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鏖兵汉虎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4366字
诚如司马懿所料,季汉果然是准备进攻,而且他那信到邺成时,季汉的攻击也的确打响了。 邺城地理条件不错,西靠高耸入云的太行山天然屏障,南临黄河这样一条天然水上长城,背后是广阔肥沃物产丰富的华北大平原。难怪袁绍和曹操都把此地当城都城,进行建设。 而曹睿对季汉,其实也做了很强的防范,壶关,天井关防线是曹真亲自部置的,十重沟堑,百里营盘,森严壁垒,防范严曹真下了狠功夫,在渭南,诸葛亮的八阵图给了他极深刻的印象,当时曹魏以数倍军力,被孔明阻击数月,无法前进一步,简直是个奇迹。他虽然不知道孔明的八阵图是什么,但他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把地形搞得多复杂有多复杂,让自己的军士在其间整天来回的跑,让他们休息不下来。闭着眼睛就可以找到各部的位置,而新来的人却进来就迷路。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可惜实在太劳民伤财了些,单是把邺城西面的魏军大营挖得面目全非就动用了二十万民工,搞得朝中好多文官们说曹真打仗没本事,害民有一套,气得曹真用起大将军威风,在朝堂上大骂了一通,这才压制下这股逆流。这些狗屁不通的文人哪里知道,这样再劳民伤财,总比邺城让季汉夺去了要好吧。 不过曹睿还是支持曹真地,他既然不想轻易离开邺城,也就想把邺城打造成一个固似金汤的城池。他一方面让曹真放手去建设,一方面又把因为小过错被曹丕免官几乎被处死的宿将曹洪重新启用起来,让他帮着曹真做好抵御工作。曹洪是自从曹操起兵就随在曹操身边的大将,可说是曹魏如今硕果仅存的一位。他曾在曹操大败时将坐马让给曹操而得到重用,也曾在西线击杀季汉大将吴兰,令张飞也只能驻足不前。他的重新启用,的确给曹魏增加了一些实力,但是,曹洪毕竟老了,而且由于几乎被杀,让他几乎失去了天不怕地不握地风格,变得有些谨小慎微起来,曹洪作为曹真的副手,对曹真的做法也不敢非议,由于陛下的坚持,他也不敢提出迁都或者让其他各郡派军勤王的话来,甚至,当新五营在幽州进攻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让曹睿退兵,眼下他能恢复官职。就已经很开心了,何必多此一举,何况,就算他提出来,曹睿会不会听?曹直会不会以为自己倚老卖老,故意想压他一头? 说起来,季汉这样的进攻,其实识破的人还是有几个的,可惜了,虽然他们就算识破,也不会想到季汉此次进攻地规模之大出乎想象,但是毕竟这种意见及时反应上去可以让曹魏减少些损失,但有曹睿这样固执地君王,臣子的意见是很难被采纳的,而失败,也就成了注定的事情。 季汉的第一战,是在虎牢关…… 满宠大军自颖川出发,向北过长社,中牟,奔荣阳,直逼汉军驻地,在曹睿的作战思路里,满宠和司马懿将拖住汉军洛阳附近的人马,而曹真曹洪刚防范住张飞和魏延,由新五营彻底消灭幽州的汉军,把背后的战场稳定住,然后再徐图并州,他的想法很正确,策略也很完整,但是可惜地是。他没有想到季汉的胃口会这样大,人马会这样多,只悄悄的,就把举国的人马都集中了过来。 满宠的部队直接遇上的是赵云,庞德,在孔明的安排里,他要赵云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满宠,然后引军北下,会合关平,刘封,攻取河内,牧野,朝歌,扑向邺城。 满宠是曹魏十分杰出地人才之一,眼下官拜前将军,心思细密,稳重大胆,曾与曹仁一起挡住名动天下的关羽,也曾无数次击败孙吴的进攻,是一个谋士型的将军。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牵制季汉,但是他却从来没想过如司马懿那样装样子耍滑头,事实上,他还是有着一腔报国之心的,当然他的国是魏国,而不是汉室。 