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好多奸细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4340字
毛机自然想不到,此时的邺城乱成什么样子。 虽然说邺城中三公以下文武皆人驾南去,而城中留下的人物中,稍有智计武力的,都被卫凯派到前线。但邺城毕竟是曹魏的都城,其间各色人等不下十万,各部之间,互相牵制,防守严密,若卫凯只是以尚书令的名议来处理国事,就算是手段稍微偏激一些,也不会有任何人反感,但是若卫凯要想孤身一人把城池控制住了,投靠季汉,不要说是曹真前线二十万大军回师,就算是城中各府的府兵涌出来,也能把卫凯活吃了。 在历史上,蜀汉败亡之后,由于权力之争,平灭西蜀手握重兵的邓勤艾,钟会二将自持有功,飞扬跋扈,钟会率先举兵反叛,想作蜀中之王,当时他身边尚有蜀汉大将军姜维在侧,他本人亦是天下闻名的智者。可当时的监军是卫凯之子卫瑾,只有千余人的他,在危急情况下,利用矛盾,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纠集诸将平钟会,斩邓艾,一举平定蜀中。这其间虽有卫瑾巧妙谋划,长袖善良舞,关键时又勇而任事,不惧刀斧,最终取胜的功营,但魏军心念魏国,不肯造反,以至以邓艾钟会官到三公之高位,头顶灭蜀之光环,手握生杀之大权,亦无法左右局势,却也是明明白白的。 此时卫瑾尚幼,就算卫凯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做这样的大事,但他本就是曹魏的一流智者,虽及不上司马懿的绝才艳艳,但一般人远是远比不了他,他知道,虽然自己手中有权,但没有兵,而且就算是有兵,他也不相信那些兵会在他的反意暴露之后还听从他的命令,他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地曹魏的威望,以扶魏的手段来灭魏。 他一方面最大限度的帮着曹真,把人全送上前线去……这并不是帮着曹真,人是要吃饭的,人多并不一定战斗力就强,人多并不一定就好调度,人多也并不一定能办成事,把人马给了曹真,其实就是把包袱丢给了曹真,前线的军粮会消耗的更快,曹真的败亡也就会更快。 其次,在调空了邺城之后,他需要自己的人马,卫凯首先用五兵尚书的名义对武库进行换防,把原来人员全部调往前线,其余地换上了知闻所的人员,而此时季汉虎步营一支精锐已经营在傅暇的带领下装成屯田兵或者运送粮草的民工夫悄悄入城,然后他们更换了禁军的衣甲,持着尚书台的大令,以调防的名义接管了城门,于是,更多的汉军悄悄入城变成了邺城中的禁军。只用了几天时间,李晟,李高,牵弘等将领就悄悄地进入了邺城,季汉地军队已控制了邺城的四门和绝大部分的驻地。 但是。卫凯并不放心,他要的是绝对的安稳,只有这样,才能在曹真明白过来拼死之下保证邺城之内不生异变。 由于邺城是都城,其管辖军队主要有两部分组成,一是光禄勋率郎官为郎卫,二是卫尉率卫士为兵卫。说来好笑,曹魏的眼睛光禄勋大人,却还是远在辽东不肯归来的管宁管幼安。可惜这位夫贤者宁可自己读书课徒也不肯归来为官,大大的扫了曹魏的面子,眼睛,曹睿南行,曹魏的精锐期门,羽林等部队都已随驾南行,城中负责地只是卫尉。卫尉也是拱卫京师的禁军。原来的卫慰是荀攸,其次是董昭,辛毗,皆是朝中一品重臣,眼下荀攸,曹昭皆死,辛毗死在并州,此时卫尉一职空缺,原来准备提职的是三朝元老蒋济,但蒋济眼下身为征东大将军曹休的大将军军师。负责东南方面的任务,几次与东吴交锋,击退了孙权的御驾亲征,他眼下离不开,卫尉主力又皆随曹真西去,此时卫尉的实权由卫丞张缉掌管地,张缉为张既之子,去并没有张既那样杰出的才能。既比不了老谋深算的卫凯。更比不了文武双全的傅暇。