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藏匿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3151字
独立城头,看着这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进攻,我似乎又感到那种居高临下,把握整个战场的感觉。这应该就是先生教我的那种“视在一处,意满八方,总括全局”的“统帅之心”了。但我来不及为自己的进步感到欣喜,因为这种统帅之道,对于前方那个超强的对手来说,只不过是娃娃学步而已。 但是,这种“统帅之心”还是让我对敌军的进攻有了更细致的分析。我发现,不同部族的进攻,其猛烈程度是不同的,有些部族进攻疾如火、烈如风、死战不退;有些部族却进攻慢,退后急,寻着我方弱点而攻击,不成也以保全实力为要。 原来,虽然羌胡之众勇力相同,但这些豪帅们的私心却是不同的,保全实力,在很多时候是他们眼中最重要的。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下令赵正等将士集中起来,带上所有的劲弩,算定时间,将一支冲锋最猛,损伤最大的胡人小部全部杀净,直至追杀到敌军阵前,才从容而退。 在这一战里,赵正一人以弩弓之利,杀敌数十,威风八面,令敌军胆寒。 这个小部族被杀净后,敌军各部族胆气大落。再次直面“汉”、“刘”二字大旗时,眼光中明显有了一丝犹豫。 “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先辈余烈,在此时重又发挥出其强大的生命力,令羌胡军士们不敢正视。 或许,此时他们头脑里,又再次回响起那首“亡我祁连山,使我牛羊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令我妇女无颜色”的苦痛歌谣;或许,此时他们眼前又浮现出祖辈留传下来的,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策马挥刀驰聘翰海可怖情形! 但是,这种一时的小胜,对战局扭转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就算敌军的攻势缓了下来,但胜利的天平还是不可避免的向着孟建一方倾斜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守城工作越来越困难,人少的劣势也越来越明显的暴露出来。 到了第五天头上,我们实在支持不住了。 土制城墙坍塌的厉害,却无法抢修,很多地方都变成了漫坡,敌军甚至可以直接跑上来。 弩箭已完全用尽,武器上的压制性优势完全丧失,想要组织一次反冲锋都无法实现。由于西凉军兵器过长,我军很多士兵转而抢夺或捡拾敌军的长矛作战。 更可怕的是每个人精力都消耗的厉害,由于人少,无法保证轮流休息,睡眠过少,有些战士守着守着城,便一头栽下城墙。有的人还站着,却已打起了呼。更多的人处于精神恍忽的状态,在拼杀中,眼看着敌人的刀枪,却直直的向上碰。高度的疲劳,使战斗力成倍的下降。我军死伤比例急巨上升。在第五天靠近黎明的半个时辰里,伤亡比例竟超过了原来几天的总和。 在出色的打退孟建几十次冲锋之后,我也精力衰减的厉害,有一次差点仆下城头,幸得侍卫扶住。脑筋也似乎木木的,手脚动作更是慢了好几拍,说话也变得词不达意。 我曾是以精力出众著称的,曾经连续三天不睡,也曾每天只睡两个时辰长达一个月。但这一次,便是我也支持不住了。与这个直追孔明的高手对阵,使我的头脑随时保证高度运转,到现在我没有疯掉已经是不错了。 该怎么办?只有信心是无法打退敌人的。难道说我终于是无法守住这座城么? 望着对面虽然断折,却由阎艳长矛穿住的大纛,我无奈的苦笑了。我军再强,无奈人还是太少,就算占了地利人和,也是难以战胜了。 难道说,下一次冲锋,便是我军最后的时刻? 姜维啊,你们怎么还不来?再不来的话,我们可就见不到了。 “赵正!” “在!少主,何事?” “随我巡城!”或许,这会是最后一次巡城了。 赵正看起来也明显的脱了相,脸上的皮肤松松的下垂着,颧骨高高突起来,再无复原来那个精神百倍黄勇雄壮的将军形象,在适才的交战中,他的右臂上还被刺了个洞,用布包扎着。他左手提着长枪,随在我的身边,环城慢慢走去。 城头到处横着尸体,有敌人的,有自己的,已经没人去清理,既没力气,也清理不过来。很多人都感到,这或许将是最后的时刻了。但在他们的目光里,我看到了淡然,看到执着,看到勇气和忠诚,唯独没有看到恐惧。
