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我和灶头画

  日前,我受邀去乡下画灶头画。那天正好是周五,在安吉第三小学读一年级的小孙女放学早,就一同前往了。本来打算带她去玩玩,同时让她看看什么是灶头画。哪曾想,一到目的地,灶山上几条框边线我还没画好,小孙女早就手痒痒,蹲在新砌的灶台边,已经在调颜色,跃跃欲试了。我想,反正每周日我都会教她画中国画,那就让她试试吧。

  这是横山坞小瘾半日村的一家民宿,名叫“朝花夕舍”。老板娘根据旅客的要求,请泥水师傅打一口小小的二眼灶。因为师傅不会画灶头画,才想到我这个“老先生”。哪知“老先生”还带了个这么小的“小徒弟”。老板娘、泥水师傅都很感兴趣,表示:“让她画、让她画!”于是小孙女学着我的样,爬上灶台,在灶山上用大笔来回涂抹,画了一幅牡丹,虽然稚嫩,但也还有几分模样。这引起了老板娘、泥水师傅、围观的旅客和村民的阵阵惊呼:“这么小的小孩子也会画画,胆子还那么大,了不得!了不得!”众人夸赞不是她画得多好,而是她确实年纪太小,毕竟她只是个八虚岁的小屁孩。

  说起画灶头画,那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了。我的老家灵峰村(那时叫水口大队),都是家家柴灶、户户烟囱,烧的是杂柴茅草和麻杆稻草。人家再穷,也必须得开伙,要吃饭,全靠厨房里的灶头了。

  整日烟熏火燎的灶头,没有一点亮色,能让灶台“蓬荜生辉”的,那就是灶头画。绘制灶头画,靠的是师傅带徒弟授艺方式,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但并不是每个泥水匠都会这门技艺。因此,坊间有句俗话叫“打灶容易画灶难”。于是村民们就请我这个“三脚猫”去画。我是个高中毕业生,对画画别说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就算培训班也没参加过一次。完全凭个人三分兴趣、七分勤奋努力,也居然成为乡亲们心目中的绘画“高手”。全村无论谁家打灶头,必定请我去画灶头画,我有求必应、不图回报。

  画灶头画一定要和泥水匠砌灶的进度配合好,一般要砌好灶台、灶山,粉刷好纸浆石灰,灶台上未安放锅子时进行。这样一则画的人有地方站立,泥水匠可以粉刷灶背壁,互不干扰;二则刚粉好石灰未干时,墨和颜色能“吃”进去。在湿的灶山面上画画,有点宣纸的味道,效果会更好一些。要不然,粉刷好的灶山面干了再画,墨和颜色会淌下来,画面很脏,处理好很困难。灶头上画的都是些喜鹊、牡丹、荷花、梅兰竹菊、鱼跃龙门和万年青等题材。我先用淡墨勾线,再上颜色,大红大绿,图的就是个吉祥喜庆。画好以后,还要写几个大字,一般是“五味调和”、“五谷丰登”、“年年有余”之类的,寄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灶黑底(灶头背面)一般泥水匠会在两个镌洞(烧柴火的口)之间砌个猫猫洞,用来放火柴,之所以叫它“猫猫洞”,是因为冬天寒冷,而这地方因为白天生火做饭,尚有余温,家猫喜欢睡在这个洞里。在洞口上方,必须写上“小心火烛”字样,以此提醒主人家要有安全意识。

  岁月匆匆,流年如水,转眼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而今年恰逢新中国七十华诞,祖国面貌日新月异,人们生活方式翻天覆地。有了煤气灶、电饭煲这些方便快捷、省时省力的厨具,谁还会去使用那又大又笨又麻烦的灶头呢?偶尔在民宿、农家乐中见到的灶头,是一种对乡风的怀念、对乡情的眷恋。对我而言,灶头画,则是抹不去的乡愁、尘封中的记忆。灶头画作为一种非遗文化,值得我们去保护与传承。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举报电话/0572-5600257 | 举报邮箱/ajnews@163.com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