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益州之战的开始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3483字
这一年,是东吴发展突飞猛进的一年,为其如此,所有的局势都显得扑朔迷离,特别是东顺的有些举措,让人看不太明白。 东吴正与季汉交战,时间不久突然派来使者,与我们勾通,说愿意与我军重新结盟,说眼下曹魏近乎崩溃,实乃千古难逢的机会,只要季汉出兵帮助东吴攻打曹魏,事成之后,可以平分曹魏,并可以将攻取的益州土地让出来。 这件事情怪了,若是平分曹魏,他们提前不攻击季汉好不好,眼下这仗才打到一半,怎么就变卦了?难到说,去年东吴对季汉的进攻其实是为了迷惑曹魏,打乱曹魏的军势部局,好让曹休将大军移以北方防线,好让东吴可以轻取扬州?若是这样,他们对益州的猛烈进攻和对冀州的搔扰是不是作得太过了一些。可如此说东顺联明之议是为了对付季汉,似乎又无此必要,因为本来就是曹魏和东吴全攻季汉,再设圈套根要没必要,就算是季汉进攻曹魏,也会是从洛阳向东,不会民东吴会面,他们想算计我们也算计不到。 这是怎么了?我在地图上划着圈子,又写下一个个人名,又用线在上面划着,划成一条长长的蛇……等等,我突然想起初与孙登相遇时的那条巨蟒。 我突然跳起来,让人叫急传廖立进来。 廖立被突然叫入宫中,也是吃惊,老头子跑的呼呼带喘。 我对他道:“立即派知闻所得力干将,探察东吴孙登和孙虑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何等地步了。” 廖立一愣,抬头看我。 我冷笑道:“陆逊进攻上庸在郡,根要是费力不讨好,与其攻上庸,还不如行武关攻长安或地得与司兵攻洛阳,以陆逊之才,岂能看不出来?那么,这说明陆孙的进攻党政军是做给人看的,他要的不是对季汉的实际损害而是战功!同样,诸葛恪攻打益州全力以赴。有时近乎弄脸,而即是主将又是其父的诸葛瑾向以老成闻名,为什么他竟会如此纵容其子?再者,如今攻打季汉的人,人是孙登一系,全是与季汉交好之人。而攻击勃海郡地了温亦是如此。这难道只是巧合?而让一贯亲汉的孙登一系如此进攻季汉,那说明了什么?是不是孙登的不仅无法影响朝局,而且要通过对季汉的战征来证明他与东吴还是一条心?” 廖立如此聪明,立时醒觉:“陛下是说,东吴看似有些杂乱的步调,是因为孙权二子争位地结果?” “二子争位么,倒还谈不上,他们两个能力虽强,却还无力左右东吴的政局,只怕这还是孙权有意让两个儿子比一比。看谁的本事更强一些。如此说为,孙登的位岂不是和稳了?” 廖立道:“陛下,那我们要不要帮他一下?” “帮他?别忘了,前段时间刘晔的计策,第一条便是要离间东吴自身,虽然孙与朕交情极好,但正因如此,朕进攻他总有些不好意思。眼下季汉强大,与东吴的盟约也已经解除,东吴与季汉之间必有一战,这一战就在解决了曹魏之后,眼下东吴为了把曹休的军马调离扬州,假作结盟。利用我季汉削弱曹魏的兵力,眼下他招纳司懿,又出兵冀州牵制我军主力,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马上就要对曹魏动手了。看来,孙虑并不象陆逊说地那样不务正业,相反,他精明的很呢,若这整条计策中都是他想出来的,那他可算个了不起的人物,一番布置,合情合理,可削弱的都是他的兄长,得利地都是他自己,这个计划连我们都给骗住了,了不起,了不起!没办法,既然被子骗,那就愿赌服输好了,我们再帮他一把,把他的实力推向最高峰!我就不信,一个有了实力却没有名份的人,会老老实实的当他的将军!” 廖立目光闪动,分析着我的话语:“若非陛下下提醒,臣还当真想不以此处,此时想为,果是如此。” “莫拍马屁,朕才不信你想不以,不过,朕总觉星,东顺这整条计策中,有太多司马懿的痛迹,若果然如此,那司马懿地异常动工向就可以理解了,扶佐一个未为的皇帝,其好处可比来季汉还要大呢,把咱们的分析传给丞相,问他眼上展下益州之战是否妥当。” 想用和谈的缓兵之计来减弱季汉地反击,好让他可以攻击曹魏,嘿嘿,你想不到,季汉北疆的战乱是假的,你对冀州的攻击也并没有牵制我军的主力,眼下我军已经其本部署到位了。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有帐不怕算,咱们走着瞧!…… 四月底,东吴将司马懿部调离宛城,而司马懿居然也就老老实实的把这条战线让给了陆逊,于是,陆逊就同时面对姜维和诸葛乔两处战场了,一月初,曹魏与东吴就司马懿地问题展开会谈,并就该如何减少误会,消除摩擦进行了深入的对话,可是,当天夜里,东吴就对曹魏展开全面的攻击。
