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暴虐

作者生姜哥哥 全文字数 3176字
“这位朋友,有何贵干?”先开口的是我,两个男人深情款款的对望,实在是,太尴尬了,我必须要先开口来打破这种尴尬。 “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我想知道,你难道刚刚真的是用耳朵听到我在外面偷笑的吗?”陈道梁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不用耳朵,难道用鼻孔?你以为我是尔康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会听到?” “这位警官,能不能听到,为什么会听到,怎么听到的,这都是我自己个人**吧?不如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心跳这么慢好不好呀?”我嬉皮笑脸的看着面前这个人,开口问了这么一句,哪知道,这一句话直接把他吓得跳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平和会派你来追杀我们的?你们来的好快啊!”陈道梁被我吓得语无伦次,根本就不记得,他是先在外面听到我们说话后才进来的,直接把我代入了追杀者的身份,看来,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只惊弓之鸟了。 我淡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开口道:“警察先生,你是听到我说话在先,然后才进来的,如果我是要追杀你的人,我直接把刚刚那个小警察就先干掉了,然后再来杀你,你说对不对?拜托你,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么?身上这么重的血腥味,却连脑子都没带出门,真是替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人不甘。” 听到这话,陈道梁也冷静下来了,暗道一声糊涂,就算是平和会知道了,也不应该来的这么快,更何况,在这里他们二人更是用全新的身份,根本就没有暴露的可能,只是,他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眼里精芒一闪,一字一句道:“小兄弟,我不知道你到底有过什么经历,但是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明白吗?” “行了,你别在这跟我唬,我知道你身上有枪,你更是用枪的好手,你手上的火药味那么重,开枪的次数不在少数,每天练枪应该花了很多时间吧,从你进来的步伐、呼吸以及坐下来的姿势,全部都体现出军旅出生,狙击手吧?” 陈道梁被我这么一说,直接就愣住了,这这这,福尔摩斯啊这是。但是他听到我接下来的话,就好像吃了屎一样精彩。 “怎么样,我说的很准吧?你不会真的信吧?这都是我瞎掰的,****,就你这智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出过任务杀过人就瞧不起所有的普通人是你们这类人的通病,所以,你要是再跟我在这拽,我会把你裤子脱了倒吊在医院门口,你信不信?” 陈道梁脾气不好众所周知,叫他救人质,因为人质碍事,直接枪杀人质,在听到我这么说话以后,哪里能忍得住,直接上来就是一拳挥出,哪知被我直接一手拽住。我一拳打出,陈道梁直接从我的病床飞向了门口,瘫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惊讶于我的力气变得那么大,陈道梁惊讶于虽然这拳把他打得屎尿齐流,但是却没有收到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暂时性的剥夺了行动能力。 “我这人呢,一般情况下都是说得出做不到,但是今天呢,小哥哥我开心,所以嘛,打算让大家都开心一下。”一边说着,我直接伸出手去直接的扯烂了陈道梁的裤子,直接把他五花大绑,倒提着走出病房,一路上的病人、护士、医生看到我一个穿着病人服的人,倒提着一个成年男子,脸上的表情比****精彩。 我直接走到医院门口,直接把陈道梁倒吊在医院门口急诊室的招牌底下,人来人往的大家直接就看到一个光头青年,蹲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门口那人肉吊钟,时不时的还去推两下,让他晃动起来。 “放我下来!英雄!好汉!快放我下来!我明天会上头条的啊?求求你,快放我下来。”陈道梁带着哭腔。 “现在要求饶了?刚刚那么拽?小样!不要以为有点能力就拽的二五八万一样,说打你就打你明白了吗?”我蹲在地上笑嘻嘻的看着陈道梁被倒吊的样子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刚刚去核实身份的小警察这时候看见了医院门口的纠纷,一路小跑过来,看见了眼前这惊人的一幕!实在是惊呆了,第一时间忘记去把陈道梁放下来了。 “啧啧啧,小警官,快去把你的长官放下来嘛,还在这看,不怕他下来揍你么?”我看到之前那个小年轻的警察,走到他面前,看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便出声提醒他一下。