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三英战吕布更使其名声大震,千古流传。此时,虎牢已入季汉之手,由赵云和庞德镇守。赵云年氏已高,但却不服老,他说张飞都还在前线,他又怎能后退,更何况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纵马械枪,沙场报国,马革裹尸乃是为将者地本份,命该如此,岂有他哉,若当真死于床塌之上,那才是为将者的大不幸呢,我虽然担心他的身体,但是一来他身体很是健康,二来季汉医术水平较高,好几位本该去世的人物还都活着,就连马超虽然是病病歪歪的,吃不得力,上不得阵,却也没有倒在床上起不来,而似乎早就该死去好几年的刘巴整天着脸骂人手下们办事不力,底气也是足得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得随四叔去了。 赵云听说满宠前来,当即与庞德商议对策。庞德道:“将军,商议什么,未将愿去取满庞项上人头。”赵云笑道:“我也愿取。只不知满宠肯不肯给呢。满宠自来以智计闻名,其人此来,定会定下种种计策,引你我上钩,不过,他有千条妙计,我们自有我们的处置办法。你引军出城,伏于其后,我在关前迎敌,待我杀退满宠,你从后杀出,两支人马,齐攻满宠中军,必斩他于马下,你看如何?”庞德应诺。 赵云出城时,满宠已经开始组织攻需了,他地这种做法的确出乎赵云的意料,因为在赵云看来,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说,满宠面对自己居然摆出进攻的样子来实在是让人感惊奇的,你要战,那便打吧,赵云是从来不惧战事的,何况一举将敌人击败,正和赵云之意,本来丞相给他的将令就是以最快速度击败满宠,引军北上的。 满宠得知赵云出战,当即派兵进攻,魏军高声呼喝着,如潮水一样涌来,当前是一手执刀一手执盾的刀牌手,为防季汉犀利的弓箭,眼下曹魏高度重视盾牌的作用,一幅好的盾牌,在战场上是可发救命的。刀牌手之后是森森的枪阵。集的重步兵枪阵是对付骑兵地工具,谁让这里有庞德一支名×天下地西凉铁骑呢,满宠既然敢进攻,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并不是一般的将令,也绝没有与赵云或者庞德比试武力的意图,他就是要用自己的部队来冲垮汉军。打败汉军。
魏军在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他们排着密集的队形,向出城的汉军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在这种连绵不绝的冲锋之下,赵云竟无法找到突破口。赵云不由拈须笑道:“好一个满宠满伯宁,果然不负盛名。”他银枪一挥,汉军缓缓后退,背靠城墙,与墙军进行撕杀。这样一来,汉军占了很大的便宜,因为魏军在攻击中,不但要面对汉军地正面进攻,还要面对从城墙上飞下来的劲夭和砲石,虽然魏军人数不少,但在这种攻城战中,季汉的攻击是立体的攻势,牢牢的把握着局部势,魏军一次次的冲锋,他们高声呼喊着,在激烈的战鼓声中,冒着头上的箭雨。冲向眼前地汉军。尚水泊曹魏以黑色为军服,而尚火的汉军以红色为军服,红黑两色交织在一起,冲突着,碰撞着,如同两头可怕的怪兽在茫茫大地上撕杀。雪亮的兵器,飞舞的长箭,秋风扫落叶一样收割着鲜活的生命。转眼间虎牢关外血流成河,而双方地将领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他们的眼中,没有一个个的生命,只有一个巨大的棋局,每个人在这棋局上都算不得一个棋子,一个屯,一个曲才够得上一些份量,交战双方都在僵持着,比赛谁更能拼,谁更能顶住。或许,战场从来都是这样的无情。 