我在人群中走着,拍拍这个将领的肩,查查那个士兵的伤。我们都没有说话,该说的话,早已说完。我感动着,这就是父亲带出的亲卫,这就是孔明先生练出的队伍,没有他们,我可能早就败了无数次。该做的一切,他们都做到了,他们不愧是当世第一的精兵--只要还剩一口气,他们敢于抱着敌人飞滚下城,没了兵器他们敢于用手和牙齿将敌人撕开,伤势过重的时候,他们甚至会把自己的身体迎向敌人的兵器,以使同伴获得一击必杀的机会。三五个人的小队,敢于将敌军几十人追得转身而逃。城中的伤兵营,一直是空荡荡的,受伤的都坚持在城头,伤势重的都选择了与敌人同归于尽。我为他们骄傲,我为他们每个人的受伤感到心痛。 是因为我的贪心,将他们送上绝地的么? 我想起来初出汉中时,那个意气风发的我。我不想败,所以我要拼--但是,拼到最后,还是难逃一败么? 我仰头望天,天不语。 有人在暗处低声的唱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歌声渐响,更多的人和上去:“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所有的人都开始和:“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在这歌声里,我热泪横流,每个人都热泪横流。 我们的手挽到了一起,在这黎明之前的暗夜里,大声的唱着:“岂曰无衣……” 敌营的灯火点燃了,开始搔动着,不知道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或许会奇怪,这群敌人在发什么疯呢? 但无论我们在发什么疯,也不会再有敌人敢小视我们,我们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是战士,是勇者! 我身上的铁甲之内,包裹的已是一颗战士之心! “赵正,城中那个逃生的地道,完全塌了么?” “没有,只是城墙那一段烧塌了。” “这样啊,”我想着,或许该提前安排些事了,“你组织城中百姓,躲到地道里躲一躲,城破之后,能活多少算多少吧。” “少主,我们也可以躲进去啊!”赵正兴奋起来。 “糊涂,短短一段地道,怎藏是进我这样许多人?” “少主,可以的,那段地道里,有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很宽敞的!” 我望着赵正:“带我去看!” 阴暗里,感觉湿湿的,潮潮的,但是并不憋闷,似乎有风从远处的空隙里吹来。赵正点燃了火把,我们向下走,不知向下走了多久,忽然间光线闪动,眼前现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石钟乳,石笋,石柱,千奇百怪的悬挂着,蹲伏着,矗立着,其间,是一个巨大的空旷的洞穴。 地道,我一直以为只是一个又黑又小的孔洞,却忽略了这原是地下河,更没想到这里会有一个地下河冲出的天然溶岩洞。 我们,有救了! “我们退守于此!” 命令悄悄的发出去,先入洞的是城中百姓与黄周二将的遗体,然后是伤员,最后是战士断后。 这次的命令,我违背了申不害的权谋之术。按着纯以利害为指引的理论,我其实应该城中烧抢一番,补足补给,只把精壮士兵藏于洞穴,然后一把大火烧尽地面的痕迹,让敌军再也找不到进入洞穴的入口。 那样的话,我将有充足的力量保证我们坚持下去。 但我做不到!这一次,我真得做不到!我无法牺牲这些已心向我的百姓,我无法在他们主动帮我守城之后,再抛弃他们。是的,无论多大的牺牲,这次我也要以他们为先。 或许这是一时意气,但我不在乎。 虽然城中人不是很多,但帮着他们藏进洞穴,搬入粮食和水,也花了好多时间。我的袍泽们在这期间,还在应对敌人的撕杀。 终于,天近午时的时候,全部人马藏入的洞中。我们纵火点燃鹑觚城。 过了半个时辰,听到外面隐隐传来鼓角声,那是敌人终于冲入城中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