“哦哦!”小警察幡然醒悟过来,手忙脚乱的去找梯子,剪刀,忙活了好一番,才把陈道梁放了下来,陈道梁受此大辱自然不肯放弃,直接从小警察的腰间,拔出了手枪。 好家伙!有枪跟没枪的陈道梁完全是两个人,在枪上手的那一霎那,他的眼神变了,变得犀利无匹,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不同了,出离了愤怒、羞愧以及一切的负面情绪,整个人的气势完全爆发出来,整个医院原本嘈杂无比,刹那间鸦雀无声,陈道梁的气势犹如出膛的子弹,迸发的气势如若惊鸿!这时候的他,整个人眼里,只有枪,完完全全的沉浸在枪里面,心神合一,乃至于天地合一。不得不说,陈道梁这人别的本事没有,玩枪的天赋真的高的可怕,又肯努力,从他握枪的那一刻起,到瞄准目标的时候,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所有的动作犹如羚羊挂角,一切是那么的自然,精准。 “砰!”一声枪响,手枪窜出的火舌迸发的子弹,朝着我,就这么来了。我看着眼前陈道梁的一切动作,不是说我不想阻止,是不能,他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枪响以后,我才反应过来,但是,我定睛一看!我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慢了,出膛的子弹,犹如面前的树果,唾手可得,我伸出手,轻轻一弹,“咻”的一声,子弹便改变了轨道,往着陈道梁的方向飞去了。 此时的陈道梁,不知道畏惧,不知道惧怕。只见他连续开了机枪,不仅是把我射回去的子弹给击飞了,更是有三个子弹同时向我飞来,一前一后,在即将到我面前的时候,第二颗子弹撞上了第一个子弹,爆炸开来,触不及防的我,一下子被炸的灰头土脸,与此同时,要命的第三颗子弹在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直接射入我的肩胛骨,“砰”的一声,子弹犹如撞击在钢板上的声音,把我击退老远,子弹卡在我的肩胛骨上,没有射破我的表皮,但是却深深的卡在我的肌肉里面,剧烈的疼痛是我一瞬间就失去理智,我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碧绿!“啊”的一声就往上冲!“啪!”的一巴掌就把陈道梁的枪给打没了,第二掌直接把陈道梁给打的飞出了医院,但是我并没有停下我手里的动作,化掌为刀,冲入了正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不到两下子,整个看热闹的人群被我打得七零八落,完全没有留手,等我气喘匀了,回过神来一看,好家伙,整个楼层安安静静的,所有的人,不管是病患也好,医生也好,护士啊护工啊什么的都好,当然也包括那个小警察,所有人都没气了,全部被我杀的干干净净,死法千奇百怪,有的脖子被我拧的变形了,有的脸被我打爆了,有的整个人被我扯成两截,还有的被我扯出他自己的肠子给勒死了,还有的被我打成了九十度,直接整个人卡在墙角内,看着是肯定活不了了,还有一个,上半身是自己的,下半身是别人的,整个人,不对,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了,是一个怪物。 我愣了,看着自己还在滴血的双手,一身血迹的病号服,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疯狂,我不寒而栗。 “啊!!!!!!”我一瞬间被恐惧包围了,“呕!!!!!”看着一地的血腥,一地的肠子、脑浆、断肢残骸,我直接就吐了,浓重的血腥味好像刚刚被禁锢了一般,这时候才突然一下子就散开了。 我慌里慌张的到处喊着“那个警察!一定是那个警察!他那发子弹有问题!一定是的!不然我不会失控的,肯定是那发子弹上面有法术!一定是这样的!”不断地扭头寻找着,突然看到医院外面昏迷的陈道梁,我一下子就冲了出去,抓起陈道梁,直接就想拗断他的脖子,但是,我发现我有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我惊呆了,吓得赶紧把陈道梁扔在了地上,整个人呆若木鸡,而后,我做了一件事。 我跑了,撒开脚丫子跑了,毫无顾忌的放开我所有的速度,一瞬间,人就化作一道陆地闪电,没两下,就消失不见了。 仅剩余一地的碎尸残骸,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陈道梁,以及还在手术中的陆军,还有,别的楼层的病患刚刚发现这些东西以后发出的惊叫、慌乱。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