赵云并没有向前冲锋,他只冷冷的看着,魏军就象是汹涌的海潮一样,一浪浪冲上来,在季汉这场坚硬的礁石上撞的粉身碎骨,时间在流逝,人不是海浪,人会累,会疲倦,会失误,赵云在等曹魏疲累的那一刻。 终于,这一刻被他等到了,魏军的冲击不象原来那样有力了,好似累了。 就在此时!他手中银枪高高举起,战鼓猛烈地敲响,城门再次开放,早就做好准备的五千铁羌骑军齐声吼道:“杀!”五千名季汉军士同时暴出的怒吼直冲云霄,好似山崩地裂一般,骇人心魄,他们平端着丈八的长稍,排着整齐的队列风卷而出,雪白的战甲,高大的马匹,证明着他们来自苍凉的西疆,证明着他们是羌人的后代,他们在战旗的指引直,策马奔跑起来,大队骑兵,就象一条白色的蛟龙,挟带着震耳欲聋的风雷之声,迅速通过了阻击阵势让出来的通道,冲向了人马混杂的战场,冲向已向疲惫的魏军。 “杀!”吼声惊天动地,战马的铁蹄踏裂了魏军细密而有节奏的阵势,在赵云的指挥下,他们在两队魏军之间如钉了样深深的钉了进去,魏军的攻势被阻断了,魏军的节奏被打乱了,溻乱局势已经形成,养精蓄锐的凉铁骑在这一刻充分发挥其天下无匹的冲击力和穿透力,高大的西凉战马轻易的突破了魏军的阵营,一如当年马超站散曹操的大营一样,密集的枪阵被挡在了刀牌军的后面,没有长兵器的和重步兵,普通步兵在马蹄下如灰尘一样四散迸溅。 “孩儿们,给我杀啊!”赵云挥动长枪,亲自引军出击了,汉军在赵云的带领下,如狼似虎的向前扑去,两军相遇,发出一声巨响,随即血战开始,以满天的长箭飞舞着,射透衣甲穿过牌盾,枪矛相互攒刺,刀剑相互砍杀,怒喝声和惨叫声响成一片。 赵云引军直扑满宠中军,在他面前,一排排的阻击队伍如脆弱的草绳,根本无法缚住赵云这条出水泊神龙,赵云身边的汉军,个个有如疯狂,随在常胜将军的身边,就算是刀山火海,就算是上天入地,他们也敢去闯,也敢去拼杀,就算正面遇一阎罗,他们也敢一刀劈倒他并斩下人头挂在马脖子下面,面对赵云的攻击,满宠挥动令棋,开始后退了。 赵云见魏军后退,并不放弃,引军直追,冲出十里,突然间声锣响,伏兵四起,却是满宠早伏下人马,打算付击赵云,左右两路敌军向赵云包围过来,满宠满宠引军杀回,将赵云围在当中。 “原来计策在这里。”赵云早有准备,凛然不惧,角枪舞动如白龙出海,光芒万丈。魏军触到便死,沾到便亡,满宠决心一举杀掉赵云,令人重重围困,亲自在山间高处指挥,看赵云去处,令旗一指,全军杀去,就算是死再多的人,今天也绝不能放赵云离开,龙归大海,想要擒住就难了。 “杀!杀!杀!”赵云杀得性起,近了枪挑,远了箭射,有不怕死的靠前来,他还会抽出青釭神剑给他一个痛快,连甲带人,一剑两断。他亲自杀死的魏军将领已不下七八人了,但魏军还是无边无际的围上来。赵去冷笑着,再次挥动银枪。 满宠有些吃惊了,他想不到这个步入老年的将军,居然还有着这样强大的战力和凝聚力,在他身前,依是是无一合之将,在他身边,永远追随着季汉勇敢的士兵,为着他们的将军,他们肯于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暗中飞沫为的箭支,去抵挡突然挥出的刀枪。 “困住他!杀死他!”一向冷静的满宠也吃惊了。这样一个敌人,若今天不杀死他,日后在战场上,只怕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 但是,他的声音被一声巨响淹没了,在他身手,更高的山上,无数季汉的人马潮不样奔涌下来,为关一员大将,银甲白马,手持大刀,向着满宠直扑过来。 满宠心头一凉,难道说汉早在自己设伏之前就伏下了这支奇兵么?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在自己背后出现。可若是这样的话,赵云还能单纯用一员战将来衡量么?他分明着有不输于自己的才智。 眼下之计,却能是拼了,或者,自己的人先杀了赵云,或者,自己先被眼前这个白马将军杀掉。 “杀!”满宠一声大吼,抽出了腰间的宝剑,号令亲兵们向那白马将军冲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