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斗的圣诞节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3204字
司雨扮作说书先生,一身长衫,站于桌前,一拍醒木,念定场诗道: 莫道男儿心如铁,今天又是好大雪,三国群英来聚会,阿斗要过圣诞节。 (众看客:“咦--下去吧,这四句谁也不挨谁。”) 司雨面红耳赤,奈何台下皆是衣食父母,不敢多言,强道:“话说,阿斗要过圣诞节--” (阿斗飘来:抗议,你说过,我不是后代人转生。怎么会知道圣诞节? 司雨大汗,恼羞成怒道:你大还是我大。 阿斗板手指头:我是建安12年生人,到今天…… 司雨一巴掌打过去:我是作者。 阿斗丧权辱国的说:55555555555--) 于是-- 大幕拉开,阿斗高坐殿上,群臣两边站立。 阿斗摆摆手:“大家把攻打洛阳的事停一下,先聊天,不--说错了,是先过圣诞节。圣诞节将至,咱们要群臣共庆,天下同欢。” 群臣大汗。 “大家有什么意见么?” 群臣:“有,什么是生蛋节?” 刘巴打着算盘:“要花多少钱,陛下,天下未平,中原未复,不可乱花钱埃” 阿斗最怕刘巴算帐,忙叫援军:“诸葛乔,你来向尚书令大人解释。” 诸葛乔被架上高台,无可奈何道:“这个生蛋节,自然要该过的。我听普法说过,天下万物,尽皆平等,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有卵生、有胎生、有湿生、有化生,这个卵生就是生蛋的意思,陛下过生蛋节,一片悲天悯人之心可感天地。” 王濬在旁笑道:“那为什么不过胎生节,湿生节,化生节,光过这个蛋生节呢?” 诸葛乔强道:“当然了,生蛋不同,生蛋很是幸苦的。” 王濬在旁笑得岔气:“看来乔哥儿有所体会,听说你过几天要生个蛋,真的吗?那我得祝你生蛋快乐!再过几天你的蛋蛋又要满月,那么我就也提前祝你圆蛋快乐!” 诸葛乔怒:“鹅羽神功1 王濬挡:“楼船铁索1 姜维架:“两位两位,看我了。” 诸葛乔和王濬:“呸1 姜维捧脸:“你们中午都吃什么了?这么难闻1 赵云叱道:“不可君前无礼。还不退下,不懂装懂。此事还须问丞相,丞相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比管仲,抱膝危坐,笑傲风月,未出茅芦先定三分天下。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旁人不知,丞相必知。” 司雨鼓掌:“好贯口。” 阿斗:“演出时间,不可交流,我踢。” 司雨:“我飞。” 孔明摇一摇鹅毛羽扇,整一整八卦仙衣,缓步出班立,未行先起尘,一笑说道:“此事说来话长,那是二百年后的事情。” 众人瞠目结舌。 “在西方,有国名为大秦,其国有教,名曰景教,二百年后,景教教庭为纪念圣贤姓耶名稣字基督者,乃以西元腊月二十五日为圣诞之节,加以庆贺,此为其来历也。” 众人齐问:“这耶氏又是何人?” 孔明道:“这耶氏生于我西汉元始一年,其时正值元帝陛下初登大宝,昭君尚未出塞,这昭君只生得……哦,说远了。却说耶氏之母,名曰马丽雅,未婚而有孕。” 众人齐声:“咦--” 李严道:“被烧死了么?” 廖立道:“不对,是浸猪笼。” 张飞笑道:“却原来是小马哥同族。” 马超怒:“她若是西凉马氏,早被我一枪挑了。” 孔明续道:“其父名唤岳瑟福,知道此事,甚是不乐,正拟退婚,却梦见西方天帝,唤其名曰,此子乃我之子,是来救万民的。” 众人:“哗--西方天帝不是少昊么?他居然喜欢这个调调儿1 诸葛乔道:“你看,我说‘生蛋’没错吧,少昊乃百鸟之王,他以玄鸟司分,伯赵司至……” 张飞:“说人话,我不懂鸟语。” 诸葛乔:“就是说他用百鸟为官,以燕子,伯劳,燕雀,锦鸡分掌春夏秋冬四时,以凤凰总管。” 张飞叹道:“娘的,还真都是生蛋的。好吧,咱季汉起自西方,巴蜀之地,与少昊也算有亲,他的公子过生日,虽是私生子吧,但也还贺得。”
