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坚守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2681字
好一个得传孔明衣钵、号称雏虎的姜维姜伯约!好一个二叔亲传、号称神勇的少将军关平关坦之!好一个心高气傲、号称勇略过人的魏延魏文长! 我将全部兵力,交于尔等之手,定下妙计,寄与厚望,付与重托! 我与黄汉升以主帅之尊,亲身引敌入彀,害得黄忠战死,兵力大损,全军上下岌岌可危。 眼见包围之势已成,大局将定,只待你们前来,你们却说,来不了了,让我坚持! 我猛的一拳砸在明柱之上,血沿着拳头淌下来。 坚持?我用什么来坚持! 我只觉得心中似着了火一般,只想仰天大叫,发泄出满腔的愤恨。 敌人新挫,百计攻城而不得,若此时回防,安得不胜?你们怎么会无法回援?你们是做什么吃的? 我不恨魏延,他新败之余,不免畏首畏尾。我不怨关平,他忠勇虽佳,却乏智计。可是姜维啊姜维,我一心以为,在这军中,我可以犯过,但你却不会。你是我日后最可倚重的大将,你是蜀汉未来的希望所在,你是天生的帅才,天生的勇士,你不会犯错,你不可能疏忽,你最知道我的现状,你最知道我面临着什么样的危险,可是你为何还会犯下这等大错? 你们无法回援,让我一个人去打败孟建不成? 好,那我就一人前去! 我抽出宝剑,便要出帐,却一眼瞥到周仓的尸身,不由心头一酸--不,慢点,慢点,我要冷静一些。我眼前又闪过周仓在战阵中奋力冲杀的情景,长矟如林,他便在矟头上滚过,血肉横飞。黄汉升之死,是精力耗尽,但身体无伤,周仓死后,却全身上下几无一块好肉。为了我,他已拼了命,那关平他们,又怎么会在偷懒?若不是情况紧急,他们怎么会让周仓亲自前来报信? 姜维高傲的模样,关平诚恳的表情,魏延豪迈的神态,在我眼前闪动着,那封短笺上的话又跳动起来:“受困于绝命谷,被阻于铁车阵,血战两日不得脱……”我似乎看到姜维带领兵丁一次次发起冲锋的样子,看到关平在箭雨中挥鼓大刀的样子,看到魏延立于旗下大声呼喝的样子。 绝命谷?听名字就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处,地形不熟的他们,是误信向导,还是中了计策?铁车阵?这是西羌之阵啊,似乎在孔明首次北伐的时候,西羌国主柯比能派大将越吉攻打先生,便是用了此阵,关兴、张苞陷于阵中,几乎性命不保。怎得西羌之兵也被孟建借来,并且阻住了关平三人的回援之路? 耳边又响起孟公威的声音:“你以为,有我在,他们可能在你被擒杀之前,返回到这里么?” 好个孟建!好个孟公威!一团散沙,缺少大将的雍凉二州,在你的手下,竟变成虎踞龙盘之所! 我似乎看到孟公威一张清奇的面孔,得意的对我微笑:“小阿斗,普天之下,除了孔明,更有谁是我的对手?降了吧,降了我,我会饶你不死的。” 不!我在心中狂喊着。我不会认输,我不会放弃,就算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支持到援军的到来。 这样想着,信心一足,思路便开放,认真看这封短笺:“维觅路而进,遇金城溃兵……”姜维发现铁车兵行动不灵的缺点了,他一绕开,敌人便无法拦住他们了。 而另一句“遇金城溃兵”也大可玩味。在此地,为何会遇上金城溃兵?我在头脑里回忆着早已熟悉千遍的雍凉地图。终于得出一个我都不敢设想的答案: 难道,难道马超取了金城? 不错,除了马超,我军再无任何一支兵力可以前进到金城了。此前敌军全力攻我,必然引得西线空虚,这就给了马超以机会。我说呢,以马超之能,安能受阻于故地,却建不得尺寸之功。却原来,他还有这样一招!神威天将军果然不凡,好一个神威天将军!
这么说,马超已将郝昭打败了,他引军东来,我军东西夹攻,已将敌人数万人马压缩在安定这小小一郡之中。我的外面是孟建,孟建外面是姜维等三支队伍,姜维等人外面是苏则和郝昭,而苏则和郝昭外面又有马孟起。好一个连环套啊!金城已失,孟公威退路已断,此战只要我坚持下去,大军四合,他逃都无处可逃了! 想通了这一节,我的信心又重新涨了起来。 不错,“缓军即至,万莫疑心,继以力战,乃得全胜!”现在,就看我与孟建之间,谁更能坚持! 我守不住城,被他进入城中,我败;他守不住西线,被姜维等突入包围圈中,他败。 既如此,孟建先生,孟公威先生,便让我们两个来较量一番吧! 想明形势,我已是信心倍增。敌军远来,没有攻城之器。此城处于山上,那仅有的一条地道据说本是条地下河,现在被烧塌,根本不可能在这石山上重新挖掘另一条。 若要进攻,便是比拼意志,但我有孔明先生新练的精兵,怎会怕他一支杂军! 我一掀帐帘,大踏步走到帐外,高喝一声:“来人,与我一起巡城!” 面对那些忠心的袍泽们,我又一次高高昂起了头。自信,重新在心中滋生。是的,自信,不是因为我自己本领更加高强,而是因为我拥有你们! 孔明先生说:“无为之将,有为之兵,不可以败,有为之将,无为之兵,不可以胜!”或许我自是一个无为之将,但我不可以败,我不能堕了这些有为之兵的名头! 接下来,孟建重整军队后,展开了一次又一次潮水般的攻城,我一次又一次的阻击他。我自己都可以感觉到我在成长,面对这个超强的对手,我无法不使自己变得更强, 孟建把人马分成几部,诱以重利,许以高官,甚至敌军喊出了:“抓刘阿斗啊,抓住刘阿斗,赏千金,封万户侯啊!” 在这种刺激下,敌军的士气重新振作起来。我明白这是孟建也感到危机了,不然的话,他不会以一个臣子的身份,冒着犯下欺君的罪名,许出这种君王才可能许下的重诺! 时间不久,一些羌胡开始大叫起“屠城”来,这口号令他们兴奋不已,一句屠城带给这些人的刺激竟似不下于千金之赏。 敌军开始轮流攻击,展开疲劳战术。这样一来,敌人每一波攻击都是生力军,而我军却没有办法休整。连续的攻击,让将士们疲惫不堪,敌军几次攻上城头。 百姓开始自发参战,那些羌胡口中的屠城使他们完倒倒向了我方。我组织一群百姓在城头上向敌军喊话,那位断腿老丈的儿子更是站在了前列。他们大声宣扬我军的仁义,瓦解敌人的斗志,这一招起到了效果,由于敌军中有许多从安定郡征招来的民兵,甚至还有这座小城的人,喊话让敌军感到茫然,一支进攻部队竟然产生了骚动。 孟建虽然立时将这骚动平息了,却不敢轻意将安定郡的人马再投入战场,而主要以羌胡之众攻城。 羌胡之众,好勇而轻生,以战死为荣,听到孟建的封赏,无不拼命向前。甚至几波进攻的部族之间,较着劲的拼杀,这种进攻给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 如何来摆脱这种局面呢?我痛苦的想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