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兴复汉室

风起陇西 6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79字
"我们是不是等他与另外一只枭接触以后再上楼去抓?"其中一名部下建议。 "不必了!"郭刚回答,"现在酒肆附近两里之内都被我们控制了,他们两个人一个也逃不掉!" 说完,郭刚一挥手,率领着十名精悍步卒冲进了酒肆。两名步卒首先占领了后门,其他人则和郭刚迅速地冲到楼梯口。一名伙计恰好端着空盘走下来,郭刚一脚踹开那个倒霉鬼,正欲上楼,一抬头恰好看到了站在楼梯中间的目标。郭刚立刻拔出刀大叫道:"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站在楼上的"白帝"露出轻蔑的笑容,张开嘴大声高喊了一句: "兴复汉室!" 喊完这一句,他整个人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来。楼梯十分狭窄,郭刚立刻和倒下来的"白帝"抱了个满怀,两人滚下两三层台阶,才被后面的士兵接住。郭刚狼狈地摆脱"白帝"站起身来,这时他才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疼,低头一看,一柄精致的小匕首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所幸被戎装内衬的板甲所阻挡,只有刀尖稍微刺入肌肤。 郭刚连忙将躺在地上的"白帝"胸襟拉开,果然,在"白帝"的左胸上刺着另外一柄匕首。旁边一名士卒蹲下身子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把了把他的脉搏,摇摇头。 "可恶……" 郭刚愤怒地把匕首摔到了地上,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懊恼。 陈恭面无表情地朝自己家走去,背后牛记酒肆的喧哗已经逐渐远去,但他脊梁渗出的冷汗被风一吹,却异常冰冷。 刚才他一上二楼,就看到"白帝"坐在靠窗的位子。陈恭本想走过去,但"白帝"向他投来严厉的一瞥,然后把视线转过去,似乎从不认识他。陈恭立刻觉察到事情有些不对,他回过头去,在楼梯的木扶手上看到了两道右倾的斜线。这个暗号意味着"事已泄,速逃",是紧急级别最高的警告。 于是陈恭转身下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牛记酒肆。就在他走出大约两里地的时候,大队士兵忽然出现在街道上,在他身后封锁了每一条街道的出口。很快他就得知,"白帝"暴露了,而且在刺杀郭刚未遂后自尽。 "白帝"的死,让陈恭惋惜不已,他甚至不知道这位殉难同僚的名字。现在陈恭感觉自己愈发孤单了。 "白帝"的死亡还引发了更严重的后果。自第一次蜀国北伐后,曹魏为了杜绝间谍活动,实行了严厉的户籍管制。无论民户还是士族军户都必须在当地郡府登记造册,并且经常复查。这使得蜀国极难再安插新的间谍进来,因为在当地户籍上没有注册的陌生人很快就会被发现。因此真正能够发挥作用的就只有在北伐前就潜伏下来的间谍,比如陈恭和"白帝",而这样的人损失一个便少一个,无法补充。"白帝"的死给蜀汉对魏的情报活动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同样沮丧的还有郭刚。他挖出的这名间谍身份已经查清了,名字叫谷正,字中则,在太守府任副都尉,级别相当高。谷正的意外死亡,导致他身后的情报网无从查起,也很难评估他对魏国已经造成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更可惜的是,另外一名夜枭也彻底销声匿迹,以后再想要找出他来可就不容易了。事后魏军对牛记酒肆和附近的路人进行了反复排查,没有任何结果。 这一次行动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次刻骨铭心的失败。
二月十二日,也就是行动当天的深夜。宵禁后的上邽城除了哨楼以外的地方都已经陷入了沉寂,只有城外军营中的大帐还烛火摇曳,可以依稀看到两个人的影子。 "你派去跟踪的人太多了,这会让目标有更多机会发现被盯梢。" "是。" "在目标脱离了视线后,你的反应有些过度。这是被盯梢者经常耍的一个小圈套,突然之间消失,然后借此观察周围环境,看是否有人惊慌失措,以此来判断自己是否真的被盯梢。" "是。" "还有,你的判断太武断了。如果目标的接头地点不在牛记酒肆的话,那么你的提前行动就会让整个计划暴露--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是。" "最重要的一点,你不该在目标接触接头人之前就贸然行动。你忘记了这次行动的目标是什么。" "是。" 郭淮每说一条,就竖起一根指头。他没有责骂郭刚,只是平静地一条一条历数这个年轻人所犯的错误。郭淮知道,对于极为重视名誉的郭刚来说,这比用皮鞭抽他还要有效果。 郭刚左手抱着自己的却敌冠,垂头立在郭淮之侧。对于自己叔父的每一句训话他都以极为清晰的"是"字做答,同时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道鲜血已经从嘴角流了出来。 "毅正,你要知道,我们肩负的任务很重大。蜀国无时无刻不觊觎着我国的疆土,我们的任何一次闪失都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让敌人的计划得逞。"说着郭淮披上毡衣,慢慢走到帐口,将两边的幕帘紧了紧,重新把束绳结在一起,用力一拉,两片幕帘立刻绷到了一起,外面的寒风一点也吹不进来。 "虽然蜀国现在还没有什么军事上的动静,但这场战争实际上已经在阴暗面打响了。"郭淮说到这里,看了看仍旧垂着头的郭刚,"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初请求曹真将军把你派来天水的缘故。现在是一场水面下的战争,而你则是这场战争的主角。" "明白了,叔父!我这就去重新提审和谷正有关的嫌疑人,我一定会把另外一只夜枭也挖出来!" 郭淮伸出右手阻住正欲离开的郭刚:"这件事交给你手下去做就可以了。现在我们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这是目前最优先考虑的。军方需要间军司马的全力协助。" 说完,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份薄薄的缣帛,递给了郭刚。后者看完以后,眉毛高挑,却没有做任何评论,他只是简单地把绢纸交给郭淮,然后回答: "叔父,你会得到的。"魏太和三年,二月十三日。 陈恭没有把自己过分地沉浸在"白帝"的死亡中。同僚的死值得悲伤,但不能因此而影响到任务。"白帝"虽然已经不在,但他可能还有一批文件存放在秘密地点。要知道,"白帝"在太守府中任副都尉的职务,辅佐都尉管理天水地方部队。这个军职可以获得许多极有价值的情报。 有鉴于此,陈恭决定去把这批文件弄到手,这是告慰"白帝"最好的方式。 这一天主记室的工作异常繁忙,部分原因是间军司马郭刚的副将要彻查昨天牛记酒肆内所有人的户籍。陈恭和他的同事从上午辰时一直忙到下午未时,这才将被调查者的全部户籍抄录一遍。大家抄得腰酸背疼,纷纷伸起懒腰,叫苦连天。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