孔明摇头:“非也,这个西方天帝与少昊无关,此人名唤耶和华,景教之人言道,天地为他所开。” 张飞道:“不是少昊,那就是少昊的属下,他这牛吹大了,连我中央黄帝陛下都不敢夺盘古开天之功,他怎么敢乱讲。不过,阿斗说过生蛋节,我想,阿斗也是天子,基督这个孩子也是天之子,虽非一个天帝,但也是表兄表弟,回头我让星彩的娘煮碗长面,给他送去也就是了。” 众人皆笑。 阿斗道:“三叔,圣诞节不煮面条,你听先生说。” 孔明道:“是啊,圣诞节入我华夏,乃是五百年后,不过其教甚微,远及不得我释道儒三家之胜况。不过到得此时,天子亦有所表示,赐天香以告成功,颁御馔以光景众。不过再到后世,此节流至民间,与新年连庆,倒别有一番热闹之处。” 刘巴一直在板着手指算钱数,至此却还摸不到头脑,问道:“听丞相所言,也不过同元旦相似,一年到头,围聚一番,热闹一番,到也无甚不妥。不过到底需要哪些花费?丞相且直言才是。” 孔明点头:“其间之况,我也说不详细,只知有以纸为书,互寄祝语,称为圣诞贺卡者,有斩树置于殿中,饰以糖果礼品,称为圣诞树者,有人贴上白须白发,身著彩衣若老莱子,称为圣诞老人者,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各家各户,团团而坐,且歌且舞,非一言可尽也。” 刘巴点头:“我心中有数了。这个纸么?蔡伦虽已造出,然产量倒底有限,虽经陛下大量推广,若以为什么贺卡,却还是不如竹简来得好些。库中竹简尚多,不要浪费了。” 王濬点头道:“大家送我的贺卡,我还可以捆起来作竹筏用。” 刘巴道:“这个圣诞老人么,由谁来扮,倒是个问题。我提议三将军最为合适,他身材高大,相貌威严,自可当得。” 张飞大怒:“我才不要当什么身著彩衣的老莱子。尚书令,我不就是睡过你一宿么?这样为难我老张1 群臣咋舌不下。 刘巴忙解释道:“他是想与我抵足而眠,请教治国之道,不过我可没理他。” 孔明打圆场:“益德,休得胡言。不过你既不想当圣诞老人,那么,我便罚你去弄圣诞树。尚书令大人,你看如何?” 刘巴点头,张飞同意。 司雨从天空缓缓落下:“我在西市准备了圣诞树一百棵,每棵三千钱,便宜的很呐。” 阿斗道:“演出时间,我再踢。” 司雨:“我再飞。” 刘巴已是听到,咬牙道:“不行,每棵三千钱,他还不如去抢。三将军,此事反正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国库没钱。” 张飞大笑,提起斧子出殿而去。过了一柱香时间,已是拉了一大车圣诞树归来,大声叫道:“诸公,且将这些树装扮起来。” 众人大奇,张苞上下打量张飞:“父亲,我知道你用矛是极好的,想不到你用斧也这样高明,这一会儿就砍了这么多回来。你要教我。” 群臣也尽皆敬服。 刘巴道:“大将军,我今日也服了你。” 张飞摇头,拍着张苞的后脑勺道:“傻小子,砍树哪有那么快,刚听司雨之言,我是从西市上带回来的。” 众人敬仰道:“大将军肯为宫中花这许多钱?佩服佩服。” 张飞大摇其头:“他让我们过这个生蛋节,我为他花个鸟钱?” “那怎么?” 张飞抬起手中的斧子来向众人得意的显示:“笨,你们没看我带斧子了吗?” 众人:“……” 观众大笑。鼓掌。幕落。 阿斗与群臣走至台前:“演出到此结束。今天圣诞节,朕与季汉群臣共贺起点的编编们,写手们,还有衣食父母的读者大大们,大家如意吉祥,扎西得勒1 司雨追来,躲躲闪闪:“还我圣诞树的钱碍…” 阿斗冷笑:“三叔,让那个人飞一下。” 张飞上前。 司雨飞天而起,没入云端:“上帝,我看你来了。” 满天烟花飞起,化为一个字:“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