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平乱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3443字
公孙渊与李昴分手而去,李昴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微微冷笑。 “自今日起,辽东,便不只是公孙氏的辽东了。” 此前三个时辰。 公孙晃钻入石屋,里面立即有人打开一块地板,现出一个地道来。公孙晃想也不想,一头钻了下去,前面有人带路,也不知行了多久,前面之人推开一处阻挡,天光射入,眼前用是一片平川,几匹备好鞍鞯的快马正拴在树上,声声嘶鸣。 前面那人回头笑道:“大公子,请。” 公孙晃一抬头,陡然认出来:“你,你不是李小将军么?” 李晟笑道:“正是在下。不过眼下,我是大公子的仆人,护送大公子回城。” “回城?” “正是。” “那我岂不是自寻死路?我二弟杀了叔叔,正在搜拿于我,我逃还来不及,怎么能再去?” 李晟看公孙晃这付窝囊样子,心想难怪你斗不过你的弟弟,不过你若不是这样,我兄长也不会想把你扶上太守之位,笑道:“我大哥此时大约已将那五百来名追兵全部杀了,事涉季汉,你二弟肯定会亲自前来协调,你若还想保命,乘他离开之际,夺取襄平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你二弟立足襄平,你再无处存身。” 公孙晃心知此地事是实,可一想那城中纷乱情形,竟然心生寒意,片刻方道:“此事着实危险,小将军能不能带我前往中原,我二弟就算本领再强,也不敢跑到季汉去害我吧。” 李晟又好气又好笑,当下道:“大公子。你不用担心,无论如何,你才是真正的继承人,军心民心,皆在于你,公孙渊横行无忌,杀叔害兄,天理不容,何况此时他不在城中。襄平诸臣,大都可用。只因你二弟办宴会,将他们骗囚于府中。群龙无首,诸军不敢轻动,这才由你二弟胡为,只要你解救下他们,登高一呼,自然响者云涌,更有何惧。” 公孙晃听着此语,心中有些动摇,李晟乘热打铁,道:“更何况,城中尚有副将贾范,参军伦直入千军马,你怕公孙渊何来?” 公孙晃一愣:“机范,伦直,不是已降我二弟了么?怎么会……” 李晟笑道:“那不过是他们因势而动,骗你二弟罢了。” “他们骗我二弟?然则小将军怎么会知道?”公孙晃突然醒悟,跪倒在地:“小将军。公孙晃得你兄弟活命之恩,必誓死以报,此生决不敢有二心,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李晟见公孙晃说这些话时,神色间充满恐惧之色心道,此人到还不是笨到了家,狂到了机范伦直已降季汉,而襄平的整个乱局不间,季汉决不是袖手旁观,而是推波助澜了,不过猜到又如何,猜到了,他只能是更加配合,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旁的出路,当下伸手相扶,笑道:“大公子请起,如今襄平城,实已由大公子掌控,如何对付二公子,还请大公子示下。” 公孙晃站起身来,咬牙半晌,说道:“杀。” 李晟淡然一笑:“诚如君命。”…… 参军贾范,乃是大芳洁谷大儒管宁的记名弟子,在辽东,也算是一个名士,如同管宁一样,他自来以汉臣自居,辽东归汉,他心中甚是开心,所以,当李晟前来辽东的时候,他对对之好生亲近。当李晟告诉他辽东将乱,辽东的兴衰之间,他毫不犹豫的返择了后者,并将好友伦直说动,两人有意识的靠近公孙渊。终于公孙渊发动之时,投降归顺,被公孙渊视为亲信,加以重用,可是公孙渊一离开,他们立即杀死公孙渊的城门守卫,封了城门,反手处置城中叛乱,此时,关索和牵弘都已悄悄来到城中,协助这两人平叛,时间不久,李晟与公孙晃赶回,几个人整军杀往公孙渊府中。 公孙渊的几个属下正在处置善后之事,听说城中再次大乱也是吃惊不小,正打算出去查看,突然间府第被围,据说已死的大公子公孙晃大摇大摆出现在眼前,都是吃惊非小。 公孙晃此时下定决心,一挥手:“一个不留!”贾范的精兵立时冲了上去,同样的钢刀舞动生风,同样的衣甲铮铮作响,辽东兵士为着不同地继承者,拼死相斗。此时关索和牵弘都扮为贾范手下将士,向前冲去,这两人都有万夫不挡之勇,捡着对方的将领冲上去,三两下就解决战斗,然后更换对手。公孙渊手下这些人哪里是他们地对手,转眼间死杀狼籍,这次准备充分,以有备攻无备,迅速救出了府中诸大臣,将叛乱荡平。 这一天时间里,所有一切变化太快,让人目不暇接,诸大臣俱都傻了,但是公孙渊囚禁他们,诛杀太守乃是实情,此时太守死了,公孙晃就是继承人,自然也都诚……公孙晃下令,各大臣各回各宅,武将归营,准备迎战……