但是,卫凯虽然觉得张缉并不会对自己的事情产生太大影响,却还是要把他的危险消除到最低。 他把傅暇召来商议。 傅暇弹剑一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一剑杀了。而且还可以在城中造成混乱,便于尚书令大人掌控兵权。” 卫凯摇头道:“杀了虽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我不喜欢见血,而且就算是杀了他,也并不能清除卫尉地势力,我要的是连根拔净,全部解决。” 傅暇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 傅暇把入城来的李晟,李高和牵弘找来,共同商议,如何来安排构陷张缉,说他勾结季汉,然后把事情搞到卫凯那里,卫凯自然可就以名正言顺的来收拾残局。并以季汉军来来解除卫尉的兵权,把他们关起来,从而达到完全解除卫尉武装的目的。 “张缉好美玉。”李晟没有丝毫犹豫就说出的好缉的爱好。知闻所对曹魏每个人的情报都进行了大量的收集,毫无疑问,李晟对于邺城情况的了解只怕还在曹魏分曹治事的大尚书(即吏部尚书)卢毓之上。对于他的博闻强记,便是傅暇与处愧不如。 “美玉,怎么曹魏的君臣都喜欢呢?”牵弘显然想起来他父亲和田豫因为没有美玉上交,而被参降职,从北疆调到河东的事情。 “这就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傅暇接口道。 “哥哥,你好象有一块美玉,是陛下送给你的,用来当铒应该不错。”李高对李晟道。 李晟双眼一瞪:“胡闹,陛下的东西,怎能用来设计,更何况,一个张缉算得了什么,能让陛下送佩玉给他?嗯,邺城西市中有一胡人玉匠,是季汉知闻所下属,玉的事情由他解决,然后我们派人扮作张既旧部的样子,以送礼的名义送给张缉,再之后我们假说此人是季汉的奸细,经过盘察,发现张缉是季汉的内应,事情报上去,尚书令大人自然会来检查。” 李高笑嘻嘻道:“一块玉可能份量还不够,不过,若是查出一封书信的话,可能会更好一些。”
“书信送进去可能就麻烦一些了。” 到时候盘查张缉时还不是我们的人去,想在他……百封反书也没有问题了。 可怜的张缉就这样被自己的上官和风个小孩子算计了。 数日后,张缉的府第突然被包围,当他从被窝里被抓出来,面对着满院的不知所措的卫尉兵西和来自北军的禁军(其实是季汉精锐)时,简直是晕了。在他的家中,轻易搜出了大量来自西域的珍宝,最出色地是一块蓝田美玉,闪闪发亮。 卫凯问道:“这是什么?” 张缉说道:“这是前些天我父亲的旧部过邺城时送给我的。” 卫凯点着头,当着随他前来的众大臣的面,双手轻轻一分,咯的一声,那玉分成两片,接头之处,是用阴阳两种雕刻技技法雕的七颗明亮的星星。 那分明是季汉皇帝的象征!在曹魏,谁敢刻这种东西。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卫凯已是翻了脸:“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那个人说他是父亲地旧部,想让我才他办点事,将他调入卫尉。” “调入卫尉?调入卫尉居然下这样大地手笔么?来人,给我仔细搜!” 时隔不久,一封印着季汉相府大印的书信从卫凯的书房重重叠叠的案头书卷夹缝里被翻了出来。 面对这一切,包括尚书令卫凯在内的曹魏大臣们气得面色如土,卫凯大怒:“给我抓起来,关入大牢,严要审问!” 张缉也是吓得呆了,接着他大喊冤枉,话音才出,就被一个军士一拳砸在后心上,接着他鼻涕眼泪齐流,大声咳着,弯着腰如同一只虾。 卫凯吩咐将张缉打入大牢,卫尉交出负责的所有城防,高给官员全部接受审查,他以此为由头,四门紧闭,全城大索,只在一夜之间,邺城全部落入卫凯之手,接着了凯把际尉的兵马集中起来,解除武吕,关入牢中,又把百官集中在宫中,以得到消息,百官中藏有内奸为由,不放他们回家,要他们按受审察。 