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节:漏网之鱼

风起陇西 106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34字
"这是不够的!"荀诩不甘心地叫道。他的声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焦灼。 钟泽对他的贪得无厌显得很不满,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口,不耐烦地说道:"那么你想要什么?荀从事。" "你们全部。"荀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必须尽快赶到云雾山的东谷道口,在那里截住烛龙和李平。"说完以后他踏前一步,几乎顶着钟泽的马头,双臂伸开挡在前面。 "要么跟我去东谷道口,要么就直接在这里把我踏死然后去继续执行你们的任务。" 荀诩这种近乎无赖的举动把钟泽吓了一跳,他不由自主地拉动缰绳让马匹退后了一点,仿佛无法承受对方的气势。骑兵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他们两个人,一句话也不敢说,整个场合异常安静。 "请快做决定吧!"荀诩催促道。 钟泽犹豫了片刻,双肩微耸,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似是接受了荀诩的提议:"好吧,荀从事,就依你的意思,我们去东谷道口。毕竟那里距离我的目的地也不算远。"最后一句听起来像是他在说服自己。 于是荀诩和杨义加入到钟泽的队伍里来,钟泽让两名部下把马匹让给他们,一行人继续上路。 荀诩应该为自己碰到钟泽而感到幸运:这支队伍是相当出色的山地骑兵,马匹显然受过专门的训练,骑手们的控制也很精准,在险峻的山中如履平地,而且速度不慢。 如果荀诩知道钟泽当年属于黄忠将军麾下的推锋营,并且在定军山上大显神威的话,就不会对此感觉到奇怪了。 到了五月七日正午,荀诩终于到达了东谷道口,这样的行进速度堪称杰作。 东谷道口是一条山谷中天然形成的狭长甬道,只能勉强容纳三四匹马并行,两侧全都是灰黄色的嶙峋岩石,稀疏的浅绿植被覆盖其上,却遮掩不住被雨水冲刷过的道道沟渠。 这条甬道的出口东连魏国石泉,另外一侧出口却要南折到云雾山南麓连接汉中的米仓山,几乎没有什么军事价值,所以魏汉双方都没有派人在此把守,形如荒废。 荀诩不知道李平和烛龙是否已经通过这里,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计算无误。他让钟泽的部下分别埋伏在谷口两侧,自己则与钟泽选了半山腰一块凸起的盾状大石后面,这里既可以隐藏身形,又能观察到谷口的情形。 "太阳落山之后如果还没动静的话,我就必须要撤出人手,继续去执行我们的任务。"钟泽提醒荀诩,后者紧盯着下面山谷的动静,头也不回,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如果太阳落山前两名逃亡者还没出现,那么他们肯定早在设伏之前就通过谷口,也就不再需要什么人手了。 "靖安司的霉运到底会持续到几时呢……"荀诩蹲在岩石后面喃喃自语,同时用双手拼命摩挲了几下脸,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他根本没有合过眼。 钟泽这时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位靖安司的从事。连夜的奔波让这个人看起来满身尘土,疲惫不堪,头上还有几根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发。不过他的神情却丝毫没有委顿,好像被什么动力鞭策着一样,全身洋溢着一种奇妙的活力。 以前钟泽只有在背水一战的士兵眼中见到过如此的光泽,那是纯粹精神力量的推动。钟泽看看天色,太阳挂在中天气势十足地散射着热量,周围为数不多的植物被晒得蔫垂下去,连岩石都微微发烫。他把行囊垫在脑袋下躺倒,随手抓起一根青草,叼在嘴里细细咀嚼,混杂着苦涩与甘甜的味道袭上舌尖,看来距离落日还有一段时间呢。
两个时辰以后,也就是未申相交的时候,在谷道口出现了两个人影,这个消息让所有的人都精神一振。荀诩双手抠住岩石边缘,谨慎地探头去看,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是你要找的那两个人吗?"钟泽凑过去悄声问。 荀诩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过了半天才慢慢回答:"是的。"钟泽之前从来没听人把"是的"这两个字咬得如此清晰,如此有力。 决定性的时刻终于到了。 那两个人完全没觉察到自己的处境,仍旧保持着普通速度朝谷口跑去。他们都身穿军方特有的灰褐行军锦袍,一侧袍角被挑起来挡住脸部以抵御沿途的沙尘。胯下的坐骑是两匹栗色马,两个半空的牛皮水囊悬在鞍子后晃动,为首骑士的马上还插着一面玄色号旗。这是丞相府特有的标志,只要有这面旗,任何人都可以在蜀汉境内畅通无阻。 钟泽见他们已经进入到包围圈,提议说:"动手吧。" 荀诩点了点头。他们的包围圈是无懈可击的,各有五个人截住目标前后,另外还有六名弩兵埋伏在几个制高点,一旦目标企图逃脱,他们就会立刻射杀马匹,在更外围是四名骑兵,他们速度足以阻截住任何漏网之鱼。 两名骑士又朝前移动了十几步,钟泽霍地站起身来,用力挥舞右手,同时大叫道:"动手!" 包围圈内的士兵一起发出大吼,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让两名骑士一下子不知所措,僵硬在原地。十名负责截击的士兵随即从两侧的山上扑出来,挥舞着短刀冲向他们。 其中一名骑士唰的拔出刀来,拼命踢着马肚子朝前跑去;另外一名则惊惶地勒紧缰绳,让马匹在原地如无头苍蝇一样地打转。一名士兵冲上去拉住马嚼子,其他两个人把他从马上拽下来,扑通一声按倒在地。 冲到前面的骑士凭借马匹的冲击力几乎要突破拦截者的包围,就在这时,一枚弩镞破空而至,准确地钉在了马脖子上。坐骑发出一声哀鸣,朝着一侧倒去;骑士猝然不及调整姿态,也跌落在地,被轰然倒下的马匹重重地压住,动弹不得。 在大约五十步开外,荀诩将弩机垂下,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的杰作。他也是一名射击好手,这是谁都没留意过的。 逮捕过程前后只持续了五分之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两名骑士均被制服,各有两名士兵紧紧地抓住他们的胳膊,另外还有两把锋利的短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终于……结束了吗?" 荀诩心里一阵激动的震颤,两条腿走起路来如同踩在了棉花上一般。这本是他一直追求的结局,但现在反而让他感觉缺乏真切的实在感,像一个易醒的梦一般。 他走到第一个骑士面前,伸出手揭开他脸上的袍角,然后微微冲他鞠了一躬:"李都护,我们又见面了。"李平原本方正严谨的脸现在看起来既惊恐又痛苦,豆大的汗滴从宽阔的额头流下来。他刚才被马匹压折了腿,现在靠两边的人搀扶着才能勉强站起身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