公孙渊离开李晟回城,心情大畅,虽然未曾给那些手下报仇,但得到李昴的支持,却实在是意外之喜。如今公孙恭,公孙晃皆死,再无人可阻自己称辽东太守,辽东偏远,军力强盛,百姓富足,与中原远隔重山,过得几年,自己在这里称王称帝,自在逍遥,岂不快哉。 眼见回到襄平,天花板色已经昏黑,城中犹自火光冲天。 公孙渊不疑有他,只以为自己的手下不害杀人,笑骂道:“这帮兔崽子,一杀人放火就收不住手,在襄平城里也敢这么干!” 旁边副将笑道:“太守何必在意,城里那些富户平时作威作福。趾高气扬,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今天弟兄们立了大功,也该快活快活。” 走到城前,却见城门已闭,公孙渊令人叫城,城上门问道:“什么人?”公孙渊骂道:“老子回来了,告诉贾范,打开城门!” 不多时,城门出现贾范的身影:“原来是太守回来了,快快打开城门,请太守入城。” 公孙渊骂道:“你关节城门做什么?” 贾范道:“太守不在,未将怕城中出了什么意外。” 公孙渊道:“什么意外,老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平了。” 贾范一边令开城头,一边道:“是,未将自然远不及太守英明神武。” 吊桥放下,城头开放,千斤闸缓缓提起,公孙渊一马当先,进入城内。大队正行之间,只听一声巨响,轰的一声,千斤闸突然落了下来。正在闸下行走的军士立即被砸成肉泥,城内城外被封死。化孙渊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会生此变故,大骂道:“贾范,你做什么?” 可是喊杀连天,伏兵四起,眨眼间将公孙渊部不足百人围在当中。 公孙渊破口大骂道:“贾范,你敢背叛于我!” 人群闪开。却见公孙晃策马闪出,在卫士之后高声叫道:“公孙渊,你杀叔害兄,该当何罪?” 公孙渊大惊:“你不是死了么?” 公孙晃道:“你这奸赋,自然是盼着我死了。” 公孙渊不等他说完,一咬牙,策马冲上,突然抽弓搭箭:“那你就再死一次吧!”弓如霹雳,箭似流星,向公孙晃射去。 公孙晃从来畏惧乃弟,见他冲上,吓得一个跟头从马上摔下来,关索在公孙晃之前,大刀一挥。那支箭被挡地飞了开去。 公孙晃狼狈爬起,才相屋自己不用怕他,心意稍定,恨满心头,大喝一声:“拿过来。”自从人手中抓过一个包袱,高举过头,向其弟公孙渊狰狞叫道:“公孙渊,你看这是什么?”将手一抖,那包袱中登时发出一阵婴儿啼声,公孙渊大惊,那居然正是自己满月地儿子公孙修。 公孙渊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公孙晃狞笑道:“做什么,就做这个!”说罢将那婴儿摔在地上,登时摔成肉泥。 公孙渊狂叫一声,纵马向前,公孙晃大叫:“杀!杀!杀!乱箭射死他!” 四面八方,城上城下,辽东兵箭齐发,可怜公孙渊等人被堵在城门洞口,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纷纷中箭。公孙渊连人带马身中数百箭,有如刺猬,死于当地。入城辽兵,尽皆被诛,城外在马失了主将,又破不开城门,听说公孙渊已死,知道大事已去,竟然一轰而散,各寻出路。 公孙晃上太守之位,重用贾范伦直等人,又下令给芳洁谷增地三千亩,下令任何人不得骚扰此处,又主动对季汉献上质子,表示永不背叛。 辽东之乱,至此平息…… 离开辽东,关索一路无言。李晟见他的样子,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心事么?” 关索叹了口气:“不知怎么,我总是不舒服,一想到公孙晃摔死亲侄地那一幕,就觉得自己帮了这样一个人,是一个大错误。可是,公孙恭是夺的兄长基业,公孙渊又杀叔害兄,公孙晃……权力这东西,就那么好么?为了权力,就连亲情都不要了?” 李晟笑道:“这些士家里,都是这样,关兄弟何必替他人担扰。他越是如此作,说明他的本事越差,我们就可以越放心些。” 关索一声长啸,纵马上前:“反正我就是不舒服。” 一行人穿过孙东郡,辽东属国,辽西郡过长城进入右北平郡,此地已是曹魏的地界,不过这些人都是在曹魏腹地穿越自如的人物,加上有牵弘这个生长地幽州的人物,一路上行的无惊无险,赶到渔阳的季汉驻地。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