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眼镜王蛇的阴谋

作者生姜哥哥 全文字数 2914字
眼镜王蛇大花猫带着昏迷的我,回到了一个山谷里面。它把我随意的一丢,我重重的砸在山谷内的岩石的尖角上,吃痛的我,哇的一口,吐出了喉咙里面的淤泥,我醒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不是在泥潭,心想:咦?难道是有人救了我?在这里难道还有别的活人?一天不到的时间里面,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的神经也被折磨的粗大了很多。就算现在有人跳出来跟我说,这是阴曹地府我想我也会信的。 虽然,我以为我神经已经强大到一种境界了,只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当我看到一条身长五米的巨蛇,一边吐着蛇信子一边还能对我讲话的时候,我真的发觉,你别怪这个世界太无聊,是你接触的面不够广。 “醒了?醒了就滚下去洗洗,别弄脏了我的地方”大花猫吐着蛇信子,两只蛇眸阴冷的盯着我,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阴冷的毒视。 “是,是,我,我,我,马,马上,上,去洗。“我颤抖着,结巴着连滚带爬的滚进山谷里面唯一的清泉,但是一瞬间,我立马又跳起来,”好烫!好烫!””你要是不想马上就死,你就给我下去!“眼镜王蛇说完这句,就扭头进了山谷内的一个山洞里面,而我,马上又跳回去,烫熟跟马上死亡这两者之间,我选择了烫熟。 但是我再回到水里,发现并没有那么烫了,反而居然又开始冷了起来,在没有收到它让我出来的命令,我想,还是就在水里呆着吧,趁着这种冷还没有立即发作,我扫视了一下这个深潭,碧绿色的潭水,像是一个漏斗形的,越往中间越深,两潭水的面积并没有多大,但是我想在最中间的地方,一定是深不可测。只是,为什么越来越凉了?我开始打起了寒颤,这种冷,是一种透骨的寒意,一种冷到骨髓的刺痛,冷到我的灵魂都快要结冰了,就在我马上就被冻死的时候,突然这水又慢慢的热起来,热到滚烫!这特么的前后还不到三分钟,这潭水比女人变脸还快啊,好烫好烫!但是我现在完全顾不上身体的感受了,因为,我看到那条蛇爬出来了,并且在它的脑门儿上方还悬浮着一个铜鼎,只不过,这个鼎,好像还有点生锈了,在鼎足的位置,长满了铜绿。它想干嘛???难道它要把我炼了??如果真是这样,还不如特么的杀了我,来得干脆利落,我又不是孙悟空,进去了还能出的来?我的天哪,我的人生实在是太短暂了!老天呀!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直到这条蛇来到我面前,它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大花猫。””噗嗤“我瞬间笑场了,鼻涕眼泪横飞。“哈哈哈哈太逗了,为什么你一条威风凛凛的大蛇要叫大花猫啊。”大蛇看着我笑了,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一下子严肃起来:“你再笑,我马上送你去见阎王!不准笑了,这个名字是老不死的也就是你的无良老师起的,我是他豢养的守阵奇兽,我想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我无所谓他为什么选你,但是我想他是不会放弃自己投胎的机会的,等一下你只要乖乖的合作就好。或者说,你什么都不用做。” 我听到它说的上半句,胆子瞬间就大了起来,原来是我便宜师父豢养的灵兽啊,虽然我并不知道奇兽跟灵兽的区别。那居然还吓我!真是的,果然是什么人养什么样的东西,但是它下半句话就……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虽然什么都不用做,但是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么?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特别是听到它下一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是心生绝望,面如死灰。 “虽然,我是他豢养的奇兽,但是他对我的“大恩大德”我还真是没齿难忘啊,老家伙死得早,报应在你身上也一样!另外,在这三才无生阵内还有另外两只奇兽,一只是一只红毛大鸟,它叫小鱼,一只是蓝色的蜈蚣,叫猴子,这猴子的后边的大人物可硬的很嘞,我把你从它们那抢回来,可是付了不小的代价,你觉得你凭什么呢?不用谢我,因为,等下我要对你做的事情,你会恨不得杀了我,虽然你打不过我,洗好了就赶紧出来吧,还有很多事要准备呢。”大花猫说完这些,脑袋上的鼎缓缓的飘落在这山谷的中央,三足落地的时候,一丝非常轻微的震动,好像给整个山谷带来了生机。
我得到这个大赦天下的命令瞬间从潭里一跃而出,再一看!卧槽,难道它真的要炼了我啊,我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在那鼎没有落地之前,完全是一个毫无生机的山谷,唯一出入的办法就是飞天,怎么办怎么办,紧张的我全然没有发现我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赤条条的我,站在一个鼎的面前,这画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等等,它刚才说恨不得杀了它,难道说?它还会给我机会杀了它?还是说?它只是想折磨我然后以报当年老师对它不好的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冤有头债有主,干嘛要来找我啊,不对,不对,它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谁能告诉我啊! “啊啊啊啊!”我痛苦的抱头大喊,不是发泄心中的郁闷,是真的痛苦,刚刚在潭水里面的冷热交替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是两种极端同时发作! “欸?提早发作了欸?,算了,这小子的身子骨太弱,发作早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他的承受力有多大。”眼镜王蛇从山洞里面出来就看到我抱头大叫,一副早已了然于胸的表情,如果蛇能够看得出表情的话。它蛇信子一卷,直接把我丢在铜鼎里面了,突然它对着山谷的天空说了这样一句话:“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出来呢?来都来了,进来吧。” 话音刚落,红毛大鸟小鱼还有蓝色蜈蚣猴子全都出现了。 “你的感知还是这么敏锐,不过你做这事是不是得跟我们商量一下?”红毛大鸟小鱼一边用喙理一理自己身上的毛,一边从山谷的上方飘落而来。 “诶哟!大花猫,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你一发现金佛手在这小子体内就想独吞这份异宝?有点异想天开了吧?”蓝色蜈蚣猴子扭曲着身子,从山谷的顶部慢慢的游荡下来,似乎还在空中伸了一懒腰。 “猴子,管好你的臭嘴,不然我不介意撕了它”红毛大鸟瞪了蓝色蜈蚣一眼,但是又回头看向大花猫:“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大花猫,我们一起困在这里这么多年了,你真的要这么决定了么?” “对啊,小鱼,我真的不想再这么无休止的等下去了,我要离开这里,我的天劫马上就要来了,我估计差不多一个月之内就会到,只不过我在这个三才无生阵内,我的法力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一,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等不了了,猴子,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天劫也快到了吧。应该不出三年,你说我说的对吗?”大花猫看向小鱼、猴子飘落下来的方向。 猴子被这么一问,居然就那么一愣说道:“对,的确不足三年。”一瞬间,它的眼眸暗淡下来,大花猫说得对,在这三才无生阵内,自己发挥不出百分之一的法力,的的确确不足以让自己度过这次的化形天劫。特别自己的本体还是…… “但是,这只不过是一个猜想,大花猫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不后悔吗?你要是失败了,可是连重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小鱼异常激动道。 小鱼是唯一一个在这三才无生阵里可以动用自身百分之一百的法力的奇兽。因为小鱼虽是师父豢养的奇兽,实则有师徒之实。 就在这时,猴子在挣扎良久以后这么说道:“大花猫,我想这事,让我跟你一起完成吧,我等不起了,这些年下来,越过越觉得不如意,如果失败了无非就是灰飞烟灭,但是就算是苟延残喘的拖到三年后,我也一样会死,我想我猴子有资格陪你赌这一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