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节:两股战栗

风起陇西 105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42字
"无论他们走哪一条路线,都必须从南边绕过位于汉魏边境的云雾山,再折回向东。如果我们抄近路翻过云雾山,也许能赶得及。" 荀诩不太自信地想,毕竟他们已经落后将近半日的路程,走大路绝对无法追上了。抄近路固然可行,但那是一条山路,沿途没有可更换马匹的驿馆,他们必须确保自己可怜的坐骑连续奔驰十几个时辰而不出问题。总之,若想赶到李平前头,荀诩必须得非常非常幸运才行。 不过想归想,他胯下的坐骑速度丝毫不减。到了傍晚,荀诩和杨义抵达了西乡某处的小驿站,他们在那里更换了自己疲惫不堪的马匹,并得知在下午有两名持有丞相府文书的人也在这里换过马,向南而去。两个人片刻都没有停留,揣上几块粗馍后立刻又上了路。 他们沿着大道跑了两个时辰,然后荀诩作了一个决定,他们将离开大道冒险进入东部山区,这是唯一可能成功的方式。 "荀从事,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吗?"杨义胆怯地望了望远处漆黑的山形,畏缩地问。截止到今天早上他还只是个南郑城的小小信使,现在他却跟靖安司从事站在汉中东部险峻的大山边缘。 "我们必须这么做。" 荀诩平静地回答。 山区的夜里相当寒冷,荀诩和杨义不得不披上毡袍,并用羊皮绑在腿上以抵御无处不在的潮湿寒气。 周围漆黑一片,茂密枝叶朝四面八方伸展开来,有如遮蔽了月色与星光的阴暗蜘蛛网,浓墨般的气息让绝望在人的内心缓缓滋生,仿佛他们永远走不出这片黑暗林子。两个人只能靠呼喊和马脖子上的缨铃来确认彼此的位置。 马匹行进的速度很慢,在夜里这样的路面异常艰险难行,有时候根本无法分辨哪边是悬崖,哪边是山脊。到了一些可怕的路段,他们甚至得下马牵着缰绳一步一步谨慎地向前且探且行,经常可以听到脚下石子滚落山崖的隆隆声。 荀诩对这样的艰苦行进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他只是闷头朝前走着。现在不知道南郑城的局势变得如何,整个军政系统是否已经发觉最高首脑逃亡的事实?杜弼他们是否平安无事?这些念头只在荀诩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下,随即被更重要的事情取代。 "荀从事,我们到底要去追谁?"杨义小心翼翼地问。两个人这时拽着马匹正通过一片长满了高大松树的陡峭斜坡,这里没有路,他们只能从树林的间隙穿过去,还得小心不要滚到坡底去,天晓得那有多深。 荀诩皱皱眉头,他不喜欢这问题,不过总得给这个跟随自己跑了大半天的年轻人一点鼓励,于是他将整件事简略地说给杨义听。杨义听完以后张大了嘴巴,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舞动右手,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您是说,李都护他真的……" "小心!"荀诩突然大叫。 杨义的挥舞动作一下子让脚下失去平衡,整个人拽着坐骑的缰绳朝坡下摔去。荀诩松开自己的马匹,飞扑过去。 "松开缰绳!"荀诩大吼。杨义立刻松开了手,他的后襟被荀诩一把揪住,而那头畜生却因为那一拽的力道而朝着坡底滚下去,发出一阵哀鸣。很快坡底传来树枝被压断的噼啪声,随即回复了死寂。 荀诩把惊魂未定的杨义拉起来,让他抱住一棵松树,以免悲剧再度发生。这个年轻人两股战栗,惊恐地朝着马匹跌落的黑暗望去,喘息不已。荀诩冷冷地对他说:"回去记得提醒我,以后你别想从我这里听到任何故事。"
当他们翻过这片陡坡后,山势明显缓和起来,山麓阴影间可以看到一条痕迹不很明显的崎岖小路。 不幸的是,荀诩发现自己的坐骑也在刚才的突发事故中扭伤了前腿,虽然还可以勉强行进,但已不能奔跑。 这对荀诩不啻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说实在的,他宁可刚才掉下去的是杨义。没有了坐骑,他们根本不可能追上李平,这里距离最近的驿站起码也有四十多里路。 荀诩蹒跚着走到路中间,面向东方一言不发地蹲下,脊背弯得很厉害。杨义从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又不敢过去说话,只能忐忑不安地搓着双手远远站开,面色惨白--他清楚自己犯的错误有多么大。 就在这时,突然从路的另外一侧传来马蹄声,错落而不纷乱。荀诩和杨义都是一惊,同时抬起头循声音去看,很快他们看到一队人数在十五到二十名的骑马者从远处的阴影里出现,朝着这个方向缓缓而来。 骑士们也注意到了这两个人,为首的骑士在距离他们二十步的地方停住,举起右手做了一个手势。其他骑兵立刻分成两队熟练地绕到两翼,形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把他们围在中间。 荀诩通过他们的装束和马具类型认出他们是蜀汉军方,但具体隶属哪一部分就不知道了。 "你们是谁,这么晚了跑来这里做什么?"骑兵首领在马上严厉地问道,他的声音低沉有力。 "我是南郑司闻曹靖安司的从事荀诩,现在执行公务中。你是哪个单位的?"荀诩反问,他注意到骑兵首领脖子右侧上有三条明显的虎纹。 骑兵首领没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是丞相府的中层官员,不禁耸动一下眉毛,口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在下名叫钟泽,隶属高翔将军麾下巡粮军都伯,目前也正在执行任务。" "巡粮军?巡粮军为什么会跑来汉中南部?" "执行任务。" 钟泽简短地说了四个字,他没必要多说什么。荀诩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亮出靖安司的铜制令牌:"钟都伯,我不清楚你的任务是什么,但现在请你中止。我需要你协助我来完成另外一项紧急任务,这是最优先的。" "很抱歉,荀从事,但我们接到的命令也是最优先的。" 就着微弱的月光,荀诩看到眼前这位都伯的下巴结实而尖削,这应该是一个倔强顽固的人,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他抬起头看看天色,每一分流逝的时间都是异常珍贵的。 荀诩决定把整件事和盘托出:"好吧,钟都伯,是这样的……" 听完荀诩的陈述以后,钟泽仍旧不为所动,他的表情似乎没什么改变,好像在听一件完全无关的事情。 "很抱歉,荀从事,我不能因为一个无法验证的事件而中止任务。" "即使这有可能对大汉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荀诩咄咄逼人地质问。 面对这个问题,钟泽沉吟了一下,徐徐答道:"这样吧,荀从事,我可以借给你两匹马,然后你我就都可以继续彼此的任务,这样如何?"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