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后续调查

风起陇西 7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94字
"文礼啊,你能不能叫人替我把这些东西送去,我实在是太累了。" 魏亮愁眉苦脸地把抄录好的户籍册子推到陈恭面前,今天的工作量对魏亮来说确实是相当大。陈恭本来想推给手下的文吏去办,忽然之间却心念一动,问道:"那边要求把户籍图册送去哪里?" "哦,让我看看。"魏亮在纷乱的桌子上翻了半天,最后翻出一张公文,"是这个,在兵器库与山神庙之间的那条街,右起第三间……呵呵,还真巧,那里正好就是那个蜀国间谍的家。" "户籍是重要文件,还是我亲自跑一趟吧。"陈恭说,随即站起身来。魏亮千恩万谢,殷勤地把罩袍与毛毡帽递给陈恭,并亲自给他开了门。 把调查组的驻地设在犯人家里,这个是郭刚的副手督军从事林良的主意。林良认为现在大军云集上邽,各处房子都很紧张,调查者住在犯人家里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其次,调查者还可以顺便对犯人家里进行彻底的搜查。郭刚忙于其他事务,于是林良就成了后续调查的负责人。 陈恭带着户籍名册来到"白帝"的宅邸,心中感慨万千,没有想到第一次拜访居然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这是一间普通的砖房,和上邽大多数房子一样分成厅和东西两处厢房。 守在门口的士兵简单地查看了一下陈恭的令牌与签印,就放他进来,告诉他林良在西厢房办公。陈恭带着这一大摞户籍名册吃力地走到西厢房,敲了敲门。 "请进。" 屋子里传来一个声音。陈恭放下名册,把门推开走进去,看到一名体态略胖的矮个将领正双手抄胸仔细地端详着墙壁。 "林大人,户籍名册送到了。" "好,就搁到书架边上吧。"林良回头漫不经心地交代了一句,他看了看陈恭又说道,"哎呀,您是主记陈恭陈大人吧?" "正是在下。" 林良赶紧走过来一抱拳,道:"您真是太客气了,这种事只要交给那些文吏或者仆役来做就好了。"跟郭淮、郭刚不同,林良对待这些太守府的官员都很客气,也很热情。因此陈恭也客气地回了一礼,回答道:"兹事体大,干系深重,怎么能交给下人来做。"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林良连连点头,看得出他对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很满意。陈恭一一解开名册的捆绳,装作无意地问道:"听说这个间谍在这里已经潜伏很久了?" 林良拿起案几上的酒杯啜了一口,恨恨说道:"是啊,也不知道这些年里他到底送出去多少情报。" "啧啧……好家伙,这墙里该藏着多少文书。"陈恭跟着发出感叹。 "哈哈哈哈,陈大人又怎么会知道谷正会把文书藏在墙壁里?" 陈恭装出一种对间谍工作完全外行的酸文人口吻:"当年秦皇嬴政焚书坑儒,孔子之孙孔鲋可就是把经书藏进墙里的。" 这副扮相看来完全把林良骗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脸部肌肉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笑罢,林良道:"陈大人这就外行了,真正的间谍,是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告诉您一件事,我们一进屋子就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别说墙壁夹层,就连地板青砖我们都掀开来看过。" "那结果呢?"陈恭问。 林良做了一个一无所获的手势。 "我猜也是。"陈恭心里想,同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些东西还没有落入敌人手里。不过这也产生了一些困难,"白帝"的居所和办公地点肯定都已经被彻底搜查过了,既然这些地方都没有文件,那么他会把它们藏在哪里呢?
带着这些疑问,陈恭告辞林良,回到了主记室。一进屋子,他看到前两天去运输木材的孙令回来了。孙令鼻子冻得通红,正一边拍打着自己的布袍子,一边向身边的魏亮絮絮叨叨地抱怨。 "陈主记,别来无恙。"孙令见陈恭进来,赶紧作了个揖。魏亮殷勤地为他掸了掸身上的土,然后说:"我正和政卿说呢,他错过了一场大热闹。" 孙令平时最喜欢这些东西,一提起来就精神焕发:"哎呀哎呀,是啊,听说在我离开这几天,郭将军挖出来一个蜀国的间谍,还是咱们太守府的副都尉,这可真是难以置信。" "是啊,谁也没想到。"陈恭简单地回答说,对于这件事他可不想做太多评论。 孙令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魏亮拦住了:"哎,政卿兄,今天天寒,你我再叫上陈主记咱们去喝上几杯,权当为你洗尘。咱们在席上可以长谈。" 对于这一建议,孙令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而陈恭想了一下,也答应了。他并不喜欢喝酒,但酒确实是个好东西,有时候在酒席上得到的情报要比在宫廷暗格里得到的还要多。 上邽城内唯一的酒肆就是牛记,老板和伙计们已经通过了审查回来开业。昨天的间谍事件非但没让生意冷清,反而有更多的客人带着好奇的心态前来参观,门面比往常更热闹许多。 陈恭和孙令、魏亮三人来到酒肆选定二楼靠窗雅座,分座次坐定,陈恭恰好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孙令叫来伙计一脸兴奋地问道:"伙计,听说你们这里昨天出了件大事。"这个伙计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他把毛巾往右肩上啪的一搭,比划着双手给他讲起来。这伙计口才很好,讲得绘声绘色,抑扬顿挫,不光是孙令、魏亮,就连邻桌的客人也都把脑袋凑过来听。 "那一阵楼梯声有如一连串春雷,郭将军咔剌咔剌几步冲到楼梯口,不觉啊了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在他面前,正坐着一个人!此人一张四方宽脸、两道浓墨扫把眉,鼻高嘴阔,两道如电目光唰唰直射向郭刚。饶这郭将军久历沙场,一时间竟也动弹不得,欲知此人究竟是谁……" "后来呢?"孙令几个人听得入神,催他继续说下去。伙计一见观众热情,十分得意,先是故意截口不说,又看大家胃口全吊起来了,这才猛地一拍桌子,吓得众人都下意识地朝后靠了一下,他才一指陈恭说道:"此人正是西蜀间谍谷正,当日坐的正是这位客官的位置!" 众人"哦"了一声,都把目光投向陈恭。陈恭笑道:"没想到这个彩头是被我得了。"魏亮斟满一杯酒,举到陈恭面前说:"陈主记,既然得了彩头,那这杯酒您是非干不可了。" "好,好,我干!"陈恭接过酒杯,略一高举,心中默念"白帝"名讳,一饮而尽,算是遥祭这位同僚。那个伙计本来还想再说下去,结果被楼下老板喝骂了一声,只得悻悻下楼。酒客们则各自回席,继续饮酒谈天。 陈恭等三人你一杯、我一杯,不觉都喝得有些酒酣耳热。聊着聊着,孙令开始大发牢骚,陈恭心想果然还是这些文人牢骚最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