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马贼

白狼公孙 1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2452字
柔和的微风拂过绿嫩的草尖,绿色的涟漪在草海中绽放荡开去了远方,西边的云层透出彤红的颜色,红霞里传来一阵鹰唳。 草丘上,一道身影抬起头望了望天空翱翔的身姿,又垂下视线,看着脚前在风里抚动的一颗青草,有虫子在草叶攀爬,缓缓嚅动嘴唇呢喃着破碎的语句。 “…问题严重了啊…怎么跑到草原上来了…记得开着车…然后…我好像中弹了吧……那就是死了?可为什么还活着…还变成了另一个人…时空穿梭了?” “呵…幸好没穿到女人身上……” …… 他望向西边的霞光,残红照在脸上,眼帘眯起,大脑努力的回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只有零零碎碎的画面简单拼凑在一起。 记得那天也是下午,驾着车驶上高架公路,然后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堵在了高架桥中间,真枪实弹的警察将两头封锁起来,有人拿着扩音器在喊,混乱惊慌的人从车里跑出来,再然后…他拍拍脑袋,依稀记得好像是警察与犯罪分子展开了枪战,自己好像没走多远,就被一颗流弹打中……. 枪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凌乱的脚步…手术台的灯光…最后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这里。 “还他娘的是古代……”他坐在石头上望着晚霞叹了一口气。 蒙古草原他曾经去过几次,因为太喜欢狼的缘故,想去看看那里的狼群是怎样的生活状态,而此时的环境与现代的草原相比显然没有多少沙化的迹象,再加上自己这身打扮,就算内蒙古的百姓也不会这样穿的。 面对浩瀚无际的草海,身上粗糙破烂的皮袄,两只脚都还露在外面,沾满泥泞和草屑,像是告诉他这是古代的事实。 对于这副身躯的身份也在清醒后,有些记起来,有些还是模糊不清,他叫公孙止,乃是…乃是北平中郎将公孙瓒的庶出长子……是与一名丫鬟所生,藏着掖着的养了十几年,最后还是让正妻刘氏发现,先将公孙止的母亲也就是那名丫鬟害死,对公孙止,刘氏大抵是存了想要羞辱一番念头,着人带去草原贩卖给匈奴人做了马奴。 而公孙瓒对此事睁只眼闭只眼,他能有今天也大多是刘氏的父亲刘基一手扶持,况且他还有另一个儿子。 吃了多少苦…他凭记忆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几年后,长大了,趁一次机会杀了看押的一名匈奴人,抢了一匹马逃出来,却不想又碰到马贼,原本对方是要杀他的,不过见公孙止骑术颇为了得,便让他入伙。 “看来我的身份…就是马贼了,还是在乱世的三国…当马贼。”风拂在脸上,凌乱披散的头发扬起来,公孙止搓搓脸,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草原上的风几乎不会停下一样,脏乱的绒毛在皮领子上抚动,到了晚上风会变得寒冷起来,他现在思考的是该怎么在乱世三国里生活,做一些打算。 想着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压动青草的轻微响动,公孙止转过头去,两道人影走过来。 一个光秃秃头顶的大汉,歪鼻眼斜满脸横肉,另一个身子单薄却穿着褪色补丁的宽袖长袍,头上裹了头巾,一副穷酸书生的模样。这两人便是他的同伙,一起入马贼就要交投名状,三个人抱成团,想来也是能劫到不少财物的,但他们三人在此等候两天也未见到有小规模的商队从这里经过,在他穿越过来之前,唯一一次,在与一支只有几人的商队展开拦截时,公孙止的坐骑不小心踩空了一个兔子洞,马蹄陷下去,将他从马背上抛下来,摔的昏迷一天,方才醒转过来。
若是他没有穿越,那么公孙瓒的这个儿子估计就此消弭了吧?有时候他突然有这样的想法,那么现在公孙止没有死,以后历史上会有这个名字吗? 出神的时,走过来的身影停在了他面前,光头大汉一屁股坐下来,将刀插进脚边:“今日怕是没有肥羊打这里过了,咱回去吧,那帮人嘲笑也好过夜晚冻饿。” “君受冷眼不怠,方能人上人矣,你我他三人相交于危难……” 公孙止瞪那开口的酸儒,“说人话!” “受一时白眼,晚上不用冻着饿着,咱们三个同舟共济,总能有办法安顿下来……”那书生缩缩脖子,低声把话说直白了。 “也不知道那帮马贼为什么不杀你这个弱不禁风的书生…”公孙止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力的手臂,“走吧,把监视我们的那位兄弟叫上,咱们回去。” 三人中,公孙止隐隐为首,主要还是因为他马术最好,身材高大,而光头大汉孔武有力,会些武艺,但也只能步战,听说这人原是黄巾的小头目,后来被官兵杀散流落到草原来讨生活,在一块儿两天也未说起过自己的名字,至于那名酸儒自称是东方朔的后人,叫东方胜……也家道中落,混不下去了,被人撵到这边。 往回走,还有一个人牵马在那儿溜达。 便是监视他们的马贼叫王奎,一个瘦黑高长的汉子,面目有道狰狞的刀疤,此时见公孙止三人垂头丧气的牵马过来,咧开一口大黄牙,笑起来:“……两天什么都没有,还白白吃了营里酒肉,这次回去又要难过了。” “是是是…天不济我等三人罢了。”东方胜笑着脸给他作揖。 光头大汉歪鼻里哼了一声,牵过临时给自己的马,翻身上去,正要说话,忽然转过脸,对一脸嘲笑的王奎嘘了一声。 公孙止见状皱下眉毛,侧耳倾听,耳中隐约的风声里,有铜铃叮叮当当传来,就见那大汉翻身又下马来,拔刀在手跑动草丘边沿匍匐下来。 “你们赶紧过去,肯定有肥羊上门了。”王奎小声喝斥。 公孙止吸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马贼的生涯大概是开始了,想罢,反手从马背上取过弓箭猫着身走到大汉的身边,视野之中,一缕残阳的彤红,几道骑马的身影奔驰着闯进视线,马脖子上的铜铃叮叮当当的传来,转眼就要到他们所在的草丘下方。 “兄弟,把弓给我。”大汉瞄了一眼下方的几人,从公孙止手中接过弓箭,在拇指上抹了抹唾沫,拉起了弓弦。 他一面瞄准着,一面开口:“先射他一个人,剩下的就好解决了。”然后,夹着箭羽的手指松开一瞬。 弓弦‘嗡’的发出颤音。 嗖—— 箭矢化出一道黑线,瞬间朝下方射过去,东方胜紧张的捏紧了一撮青草,公孙止屏气凝神握住了刀柄的同时,飞去的羽箭噗的一下射入马匹的臀部。 ……射偏了。 下方人喊马嘶起来,匈奴语言嘈杂的响起,几人中,有目光投向了这边的草丘,刀刃指过来。公孙止心里暗道不好,反身爬起来踹了大汉一脚,大吼:“上马!跑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