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人被抓起来,每一天,都有受刑不过的人招任旁人是季汉的奸细,刻意制造地冤案越来越大,邺城中越来越混乱,而卫凯对邺城的掌控也越来越紧密,卫凯仿佛一个风暴眼,邺城整个的混乱了,而始作俑的他,却还是平静安宁,稳坐风浪之央,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城中诸事。 曹魏的大臣们终于发现问题了,他们虽然没有想到卫凯会降季汉,却觉得卫凯不再是从前那个整天微笑的卫凯了,不经意间,他已成为独掌邺城的强热人物,虽然原来他也是最邺城职位最高地人,但那时他做事还与众人臣商议,眼下无论任何事情,都是他自己一言而诀,旁人没他的准许,连回家都回不了。 但是眼下发现问题,已经改变不了局势籽,这种情况就好象,董卓未入京之前,只是一个将军,可他入京这宾,就成了谁也无法制住的毒龙。 而且卫凯与董卓不同,眼下虽然卫凯过于强势,而且也将邺城搞的一团糟,但是他却是在保护邺城的旗号下做的,是为了曹魏而做的,旁人就算是再有隐忧,也只能是忍让,只能是劝解,无法彩取其他地任何措施。 能制住卫凯的人不是没有,是陛下么?他早离开了冀州;是大将军么,他远在前线,而且这两个人,哪个不是将卫凯视为天字第一号的忠臣? 现在他们只盼着,卫凯不要一直这样下去才好。 这时,毛机来了。 卫凯把一切安排好,在第二天,终于放毛机进城了,他对毛机说:“毛郎中,我也着急啊,你知道,我一向把前线的事当成最重要的事情,可是眼下,我没有旁的办法,你知道我是多恨这些无孔不入的季汉奸细,他们居然将一国的卫丞都纳入他们的网络,我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人,还有多高的权位在人在为他们效力,如果不将他们一网打尽,我怕我们大军在前线的胜利会因为后方的失控而大乱的。”说话间,他的目光中满是忧色。 毛机急道:“尚书令大人,眼下我军正在突击,急需粮草,若不发粮,军士哗变,大将军败阵,这责任只怕谁也担当不起!” “我抓紧吧,急取一两天之内将奸细抓完,然后就发粮草。” “大人!”毛机脸色变了,“前线不可一日无粮,眼下造成这种局面,大人已是失职了,怎么还能拖延?” “大胆!你小小一个郎中,在和谁说话?尚书台难道不知道国事的轻重缓急,要你来指手划脚?! 毛机跪倒在地:“大人,小人一时失言,请大人恕罪,但是现在前线真的没有粮草了,眼下马上就能打败季汉,若粮草不到,到手的胜利可就丢了。那时大人纵有天大的功劳。也捞不到了。” 卫凯冷笑道:“毛郎中,你好一张口啊,先是胁之以威,再是诱之以利,不过,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郎中,你那点花招儿去向你的手下那里去用!我的功劳过错,自有陛下来认定,就算是大将军也无法左右尚书台的决策。” 毛机被骂得不敢抬头,只得求告道:“大人,前线二十万大军。生死皆在大人一念之间,请大人念在大魏将士,早发粮草吧!” “毛郎中,起来,这不是一车两车的事,二十万大军的粮草消耗,人吃马嚼,一天就是三四十万斤,要近百辆大车来运,就算只运十日之粮,加上路上消耗,也要千辆大车,数千兵马,若不消灭了季汉的细作,若半路上被抢被烧了,谁来负责?年轻人,不要这样着急和以,饭总要一口一口的吃,来人,把毛郎中请下去休息。” 几个大汉上前架起毛机,便带了下去。 就这样,曹真大将军摧粮的特使被关了起来。 邺城对奸细的搜查还要继续下去,对前线还是一粒粮食都没有送。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