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春雷(二)

白狼公孙 284.2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3295字
轰—— 雷声窜过云间,熙暖的春日渐渐隐没下去,风刮了起来,许昌城外军营,脚步声、马蹄声在走动,持着兵戈的一队队巡逻身影,围绕营地最中央的大帐而行,三月天还有寒意,帐内燃着两只火盆,火焰摇曳扭曲了空气。 “从今天开始,要打仗了……” 低沉的话语开了一个头,众将跪坐大帐两侧,面容严肃望着前方的白虎下山屏风,坐在大椅上的身影,着黑色铠甲,披着绒领蜀锦白色披风,一双黑纹缝甲的靴子大刺刺的张开,双手握拳压在扶手上,公孙止的视线冷漠的扫过帐内的众人。 “……许昌辎重连续两月的调动,动静必定很大,只要吕布不是傻子,肯定会知晓,他麾下陈宫颇有些厉害,一定会有所防范,必要时,他们会与淮南的袁术联合起来,与我们形成对峙,这个局就不容易打破了。” 他目光冰冷,言语直截了当撕开战事的弊端。 “我们与吕布纠缠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做一个了断,至于袁术,不过一只在草间乱窜的兔子而已,自去年到今年三月,我们休息够久了,辽东的赵云估计此时已经斩下无数的鲜卑、乌桓人头颅正回去上谷郡的途中,现在该是轮到我们将刀锋拔出鞘了。” …… 许昌府衙外,战马匆忙过来,又离开,无数身影忙碌来去,持着消息情报的人冲进里面,交给上官,三军拔营的事务林林总总的汇聚过来,脚步声不时在一间紧闭的房门外过去。 房间里,曹操跪坐沉吟,与两旁的郭嘉、荀攸商议出兵的一些细节。 “李肃明知道不会给吕布徐州刺史的官职,还远来许都四处送礼,无非是想要拖延主公拔营的时间,以便袁术与吕布合兵一处罢了,到时两军对峙,一旦久战不下,就无功而返,吕布那头猛虎也得到喘息之机。” 枯瘦苍白的手指拂过酒觞的两支小耳,郭嘉缓缓道:“不能形成僵局,唯有快速击破他们当中一路。” 旁边,荀攸点了点头同意他的话,便没有补充。 “想要奠定胜利的条件,必须要有快速长途奔袭的能力,这是其一!” 然后,郭嘉咳嗽了声,竖起第二根手指:“善于指挥骑兵,有骑兵经验的将领,关键是还能快速击破袁术的兵马,这是其二。” “破除袁术这一路后,还能快速返回徐州战场,牵制吕布的并州骑兵,而这一作战当中,主公的作用就是制造没有分兵的假象来迷惑吕布、陈宫,必要大量抽调驽马来充当战马,用步兵伪装骑兵。” 他弯下第三根手指,“唯有达成这三项条件,陈公台就算机关算尽,也无力回天,徐州败亡指日可待。” “嗯。” 曹操沉吟点下头,起身走了几步:“不过,袁术此次出兵,少说有五六万人,公孙那里不过万骑,当中有一半还是弓骑,想要快速击破袁公路,有些难办。” “不如这样!”他站定,抬起手挥了一下宽袖:“把曹纯和虎豹骑借调给他,外加元让手中的两千寻常轻骑。” 郭嘉轻轻笑了一下,陡然咳嗽几下,方才拱手:“如此有曹纯、夏侯将军加入,袁术那路必然用不了多久了。对了,那李肃今日要去都督的营寨。” “去吧去吧,去也是找死。” 商议已定后,曹操并不在意那人的死活,挥了挥手:“那就传令下去,让辎重开始上路吧。” …… “.……出鞘的第一刀,斩谁?我意先把袁术伸过来的那只手砍了,至于这几日在许昌城里到处上串下跳的李肃,无非是拖延我们而已,一旦两边合拢,便是持久战,对我们来讲,不是好事……” 帐帘外,士卒的声音传进来:“启禀都督,外面有自称徐州使者李肃,他要见您。” “让他去校场那边等着。” “是!” 脚步声离开,公孙止走出长案,在众人前方站了片刻,目光扫过一遍,“打一个袁术,不是我想要的。武艺无双的吕布,及他麾下的并州狼骑才是天下精锐,才是我公孙止和你们的目标。所以……该让中原、乃至其他各路的诸侯看看,来自北方的狼群……是如何撕碎他的敌人!” “诸位,狩猎的季节到了。” 近前,一众将领随之轰然起身,拱手领命。 “是——” 大帐为之震动。 ********************* 李肃下了马车,让带来的数人将贵重的礼物搬下来带进军营,他接到士卒的回话后,跟着对方来到这处军寨的巨大校场,写有公孙二字的旌旗在最高的旗杆上飘荡,旁边还有一面绘有白色巨狼图案的旗帜,在风里猎猎作响。
