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者生姜哥哥 全文字数 2377字
此时,在鼎内的我因为生死气的爆发,我像蜷缩的虾米,浑身痛苦的说不出话,我的意识正在渐渐的迷失,我浑然没有发觉我自身的痛苦,已经让鼎内呈现两个极端了,一半极寒,一半炽热。 三兽融合的精魄,好吧,我们姑且叫它精魄吧,因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正在往鼎内慢慢的飘落,就在马上触及我身体的时候,我身体的生死气全面爆发,瞬间我就失去意识了。 “大花猫,你计算的时间非常准确欸,我们得加快进度了,生死气的爆发只会持续一刻钟的时间,倘若我们不能在这一刻钟的时间内融入这具皮囊,就会功亏一篑。”说话的是猴子,这时候又一道声音传出:“再等等,再等一下,等这小子的三魂七魄完全的被生死气给湮灭后我们再进去,最多不会超过两分钟,再耐心的等一下,我们不允许任何方式的失败。”大花猫又道:“一开始的生死气爆发只会让他失去意识,等到生死气全面爆发的时候,这里的温度还会再上一个档次,那时候的我们进去才是最稳妥的。” “好,大花猫听你的,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时候的猴子就像是大花猫的随从一样听话。 果然,不一会儿,生死气开始全面爆发,我的身体开始呈现黑紫双色,这时候三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扑入我的体内,十三颗蛇珠均匀的分布在我的十三个大穴,小鱼的精血也在蛇珠融入大穴之时瞬间扩散出去以融合生死气之方式,将这幅驱壳的生机重新激活,猴子的湛蓝金衣也在瞬间就发挥了功效,瞬间隔断了我的身体与铜鼎的接触,把所有的生死气牢牢的控制我的体内。并且将原本散在体外的生死气全数的压回体内,我的身体瞬间膨胀起来。 在湛蓝金衣、朱雀精血、蛇珠、碧眼青花瞳同时发生作用的时候,他们三个灵魂不约而同的往我的脑域窜去,这时候只听见大花猫冷冷的一声:“哼,就凭你们还想跟我抢?你以为我的碧眼青花瞳为什么会贡献出来,融入这皮囊么?眼睛是直接连接脑域的,你觉得你们还有跟我抢的资格么??你们太天真了,为了融入这个驱壳,你们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改造身体了,你们还有余力跟我抢吗?哈哈哈哈,你们连逃出我的手掌心都不可能,乖乖的成为我的灵魂养分吧!!哈哈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刹那间小鱼与猴子明白了,上当了,大花猫是把一切都算计的清清楚楚的,完全完全没办法了。 不对!还有一个!不够引爆自身,我就引爆金佛手,老家伙的金佛手他们不熟,我熟!足够了!大花猫!一起死吧!小鱼在心里愤怒的咆哮,想到这里他毅然的调转枪头,往胸口的方向飞遁。 “一起死吧!大花猫!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虽然我爱过你!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你的背叛!一起死吧!嚯嚯嚯嚯嚯哈哈哈哈哈!”状若癫狂的小鱼的,抱着拼死一搏的决心,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 大花猫一开始的时候还不以为然,但是它突然想到!不对!还有一个漏了!金佛手!!以这家伙对老家伙的熟悉程度,他一定有特别的窍门可以引爆老家伙的金佛手!不行一定要阻止他!想到这里它马上也往胸口的位置飞遁而下,但是,偏偏还就是晚了一步,因为小鱼的精魄已经接触到金佛手了,并且红光大作,一看就是在调动自己仅有法力与精魄,打算引爆金佛手,一起同归于尽。
这一切说来短暂,其实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但是这时!异变突起!就在小鱼打算引爆自身用以带来连锁反应引爆金佛手的时候,金佛手突然大放金光,将小鱼马上要引爆的精魄安抚下来,定住了大花猫,同样的,定住了立马就要接触到脑域的猴子! 强制收我为徒的那道声音又出现了,只是我现在意识全无,完全感受不到! “你们还是太让本座失望了,好在一切都还在本座的掌控之中,只是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呢,本座将金佛手放在这小子的体内的时候,本座就算到会有这一步,大花猫、猴子,本座早已算出你们天劫将近,但是本座是万万没想到小鱼你竟然也会参与这件事情,小鱼啊,本座对你很失望,很失望!作为惩罚,之后本座会把你的精魄放入六道,来世转做一条鱼,给人食入人腹千世,千世以后方可为人,万世之后,方可修仙,你可有异议?” 这道声音发出的时候,小鱼已经吓得战栗不已,早就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自然是这道声音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声音它太熟悉了,是早已“死去“师尊的声音!“是!小鱼谨遵师尊法旨,小鱼有此贪念,理当应有此报。”小鱼的红光闪烁了几下,并且暗淡下来,似乎极度伤心,又好像异常的恐惧。 “大花猫,本座的本意只是捉你来看守这三才无生阵千年,在你天劫来临之前,本座便会放你离开,哪知你贪念不死!对本座爱徒痛下杀手,要不是本座略有神通,本座这小徒儿恐怕真的早已魂飞魄散了,本座虽然愤怒异常,这一切却也是本座亲手造成的,本座的因就由本座来了结了这个果吧,你想为人,念在你的碧眼青花瞳对本座的小徒儿帮助甚大,本座就准你投胎成人,你去吧,本座也当是了却了一桩因果,来生的你,虽不得善终,却也尝到人间****,三世之后,本座的这个小徒弟会带你入道,将来你能做到哪一步,达成何种造化,就看你自己了,在你成了本座的徒孙以后也算是,虽起不因善因,终也得善果,你好自为之。” “我不要!老家伙!你操纵了我的一生,凭什么让你操纵我几辈子!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再栽在你手中!杀了我吧!老家伙!”大花猫带着嘶哑的哭腔癫狂的咆哮着。 “……既然如此,求仁得仁,求死得死,本座这就送你上路!”这个声音略显疲惫,似乎在惋惜着什么。就在他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师尊且慢,孽徒有个不情之请,虽孽徒是师尊之豢养之奇兽,但恩师有授道之恩小鱼不敢相忘,故孽徒有所求,望师尊成全。” “嗯?你已是戴罪之身,却还有所求?你可知你胆大包天??本座自问对你足够好,你却还不知足??”这个声音异常的愤怒,这愤怒就像老父恨子不成器一般。但是,终究这个声音还是妥协了:“罢了,罢了,你说吧,你想要求什么?”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