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许仪逞雄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3241字
“报,敌军距城不足十里了,打得是许仪的旗号。”探马匆匆来报。 “你确定是许仪部,没有其他的主将么?”傅嘏一身戎装,独立城头。 “确定,由于敌军行军速度过快,许仪部的武卫营冲在最前面,其余部队都被落在后面,相隔大约三十里。” “再探。”探马下去之后,傅嘏回头与李晟,关索二人商议,“三十里,敌人若急行军的话,大约要一到两个时辰,我们能否用这段时间,击杀许仪呢?” 李晟和关索抬头知道傅嘏一步十计,本令极强,又擅于弄险,喜欢弄险,同声问道:“如何来击杀他?” “许仪每战,皆喜欢身先士卒,若他见城头紧闭,吊桥高起,必会驻军休息,以待后军。若他见荀缉还在西城,那他会不会带头冲入城中呢?武卫营向来少用盾牌,此次为求速度,拼命冲锋,只要进入我军射程,万箭齐发,必会令许仪死并葬身之地。” “可是荀缉已死,怎么会让他还在西城?”关索问道。 李晟却已明白:“好,我份作荀缉的样子,引人拼杀,不过,兰石,你确定还能用这个办法,这个办法可是已经用过一次了,这两天你一直在冒险啊。” 傅嘏笑道:“放心,丞相对我说过,计策不分好坏,只要针对的人没有问题就可以了,而许仪这种头脑简单的人,步下一个局,他具定会上。” 关索搓着手,道:“我亲自来射死许仪。”…… “终于赶到了!”曹卫的武卫营行军速度极快,为争取时间,武卫营根本就没有同普通行军那样保持阵型和保存体力,他们只是没命的跑,没命的冲。 当他们赶到邺城的时候,连贾穆和杜会都被抛在了后面。 许仪看看前面的战场,只听拼杀声,呐喊声响成一团,整个西门全都是如山地尸身,血流已把护城河都染红了。与此同时荀缉打的那一战的确是惨烈异常。 “荀缉,好样的!他还在。邺城西门还在我手,弟兄们,杀啊!” 二话没有说,许仪一马当前,冲向了西门,在他的带领下,魏军如滚滚洪流通向邺城的西门,虽然魏军的军力已衰,但在许仪的亲自带领下,还是怒吼着,杀杀冲天。 关索在城头,眼睛一直盯着城下一马当前的魏军首领,他冷笑着,可惜,就算这支部队实力再强,经过二百多里地急行军。他们也不可能保持多强的体力了,天下闻名的武卫营只怕今日就葬在这邺城之下了。 那个骑黑马,挥大刀的大约就是许仪吧,他的样子根本不象是跑了二百里的样子。全身上下散发着精力和杀气,有如九天杀神下凡一般。 不过,这是两军交战,不是比武。别怪我暗中下手了。 乱军之中,再没有比弓箭更好用的杀人利器了,关索凝神静气,拉开了手中的大黄强弓。关家以刀法著名,并不善于用箭,但是关索是个例外,他自幼就喜欢弓箭,刀法虽比不了关平,关兴,但箭法却在这两人之上,已有面步穿杨之能,在季汉能排到前五位。 大黄是三石强弓,一般人根本不拉不开,更不要说射准,但关索却可以连发五夭。此时他就想用这五连珠来射杀许仪。 许仪越来越快,势如奔雷已至护城河边,而魏军前军已经冲入了城门。 许仪纵马踏过护城河。 就是此时!关索一松手,弦如霹雳,箭似流星,已射向许仪的额头,眼见功成,蓦得里只听许仪一声长啸,刀光如雪,匹红般飞起,如同一道银蛇射出,关索这势携风雷地第一箭如雪遇骄阳,被搅成碎片。关索乍遇强敌,早起好胜之心,大黄眨眼间便又拉满。“铮,铮,铮”三箭连出,这三箭一箭更比一箭快,几乎同时发出,分射许仪上,中,下三路,这三箭关索曾经试验过,就算是张苞遇上也会手忙脚乱,这次他全力施为,更是非同小可,许仪也是大惊,知道乃是高手所为,他向旁急带座马,那马迅捷如龙,如飞而动。将箭路调整到许仪最易出手的右侧,紧接着许仪纵声狂吼,长刀如万道雪光射出,雪光与箭影相撞,轰然声响,箭被击飞,许仪只觉手中巨震,虎口竟被震裂。 关索知道遇上了高手,一咬牙,第五箭如电飞出,紧接着伴着第五箭,从未发过的箭并排而出,此式名叫阴阳箭,乃是赵云怜他自幼孤苦,亲自传授,威力巨大,前箭为阳,势强力劲,引人注目,后箭为阴,无声无影,后方先致,中人立死。