明媚的三月春日隐去,天色阴沉下来。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一般,片刻后,脚下微微的发出震抖的感觉,之前给他引路的几名士卒,陡然转过身,抬手刀兵打在脑袋上,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就被人像死狗一样拖走。 然后,嘭的一下,扔到一处高台上,视野晃动,听到风声呜咽的吹过这里,旌旗在风里哗哗鼓动招展,偏斜的视线之中,阴沉的天云在翻滚,一双黑纹覆甲的靴子走近。 “你听……” 轰隆—— 翻滚的阴云里,雷霆轰然炸响,入春的第一场雨似乎快要掉下来了。 …… 北方,收拢旗帜的队伍从辽东返回,南下幽州,赵云站在山坡观望重重山峦之后,他身旁卸去甲胄的文士,展开一卷羊皮地图,手指点了点上面某一个地方,抬起来给将领指去方向,不久,春雨落下来。 上谷郡,一直对外称作李文的中年儒士,在一队骑兵护卫下,冒雨朝雁门郡过去,手指抚过长须,那边还有两人等待他处理…… …… 咚! 轰隆—— 第一道鼓点伴随雷声一起响起,巨大的营盘,无数的帐篷掀开帘子,着甲挎兵,骑上战马,背负宽剑的都尉,狠狠的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然后吐出,声音拔高。 “集合——” 咚咚咚……鼓点开始密集的敲击起来,周围牵过战马、或马背上的身影拿起了兵器,眼神坚定炽热,整合出队形,一队接着一队去往巨大的校场,视野拔上天空,无数的骑兵犹如一道道溪流朝这边汇集过来,形成庞大的浪潮。 趴在台上的李肃并不蠢,听到鼓声那一刻,他就明白之前预感不好事是什么了,抬起头视线顺着那双靴子延伸上去,那是身形高大,着黑色甲胄的公孙止,他双唇发抖张合,低声开口。 “徐州使者,李肃见过都督。” 恭敬的话语传来,站立的公孙止终于有了一点动作,冷漠的眸子微转,侧过脸来:“我知道你,不过,你不要说话,就在那里看着就好。” 李肃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视野越过公孙止,朝前方展开,高台之下,是成千上万的骑兵安静的坐在马背上,第一滴春雨落在他脸上,那一点微凉让他整个人微微发抖起来,头皮发麻。 “完了……”他呢喃。 …… 上党郡,春雨哗哗冲刷着嫩绿的树叶,一支来自邺城的队伍翻越了山脉在无数双凶戾的视线下走进了城池,见到了名叫于毒的将领,递上一封书信。 江东,孙策骑马提枪整合队伍,他抬头望去城楼上,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轮廓立在墙垛后面,十指拨动着声乐,是在为佯攻扬州的军队践行。 ……无数在今日发生的,或未发生的事都如往常一样,化作这天下每日运行不可或缺的轨迹,这是万千生命的世界…… …… 李肃思绪断了。 “都督……我只是代表徐州出使许都,是带着善意来的,你们不能这样……”失去冷静的李肃跌跌撞撞的跑过去,被伸来的狼牙棒打的跪下来,束发的冠帽坠落在地上,风拂过来,吹动散乱的发丝。 台上,公孙止缓缓拔出腰间的弯刀,冰冷的刀身一点一点露出森寒。 “我不需要你带来什么善意,你听!战争的声音已经敲响了,不会因为一点阴谋诡计而停下来,而你……永远也看不到往后的胜败了。” 手臂举了起来,弯刀划过一道弧度,刀锋微鸣在空气里,高大挺拔的身躯猛的转身,冷漠的双眸凶戾起来,那吓得瘫软的李肃,挣扎着想要逃开,下一秒,弯刀落下去,噗的一声,血箭飙射,带着惊恐表情的人头落在台上滚动。 手掌抓过地上的头颅,犹如一尊嗜血的魔神,高提在空中,面朝前方上万道密密麻麻的身影,话语在风里咆哮:“狼群——” 手臂用力,猛的一甩,带血的人头高高的抛向了天空。 “——出征!”他舔过手指上的鲜血,浑厚的话语落下了命令。 “杀!” “杀!” “杀!” 成千上万的骑兵举着兵器高声嘶吼,狼骑挥舞着短弓拍打短兵,哐哐狂响。黑山骑面显狰狞,无数的铁枪不断砸在地上,声如惊雷炸响营盘上空,久久不散。 雷声轰隆隆从云间过去,哗哗的春雨掉下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