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次转折

作者司雨客 全文字数 2828字
时光如水。 建安14年(公元209年),我两岁。孙权在合淝与魏国大将军张辽张文远交战,猛将太史慈战死。孙权从合肥撤退。 这一年,母亲病逝。母亲是父亲最钟爱的女人,死时年仅22岁,初葬于南郡。章武二年(公元222年),追谥“皇思夫人”,迁葬于奉节,后被追谥为“昭烈皇后”。父亲这一生,对待妻儿过于无情,在老家就“数丧嫡室”。他在沛城娶得母亲,数次被俘,但都能安然脱险,回到父亲身边。父亲对她最为喜爱,曾把一尊三尺高的白玉人放在床头,比喻她皮肤白皙,她却劝父亲不可玩物丧志。诸人赞她为“神智妇人”。 但也就在母亲去逝这一年,无情的父亲去了江东,去与孙权的妹妹孙尚香成亲。这是江东的美人计,但父亲此时有了个智谋过人的孔明为军师,自然是有惊无险,三个锦囊,暗藏妙计,将孙权公谨弄得团团乱转。 建安15年(公元210年),我三岁。父亲顺利回到荊州,带回了孙尚香。娶到新娘子的他容光焕发,似乎回复了青春。孙氏带我极好。我并不喜欢她,我只是可怜她。她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政治游戏。在三国的时代,特别是在诸候的身边,没有爱情的位置。再过两年,她就会被骗回东吴,至父亲大败之时,投江而死,空留下“思亲泪落吴江冷,望帝魂归蜀道难”凄悲。 在北方,铜雀台完工,曹操大宴铜雀台,元气已复,雄心再起。 在东吴,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周郎终于反算了自己的卿卿性命。他终于又一次被诸葛亮戏弄了。孙权大为伤感,按周郎之意,任鲁肃为都督。 建安16年(公元211年),我四岁。庞统庞士元就任父亲的副军师中郎将,荆州兵甲充足。在西北,马超报父仇起兵伐曹,逼得一时大意的曹操割须弃袍,狼狈以极。但曹孟德何等样人,转瞬之间,便转败为胜,抹书间韩遂,大败马孟起,再一次证明了他天下无敌的将略兵法。 转眼间,到了建安17年(公元212年),我五岁。数数字可以数到五百,会计算十以内的加减法,并学会背诵《梁甫吟》和《大风歌》。 也就是这一年,我开始不停的追问自己,我该如何? 按着中国的传统算法,我虚岁已是七岁了,比同时代的让梨的孔融大三岁,比同时代的称象的曹冲大一岁,比同时代诸葛岁。 我是老老实做我的刘禅,等日后去作司马氏的安乐公,还是…… 这些年,日子相对平稳。但稳定中带着危机。父亲经常不在家,他不是与诸将议事,就是到边地巡查,精练兵马,高筑城防,以备即将到来的征战。 家中没什么人,都是孙氏与我在一起。婚前的她,英姿飒爽,颇有男儿之风。婚后虽有收敛,不再整军弄武,但豪气不减,依旧是挥剑执兵,演练不息。不知为什么,她总是爱和我在一起,见面就一把抱起,拍着我的小脸,叫我小胖子,你快跟我练功去,不然的话,你这个小胖墩儿就不会走道了。 我说我想睡觉,才不愿练什么武。 她说不练不行。一手把我举过头就举出去。当然我不可能练什么,我这个年纪,跑起步来都会摔跤,哪能练什么功。但只要我在她身边,她就开心的紧,只要我拍拍手,笑一笑,她就十分欢喜。 我知道她自嫁父亲,离乡万里,又没个相知之人,心里十分寂寞。她的身份,又不能找旁人,只好和我玩。 虽然古人成熟的早,但每每看着她那还略带稚气的脸,我就一阵阵心痛。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阿斗? 如果我要在一切都已注定之时,才能登场? 给我的天下,名将凋零,人材匮乏,资源不足,伐敌,以孔明之谋亦难建尺寸之功。不伐,坐以待闭亦无出路。我坐拥三分天下,却没有任何可以机会。
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下去么? 命运在向我走来,我将如何? 我问自己,我不停的问自己。 我,做不做阿斗? 阿斗,你在想什么? 阿斗,你怎么了? 阿斗? 别叫我阿斗! 什么? 不不不,我是说,姨娘,你不要回江东,好不好。 傻东西,我到是想回呢,只怕他们早把我忘了。居然是一脸的黯然。 那么,不论他们用什么样的借口,你都不要回去,好不好? 你这孩子怎么了?怎么今天净说些傻话? 不要回去,好不好。 好,好,傻孩子,来,飞一个。双手一举,轻飘飘把我丢上了天。 妈呀。我吓得叫起来。 哎,好儿子!她笑得象银铃。 她并不知道我说这些是因为什么。 这一年,会发生几件大事。 在这一年里,父亲将助益州刘璋驻扎霞萌关。 继母孙尚香会被骗回东吴。 孙权将秣陵改称建业、筑城。 曹操就任魏公。荀彧自杀。 父亲和刘璋开战。 这,也将是我的一个人生转折点。我既然打定主意要改变自己,不再做那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我就要想办法,来改变历史的方向。 父亲开始准备出征了。 张鲁攻益州,刘季玉难以抵挡,派张松去曹操处送西川地理图以连曹魏。曹操不喜其人,轰将出来。张松却被父亲请来。一边数日好酒好菜供着,大小群雄陪着,让他大是过意不去,决心将西川送予父亲。于是,父亲带半数人马前往益州。 我知道,在这个事件中,凤雏庞士元死于西川。直到现在,我极少与父亲的手下相见,甚至我也极少与父亲相见,我见到他那双温善的眼睛,却总想到会吞吃自己骨血的猫头鹰,从而感到不寒而栗。 但是,我知道,这次出征和庞士元之死,可以说是埋下了蜀汉衰弱的祸根。首先,他是极少可以与孔明相比的谋士,虽然他的成就远远比不上孔明,但那多半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舞台。其次,因为他的死,使得孔明入川,荆州交与关云长之手,事实证明,关云长虽是无敌的战将,但狂傲少智同样是他的死疾,结果轻易的搞丢了。而因为关云长的死,父亲不顾一切的出兵江东,败于陆逊小儿之手,死于白帝城中。再次,也是由于他的死,使得孔明一个人大权独揽,完全把我架空,当然我并不在乎日后他会不会把我架起来,我也相信他没有任何的坏心。但是,那唯一的结局是活生生把他累死,空给我丢下一个疲弊的益州,让我手下无文无武,无可奈何。我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承认,我的智力能力都不算太过高明。正因为这个清醒的认识,所以,我想,现在乘着父亲正能打,人才、资源正丰富的时候,让他多打些漂亮仗,为我多留下点家底儿,岂不是甚好。 所以我想劝劝父亲,这次入川,是不是不带庞士元,而是带孔明去,要知道,孔明的智慧可不是说着玩的,张任那点小聪明,在他这里根本玩不转。而庞统这个人,却因为舞台少,就总想着表演,总想着盖过孔明,却不免显得有点偏激和自负,也正是因为这两点性格上的弱点,就断送了他的性命。 所以,哪怕再不喜欢父亲,再不想和他见面,我还是想在他出征安排做出之前,和他见上一面。 请父亲,当然要让继母出面了。让我请这位枭雄,我还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在父亲来之前,我藏在房中,对着铜镜,背诵台词。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