失去曹休镇守……魏军损伤惨重。 司马懿引军五万自鲁山城出发,攻破古城,进逼汝南,豫州刺史是曹魏老臣贾逵,宁梁道,河东襄陵人,官拜建威将军,阳里亭侯,贾梁道也算是足智多谋,本领高约的的人物,当年也曾多次击退东整套的进攻,可是遇上司马懿,却还是略逊一筹,再加上得力助手满宠已死,更无力与统领重兵的司马懿相抗,未过工日,其部下东莞太守胡质献城,贾逵自尽身亡,豫州为避马懿所得。 东吴大将徐盛引军八方攻扬州,徐盛与镇军将军孙虑有半师之谊,交情极好,由于并没有发生季汉报仇,火烧夷丕的南征,功劳破著。此次进攻扬州,东吴势在必得,十日之后,扬州城破,扬州刺史王凌战死,令狐愚逃生。 两路大军继续北上,与急急赶回的曹魏大将军曹休主力交战于徐州的彭城。 曹军疲惫之师,敌不住东吴强兵,只得守城不出…… 此时,季汉准备了将近一年的益州之战打响了。 用了半年的时间,冀州军队调配完毕,张苞,关兴二人奉命来益州支援,正在守墓的赵云之子赵统由于久在益州,熟悉情况,被夺情调以益州,重又加入军中。 关举赵统二人才到益州,就奉命翻山越岭从益州赶到一溪,与沙摩轲联系出兵之中,沙摩轲早得诸葛乔之消息,一切皆已准备好。只待出兵。 由于陆逊接管司马懿防线,孔明亲自部署,加强对宛城的压力,陆逊无奈,亲自到宛城应敌,这样,荆州长江防线地军力被减弱了。 这就是机会…… “我说,王校尉。你的楼船可不查以用了啊,这都多长时间了,建造五六年了,可是敌人来了。你只在后方藏着,说什么也不肯出战,你是不是表面上硬朗,心里早让诸葛恪吓住了?”这样讽刺王睿的自然是张苞,作为冀州大战的功臣,此次在益州,居然要听从同等官职的一下定指挥。偏偏王睿还是他地妹夫,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虽然张苞不会因此而影响大局,但没事时讽刺王睿几句,还是有必要的。 王睿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大哥,岂不知国之利器,不可轻易示人?这段时间东吴诸葛恪虽然猖狂,但我视他如土鸡瓦狗,他那点水战本事,早被我琢磨透了。我之所以不进攻,不过是等陛上下决心呢。” “吹牛!”张苞被气的翻着白眼,“若不是你们解决不了问题,我们来做什么?” 王睿笑了:“你们来拣战利品啊,不然的话,这么多的战利品,我们怎么拣得过来?” 六月七日,巴郡江州,东吴水军营盘。 虽然季汉与东吴重新议和,但诸葛恪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诸葛家与陆家,都绑在孙登的战船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两年,陛下对太子孙登似乎越来越不满,恼恨他地软弱和仁慈,而此次自己父子与陆将军出兵,就是为了证明太子一系并不比任何人差,自己胜利,则太子稳如泰山,自己若失败,则太子之位只怕不稳了。 连日来,益州大雨,江水暴涨,江吴战船虽然不惧,却也是加强了防守的力量,怕汉军乘虑进攻,江州向来雾大,十天里倒有八天是大雾弥江,由于连着几个月汉军都是消极防御,避免征战,吴军上下已经冒出一股子骄傲和懈怠来,想家的呼声也在军中频频发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诸葛恪一直在强调要小心,季汉的真正实力并没有动用,比如在益州的飞军。比如传说中在益州建造地大船,可惜,话说不得遍两遍还可以,说多了,军士们打个呵欠,根本不当一回事。 太危险了! 攻上益州在郡并不很重要,重要的是要守住它,可是,他不得不承队,益州百九对季汉的忠诚远远大于他,就算他施行多少仁政,都无计于中。他从那些百姓的眼神中经常可以看出一个信息,他是外人,是过客,只要季汉一声令下,这些百姓就会集中起为与他为难。 他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来,但是这几个月的交锋,的确已渐渐消磨了他的锐气。 年轻地他,甚至有了一种无力感,他觉得自己的叔父的巨大身影就在职天际微笑,对他说:“别白费力气的,益州上至文武百官司,下至蛮汉黎民,皆忠心于我,早些回去,尚可保一命,晚了,你想走都难了!” 可是,他走不了,这三郡得来,是他实力地证明。 “叔父,你的益州,我一定要得到,我没有退路!”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