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鏖战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2596字
我是阿斗 看着孟公威远去的背影,我对黄忠道:“要不要也给他一箭?” 黄忠愤道:“黄汉升岂是暗箭伤人之人?” 我叹了口气,他可以射暗算我和惹怒他的那个阎姓之人,却不肯去射这个对我们威害更大的孟公威,只因为孟公威不是武人,只因为孟公威没有当面暗害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忠他们这些人,从骨子里都有一种傲气,一种正气,一种侠气,可是,正因为这种气,他们又往往会白白错失战场上的一些好机会。不过,算了,有阎艳在,想伤孟公威其实也是有些困难的。 转瞬间,敌军,已冲上来了。与敌军一齐冲上的,还有阎艳阎彦明!他的那匹黑色的马,有如一条黑龙,如风卷地般冲在队伍的最前列。 阎艳大喝:“黄汉升!我儿何在?” 黄忠大叫:“便是那个诈城的娃娃不成,已被我射死矣!” 阎艳大叫一声,挥矛向黄忠的方向冲来。黄忠则于大笑间摘下弓来。 战场之上,鼓声如雷,人声如沸,突然溅起的血花似枝头的桃花,大朵大朵的绽放,重重的压折了人的目光。 真正的战争来临了,我反而平静下来,正如那个让我恐惧的敌手孟公威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反而敢于直面正对、侃侃而谈一样。我只是站在那里,用无声的语言来给我的袍泽们以支持。或者,我们一起死,或者,我们迎来姜维等人的回归,迎来最后的胜利! 现在,一切都要交到黄忠和战士们的手中了。 父亲以“仁德”闻名天下,他在早期的军队管理中也奉行德治,手下几个将官都是兄弟相称,但结果却是屡战屡败。先生任军师后,实际承担了指挥军队的全责。为尽快在军中树立威信,并进而指挥好这只军队,先生确立了以法治军的基本原则。他“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可以败;无制之兵,有能之将,不可以胜。”以法治军是提高军队战斗力的关键,否则就无法克敌制胜,纵有良将也无能为力,一支军队“若赏罚不明,法令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虽有百万之师,无益于用”。也正因此,后世的史籍对先生练兵多有肯定:“亮法令明,赏罚信,士卒用命,赴险而不顾,此所以能斗也。”先生,现在就是检验您练兵成果的时候,能斗不能斗,就在此一举了! 其实在这种战争里,我是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的。而在敌人四面八方同时进攻的这种攻防战里,也根本无从指挥,久经训练的益州战士们,自然知道如何来应对敌人的进攻,他们以伍为单位,井然有序的排列,威力更大的弩机使他们有了更远的攻击范围和更强大的穿透力,人言临敌不过三,也就是弩机自敌人进入射程之后,只能用三次,就要面对敌军的肉搏,无法再用了。但孔明先生教导的士兵,却以最快的速度轮流发射,大大增加了发射的次数。敌军在射程之外时,没有一个士兵会放出一支弩箭,但当他们进入有效射程之后,从天而落的箭雨便如蝗虫一样,扑天盖地的落了下来,穿透敌人单薄的皮甲,把敌人钉在地上。他们的每一次发射,几乎都使敌军损失惨重。 仅仅眨眼之间,鹑觚城外便化为尸体的海洋。战争的血腥,充分的体现了出来! 弩箭的威力,特别是孔明先生亲自训练出的弩兵的威力,其可怕之处是难以想象的,面对它,除了后退,便只有死! 如果说,敌军的阵容之强大,会令人胆寒,那么眼下我军弩兵这种几乎是单方面的杀戳,则让人身心皆冷。在如雨的精准的弩箭面前,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一时间,天地间只有弩机的弦声、箭雨的呼啸声、射中**的钝声、濒死者的惨叫声。
离城二百步,已成死地!已成绝域! 但敌人却不退缩,悍不畏死的羌人士兵大叫着,执着巨大的坚盾踏着如山尸骨直冲上来。城头上二千石的元戎巨弩呼啸了,这种巨箭轻易的刺穿巨盾,洞穿数个人的身体,或连人带盾撞得稻草般飘飞起来。 黄汉升的宝弓拉的满满的,他已是第三次令阎艳后退了。除了无法射中阎艳,他每一声弦响,必有一个敌人倒地,当真是将军神箭,盖世无双。他每射一箭,城头上便欢呼一声,黄汉升精神倍长,两臂张开,一声大喝,一箭劈中对面的大纛,那大纛一摇,中间开裂,却没有断,但黄忠第二箭,第三箭接踵而至,齐齐射中那开裂的地方,碗口粗细的大纛轰然一声巨响,从中折断。 城头上齐齐一声欢叫,而城下却是杂乱的惊呼。大纛乃一军之胆,它被折断,极是不祥。就在大纛将要触地的瞬间,一骑黑马如飞而至,正是阎艳。他在马上单臂挥出,将大纛接在手中,轰然声响间,上半截大纛被贯在长矛之上。他高举大纛,挥了两挥,向后一摆,大纛带着呼啸的风声,将护纛官贯穿,深深植入地层,流淌着满地鲜血,重新矗立在两军阵前。这大纛虽只半根,却也有百十斤的重量,加上长矛,将近二百余斤,在他手中,只如无物一般,好一个神勇的阎彦明!好一个凶残果决的阎彦明! 阎彦明在几次冲阵之中,都受到黄忠的特别照顾,未建尺寸之功,此时大纛又断,怒发冲冠,指着城头大叫:“白毛老贼,可敢下城,与你家阎将军独斗百合!” 黄汉升慨然道:“你若能攻上城头,老夫与你再战不迟!” 我大喝道:“来人!击鼓!掩住对方的声音!” 巨鼓敲响了,城头上呐喊连天,压住了阎艳的怒喝与挑衅。 黄忠拉开宝弓,再一次射向阎艳。 此次阎艳,竟如发疯一般,将长枪搅起一团团气流,把黄忠的神箭挡在一边。此时黄忠的箭射得多了,力量衰减,再也无法射出他昨日那样惊天动地的一箭,故而也无法阻止阎艳的进攻。 一员守将奔了过来:“少主,我们的箭支不够了!” “啊!”我的心一沉。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刻,却想不到这一刻会来得这样早,敌人四面开花不分重点的全面进攻,使我军不得不全力阻击,使得箭支的消耗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事实上,如果我们的箭弩足够,莫说敌人来两万,便是三万、四万,在缺乏必要的压制性攻城武器和坚甲厚盾的情况下,以他们眼前的皮甲长枪,也无法靠近这个小城一步,整个战场也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可是,我们军队里,每人只带着五十支箭,这五十支箭射光,便只能与敌人肉搏了。 弓箭兵,虽然威力极大,但也真是一种极为消耗财力和具有局限性的兵种! 一旦箭支用尽,耗费大量铜铁精心打造的弩机便比不上一把匕首。 真正的战争已开始!下面我军就必须以自己的血来换取敌人的血,以自己的身体来阻挡敌人前进的脚步! 这便是孟建的算计所在么?八面进攻,以无数的尸骨,来换取优势的互换。 他等的,也便是这一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