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波三折

作者生姜哥哥 全文字数 4548字
在这个地方时间已经是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鼎已经开了,但是,这时候我的醒了吗?当然没有!生死气的爆发,以及这一系列的超现实的事情,让我的身体还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何况我是凡人中的凡人,没有特殊的潜质,没有特别的优点,更没有出生的时候脚踏七星,天降异象,要不是最后史三金那老家伙及时把我的三魂七魄给收进金佛手内,我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哪里还有后续的故事。 这山谷上开始来了太多的不速之客,三才无生阵内的三大巨头已经死伤殆尽,平常的巨兽们完全就是食物的地位,这一下子,三个巨头的气息几乎消失不见,如何不让他们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是不是轮到他们翻身做主的时候到了! 有塔楼高的巨狼群;有铁背棕熊群,其中有一只是独眼;有遮天蔽日的秃鹫群;有三只五彩仙鹤;有九只三彩孔雀;有双头狮群;有两只黑背金钱豹,一公一母;还有一只食日虎王。 这群不速之客不请自来,虽然有数量庞大,但是有灵智的却是不多,仅仅是几只而已,但就是这几只,却足以给现在的我造成最致命的伤害,且不说我醒来没有,就算是我醒来了,我也不是对手,反而还会给吓得屁滚尿流,反而连逃生的几乎都没有,现在他们在大花猫们尸体的余威的震慑下,反而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恰恰的救了我的命。 巨狼群的眼光死死的盯住谷内的大花猫的蛇段,嘴里的口涎早已流了满地都是,铁背棕熊群更是不堪入目,不仅仅盯着大花猫的蛇段,更有甚者已经开始磨指甲,不怀好意的看着巨狼群,巨狼群感受到铁背棕熊群不怀好意的目光,先是一愣,紧接着全身的毛发乍立,弓身夹尾,嘴里不断发出低吼,眼里淡淡的幽光,更是让人看得毛骨悚然。反观飞禽这里,因为族群上的压制,数量庞大的秃鹫群却给仙鹤与孔雀压制的大气不敢出一声。双头狮群像是黑背金钱豹的从属护卫一般,把这两只牢牢围住,水泄不通,然后盯着谷内的一切。只有食日虎王,单枪匹马却在气势上不输任何一家,一声怒吼,立马震慑住了准备干架的巨狼群还有铁背棕熊群。 如果我这时候是醒着的就会觉得我真的很幸运,我从大巴里面出来的时候,可没有发现这么多动物,不然我能不能完好的跑到三兽的范围还是未知之数,只是这三才无生阵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生灵呢?这根本不应该呀,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不知道情况下发生的,如果我醒着,接下来的一幕我会难忘终生。 只见食日虎王一声低吼,一只巨狼低沉的回应一声以后,慢慢的从山谷上下来了,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踩着什么东西,犹如灵猫一般,小心翼翼地慢慢的下到了谷底,一边在嗅着,一边在往蛇段的方向靠近着,山谷上的所有的不速之客都死死的盯着这头巨狼,如果巨狼安然的靠近蛇段而没有任何事情的话,他们立马会一拥而上,抢食大花猫留下的蛇段。 异变突起!没有任何征兆的巨狼突然倒地!轰隆一声,带起了一地的灰尘,动弹一下都不得,瞬间一命呜呼,这一下可把山谷上的众兽吓得不轻,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食日虎王,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是谷底有秘密,而是死死的盯着黑背金钱豹的方向,发出一声声的低吼,似乎是在质问,哪知道黑背金钱豹夫妇根本不理他,反而还是死死的盯着谷底的一切,眼里闪过智慧的光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双头狮群是最安静的,一声杂声都没发出,连抬眼看食日虎王的都没有,眉目半开半闭,队列整齐的犹如训练有素的精兵。 食日虎王自己碰到一个软钉子,也是自讨没趣,看着谷底也是思索了起来,似乎是在想这一幕到底是为什么。 