这一箭射出,关索只觉双臂巨震,只觉全部精力都离身而去,一口血涌上喉头,他强力咽下去,一时头晕眼花,几乎摔倒,但他强自向城下看去。 许仪击飞三箭,还未久得及喘口气一道肉眼难辨地影子割裂空气,准确地向他咽喉飞来,他举刀要挡,突然间心中大恐,没有任何理由的,他的身形飞了起来,甩开马蹬向后翻出,一道暗光如电而来,将那匹黑色巨马整个地贯穿,血光飞溅!巨马一个跟头摔在地上,带着巨大地势能狠狠的撞在地上,尘土飞扬,迷住了城门之前。 此时,随着关索这一箭,城头和城门假做的恶斗突然结束,汉军的乱箭扑天盖地落下来,这箭雨如同乌云,遮住了蓝天和太阳,破空又如天界罡风卷过,落下来,就是一片死亡之雨,强大的金属风暴穿破破甲射透身体,穿透头盔贯穿头颇,而有一种用绞索拉开的十石巨弩射出的巨箭,可以一连穿透数人,把人打得离地飞起,巨大的金属风暴无差别地覆盖下,脆弱的人体被轻易的撕成粉碎,压制性的射击在城前形成了一条宽达数十丈的死亡地带,将入城的魏军与城外魏军完全阻隔起来,将许仪和后军完全隔绝起来。武卫营为救速度,并未带巨盾,根本冲不过这一落千丈片死亡一片区域。 “成了!许仪已成瓮中之鳖!”傅嘏紧握着拳头,大叫一声。 不过,魏军前军的确精锐,他们虽然疲累,面临箭雨,居然还能反应,好多人以兵器护体,翻滚着,奔突着向前冲去,面对危杨,这些训练有速的士兵不退反进,大声呼吼着向前冲去,扑向了城门。 许仪此时又惊又怒,自从出生以来,他从未遇到这种恐怖之经历,适才生一经只差一线,最后避开关索那阴阳双箭,完全是凭的运气,不过,天他性悍勇,生死之间的经历不但没吓住他,反而激发了从他父亲传到他身上的血性,虎侯之血在他身上燃烧了起来,他一声怪叫,如山呼海啸一般,又似受伤的猛兽发出临死的呼号,离开近些的军兵竟被震倒,关索在城头都感到一阵心动神摇,头昏脑涨,许仪怪叫声未绝,已冲入城门洞中,十几个汉军将地土排着阵势向他冲来,他长刀摆动,如暴风怒卷,将那些兵士变成四散的碎肉。 随着他的冲锋,魏军一时士气大震,他们挤在城门处,拼命的冲杀,给汉军造成了巨大的危胁,甚至,他们射汉军的危胁远大于适才荀缉的人马,论及单兵作战能力,以许虎侯三千侠客为主体的武卫营绝对是天下第一位的强兵。汉军虽然占着绝对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却无法将他们压垮,击溃,而许仪所到的地方,一冲便是一条血的胡同,无人是他一合之将,虎步营虽是天下精兵,但因为处处讲求配合作战,集团考试击,若战场之上,千人对垒,就算个人本领比不了武卫营,联合作战,却绝对会战胜武卫营,但城门之处,地方狭小,弓箭难施展,战阵不成型,竟被压退。 城头,居然真的被魏军抢去。 “起吊桥!落千斤闸!”傅嘏大声喝道。城门是无法关闭了,城门处的汉军皆已战死,但吊桥一起,千斤闸一落,魏军后军想要进城,势比登天。 “报,将军。千斤闸被那魏将托住了!”兵丁的叫声里满中恐惧。 “什么!”傅嘏也惊住了。 千斤闸是巨木所制,四边上包以坚铁,以绞盘绞起,落下时凭自身力量下落,比关城门要快的多,敌人攻需时冲得快了,到斤闸下,常被这巨力一下子连人带马砸成两段,今天这千斤闸居然被魏将托住了! 城下城下,众人皆屏住呼吸,接着暴出一声海啸一般的呼喝。不过汉军是惊叫,魏军却是兴奋了。 “杀啊!”魏军悍不惧死的又冲上来。 “杀啊!”城头的箭雨再一次遮住了天空。 “杀啊!”城门汉军拼写死涌向城门。 “杀啊!”城门的魏军全力防守舍死击杀。 城门处,许仪手举千斤闸,身边是蜂拥而过的魏军。许仪威风凛凛,有如天神,旁边有魏军迅速用长枪撑住闸板,换下许仪,许仪只觉两臂发麻,胸中滚热,他虎吼一声,再次举刀向前冲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