。荀诩并没有骑出多远,很快他看到了一个穿着藏青色粗布袍的年轻人蹲在一簇灌木丛底下,百无聊赖地望着南郑城丢石头。 荀诩直接策马冲到他跟前,俯下身子大吼道:"快给我报告!"那个人本来在烈日下有些昏昏欲睡,猛然听到这一声吼,身体一下失去平衡,从土丘上咕噜咕噜滚了下去。他狼狈地在坑底爬起来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看到了靖安司最高长官的脸。 "荀……荀从事……"他结结巴巴地说。年轻人显然对于城里的事态这个一无所知,他只是纳闷为什么没人在规定时间内来拿报告,所以一直等在门口。 "报告!快!"荀诩的声音比第一次更大。 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一叠麻纸,战战兢兢地递给荀诩。后者一把抢过去。立刻在马上粗暴地翻阅起来,发出哗哗的声音。
"这是截止到今天早上卯时的监视报告,全部二十六处哨所都提交了……"年轻人有些紧张地加了些说明。 但荀诩压根没听,他刚刚翻到南郑东区监视哨所的报告。报告显示,有五个哨所提及他们在今晨寅时看到有两名骑士通过监视区域,那两个人披着军用锦袍,行进速度不算快,不过脸被巧妙地遮挡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五个哨所地点处于同一条道路,而这条路是裴绪推测李平逃亡路线的必经之所。 这已经说明了一切,荀诩把手里的纸片丢到地上,把视线固定在那个仍旧惶恐不安的年轻人脸上。 "你有马吗?" "啊……有,有……就拴在后面……它是匹……" 荀诩冷冷地打断他的介绍:"在我数到十之前准备好,然后紧跟着我,能有多快就多快,明白吗?" "明白了……哦,对了,属下叫杨义……" "快去!"荀诩怒斥道,他没有闲情了解这些事。 荀诩和杨义两个人骑马上路,飞也似的朝着南郑城东面跑去。荀诩在前面拼命鞭打坐骑,仿佛要榨干这可怜牲畜的全部力量,杨义则莫名其妙地紧随其后,完全摸不清楚状况。只见这两匹马四蹄翻飞,风驰电掣般在南郑城东南外围划了一个半圆,再一路向东折去,沿途掀起一连串翻滚的烟尘。 根据监视报告,显然只有李平和烛龙两个人参与了逃亡,这符合常识,逃亡行动参与者越少越安全。 对于荀诩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他没时间去组织起一支规模庞大的追击队伍,杜弼和阿社尔又失陷在城门,现在只能自己孤身上阵,敌人数量越少越好。 现在是二对二,不过从战术上来说,这和一对二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理论上,两个人很难有效阻止同等数量的逃亡者,如果发生了正面冲突,很难讲谁会获胜--荀诩是个文官,杨义还年轻;而对方则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和一位完全谜样的人物。 想到这里,荀诩略带悲观地偏过头去瞥了眼杨义,后者正伏在马背上,拼命与自己拙劣的骑术和颠簸的路面做斗争。他窘迫的表情让荀诩的悲观情绪又重了一些。 "也罢,既然已经踏上了这条路,就得一直走下去……" 荀诩心想,两只捏住缰绳的手更加用力。无论如何他也要阻止李平和烛龙,这既是职责,也关系到自尊。 他已经失败过一次,那种深刻的挫折感是支撑他一直锲而不舍追踪烛龙的根本动力--哪怕李平带了五百人而他只有一个,他也一样会义无反顾地孤身追上去。 这件事看起来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了,要么荀诩抓到烛龙,要么死在阻止烛龙的行动中,他自己不想有第三种结局--这就是所谓"靖安司式的偏执"。一位情报界的前辈曾经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胜任靖安司的工作。 两边的山林不断高速向后退去,风声从荀诩的耳边呼啸而过,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他们已经飞驰了一个半时辰,刚刚离开南郑地区进入西乡。荀诩一直在脑子里紧张地计算着,现在李平和烛龙恐怕已经抵达了南乡或者沔水下游的某一处,无论如何要在他们到石泉之前了结,否则万事休矣。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