仙鹤动了,不对,仙鹤没有动,他只是引首清吟一声,就有一只秃鹫,猛地俯冲下来,近了,近了,更近了,就在他马上要碰到大花猫的蛇段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了,这只秃鹫也是毫无征兆的栽倒在地上,瞬间也就没气了,这一下,兽群开始出现慌乱了,更是有三两只铁背棕熊,往来时的路撤去,这一撤,带动了几只零散的秃鹫也是直接飞走了,生怕下一只探路的就是自己。 虽然有退走的,但是也有不怕死的,毕竟,大花猫蛇段的诱惑力在生命危险之上,这时候,黑背金钱豹夫妇开始低吼起来,这一低吼不要紧,整个双头狮群都开始低吼起来,似乎是在示威,更像是赴死前的誓师大会,果不其然,所有的双头狮群在低吼完了以后,一齐开始冲刺,几乎就是眨眼间的时间,一群双头狮群一瞬间的冲到谷底,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马上靠近大花猫的蛇段,而是小心翼翼地离大花猫的蛇段远远地,反而是向着我这个鼎来了,一只、两只、三只,整个双头狮群把我包围住了,在山谷上面的黑背金钱豹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就在他这个表情准备嘚瑟的时候,谷底异变再起! 牢牢包围住我的双头狮群,开始成片的倒地,但是倒地以后并没有马上死亡,而是,开始失禁,紧接着,其中的三两只也只是发出了半声低吼,就戛然而止。 这下,黑背金钱豹夫妇真的慌了,没有了双头狮群的护卫,他们两夫妇以后只能夹着尾巴做豹了,现在不管是什么原因,赶紧开溜才是真的,已经心生悔意的黑背金钱豹夫妇,望了望四周,发现大家都还沉浸在双头狮群全数死亡的震惊里面,黑背金钱豹夫妇速度全开,全速逃离这个噩梦一般的山谷。 在死亡这么多兽类之后,有一只孔雀,慢慢悠悠的升空,在空中,他打开了自己三彩尾羽,摇一摇,天空之中不断飘落点点的星芒,这些星芒一直落到谷底都没有出现什么异变,这倒是让这几只三彩孔雀疑惑了,这是孔雀族的落星舞,用来探索一些不容易看见的阵法和禁制,最是有效,但是这星芒落在地上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难道这山谷内的并不是禁制或者阵法?那会是什么? 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只剩下巨狼群、秃鹫群、几只铁背棕熊、五彩仙鹤、三彩孔雀、食日虎王。这时候,五彩仙鹤朝着三彩孔雀的方向轻吟一声,似在商量,似在告知,随后就扬翅起飞,头也不回的就飞走了,九只三彩孔雀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跟着五彩仙鹤的方向飞走了,他们明白了,这个地方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去染指的。
秃鹫群在几位老大一走,立马跟着飞走了,生怕跑的慢点,就死在这里了,剩下的只有食日虎王、巨狼群、还有几只铁背棕熊。 食日虎王还是不甘心,他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化出完整的灵智,他不甘心,他发出一声咆哮:“吼!”回荡山谷,巨狼群听到这声愤怒的咆哮以后,全体趴地,浑身瑟瑟发抖,不敢回应着什么,但是这时候的食日虎王目带凶光,一声更加愤怒的咆哮:“吼!” 不敢违背食日虎王的意思,整个巨狼群,开始向谷底发起进攻,但是食日虎王的要求远不止这样,他要铁背棕熊也发起冲锋,紧接着,他发出第三声咆哮,仅剩的几只铁背棕熊,也开始战战兢兢的向谷底移动。 随后,食日虎王跟着大部队开始向谷底移动,一路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一直下到了谷底,都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如果不是谷底遍地的尸体,他根本就不会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危险在靠近,近了,更近了,他离大花猫其中的一个蛇段就差一步了。 蓦地,谷底妖风突起,生死眼开始冒泡,锋利的风刃把一地的尸体绞碎的只剩下血雾,这时候食日虎王心生退意,但是他想走的时候,却根本走不了了,他这时候发现,他根本动弹不得,是毒!他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中毒了!只不过靠着**强撑着没死去,现在,他是一动不动的眼睁睁的看着风刃把自己绞碎,随着绞碎的还有自己那贪婪的灵魂,利令智昏,这点在哪里都可以适用。 血雾充满了整个山谷,慢慢的,被吸收了,被这个铜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吸收殆尽,整个山谷平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这时候,我醒了,我的三魂七魄跟我的新的**,完成了融合。 我爬出了大鼎,这时候,铜鼎开始缩小,慢慢的只有半人高了,我细细的看着铜鼎,总觉得整个铜鼎似乎新了很多,至于新在哪里我还真没觉得。 我环顾四周,干干净净的,地上的小草生机勃勃,山谷的岩壁,也开始略有生机的出现,我惊叹的同时,我的记忆开始全数涌上心头。 我被一部车,莫名其妙的带到这个地方,姑且算我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没有任何征兆的,我就穿越了,那部大巴,为什么会带我来这个地方,还有,胸口的这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那个师尊是谁?第二峰上面到底有什么。对了!第二峰,他似乎有说过,第二峰上面有一切问题的答案,那也就是说,我现在要想办法先爬出这个山谷,然后去找那三座山峰,至于哪个才是第二座,我也不知道,先去看看再说吧。 我再次的环顾山谷,突然觉得好像哪里又不一样了,总觉得山谷内的生机又浓厚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很奇怪,我好像看东西看的特别清楚,唯一与这个山谷格格不入的就是这个铜鼎,难道它是我出去的关键?或者说它是帮我找到第二峰的关键?不管了,先带走,看过去好像不是很重的感觉,咦?奇怪,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自信。 我走到鼎边,一只手抓住一只鼎足,另一只手抓住另一个鼎足,口里发出一声:“呔!”整个鼎瞬间给我举过头顶,我因为用力过猛,一瞬间连人连鼎都滚出去了,怎么回事??这个鼎,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轻?对,就是轻,轻飘飘的抓在手里犹如空气一般,怎么回事? 我没有发现,我把鼎举起来的时候,天空瞬间黑了一点,但是鼎立马就砸到地上,天空就立马就亮了,就像没事一般,但是山谷内的生气一瞬间就淡了点,但是我这时候在思考这个鼎为什么会这么轻,完全没有发现这些细节。 我站在鼎边思考着,紧接着伸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就把鼎给举起来了,我得意忘形的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啥玩意儿嘛这是,中看不中用!还是说,小爷我有了这次奇遇,已经力大无穷了?哈哈哈哈,那小爷我不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哈哈哈哈哈,天下之大,小爷可以称王称霸咯~”这时候的我,完全没有发现天已经全部暗下来了,一声闷雷的响起,我才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是晴天的天空,瞬间就黑了下来,看这情况会下大雨啊,不行得找个地方躲躲,就在我准备移动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就这么劈下来了。 “轰隆!”“biu~”“啪!”“啊!我x,好疼啊!” 没错,你们想的完全没错,我给雷劈了,还特么给劈飞了,一下子把我劈的飞出了山谷,省去我去爬山的功夫,这道雷电这是把我打得浑身舒爽啊!一身焦黑,时不时的传来一阵烤肉味,脑袋上仅有的几根毛,全部被烧起来了,烧的连渣渣都不剩,也就是,我现在是一个焦黑的碳棒,身上一点体毛特征都没了。 “我x你大爷的,够能耐再劈我一次啊!”我狂怒的朝着天空大喊出声。 果不其然,老天会满足你任何自虐的要求。 “轰隆!”“biu~”“啪!”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作死的结果我在心里恨恨的想着:“……你x的叫你劈你就劈啊!有能耐让我出去啊!” 现在的我,跟碳棒一样。没办法了,看着天空慢慢散去的黑云,看着慢慢亮起的天空,欲哭无泪。现在只有找个地方洗洗了。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哪里有水源,望着远处的那三座山峰,没办法了,反正既然一定要去那里找答案,只能一路慢慢走慢慢找了,现在的我,没有退路了。 我遥望着远处的山峰,眼里第一次出现了光芒,那是一种坚定一种坚持,一定要发现事实真相的光芒,不管如何,你要来什么!小爷我,都!接!着!就像是一种誓言,像是一种对自己的承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