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以快打慢,天地旋转(一)

白狼公孙 288.1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3106字
袁军大营。 篝火映着巡逻士卒的身影过去,中央的大帐内,投在帐篷上的影子在走动,话语压抑着愤怒,有人进去时,脚步才停下。 作为一军主将,张勋在从军阅历上要比过袁术麾下许多人,就连武艺颇高的先锋纪灵也要退避三分,听到亲卫的汇报,盛怒的脸上微微皱起眉头,腰间的佩剑解下来,放到长案上,随后坐下来。 “雷薄也算军中久经战阵的将领,不该如此大意延误军机,就算他为人贪图钱财,洗劫一批流民,算算时间也是该回来,或遣人过来通报才对。” 他手指点点桌面,卷曲握成拳头,盯着灯火:“……曹操、公孙止两路合计六万兵马逼近沛国,只凭吕布手中三万人难以抵抗,若非连日降雨,道路湿滑难行,前军估计都早已过去,只是近日情报频传斥候未归,本将担心有人会劫我军后路。” “你速去派人去纪灵的前军让他缓行,与中军保持随时救援的距离,另外,去粮营通知陈兰,今夜三更拔营转移,与我汇合一处。” 那名亲卫应诺离开,走到帐口,张勋起身,小声叮嘱:“不要惊动其他人,莫要让军心受损。” 交代了一句,亲卫离开,他站在原地好一阵,盯着轻微摆动的帐帘,紧抿嘴唇,心思沉了下来,总觉得有问题,目光不自觉的望向挂着的地图,看着沛国二字。片刻,大营内,派遣的数名快马悄然的出了营寨,朝两个方向在夜色里狂奔。 夜风呜咽,西去往南二十里外,深邃的黑暗里有营火斑斑点点的在闪烁,烤火驱寒的士卒偶尔望向那边营中最大的营帐,灯火通明,女子的哀呼从里面凄惨的传出来,看了一眼的士卒转过头去继续烤着火。 对于这样的事,他们已是见怪不怪,主公袁术麾下有二将,一个爱财,一个好色,此时又遇到流民南下,若是不劫几个姿色靓丽的女子回到营中,那才叫奇怪。不过好色归好色,陈兰的能力还是有的,虽然驻守后方,看护押送粮秣,却也明令禁止军中不得饮酒误事,营外也是十步一岗,巡逻的马队不时也在周围来去。 大帐内,陈兰卸去甲胄,裸着精壮的上身,裹一顶绿色头巾,正蹂躏着地上满身是淤青、红痕的女子,挥舞鞭子抽在对方身上,惨叫声中,他的言语间颇有些兴奋。 “本将看上你,是你福气,省的回去做流民继续挨饿受苦,不就是一个孩子嘛,我可以给你啊!哈哈哈……快叫,叫大声点……” 遍体鳞伤的女子哪里还有力气答话,赤裸的身子不断在地上打滚,早先与她一起被劫来的女子大多已经被对方鞭打蹂躏致死,歇斯底里的凄惨叫声中,大哭求饶,她身形本就姣好,如今已是面目全非。 “求求……将军……放过妾……身……妾身……家里还有孩子……求求……你。” “大声一点,对!大声一点求我啊,哈哈哈——” 陈兰兴奋的将马鞭丢到一旁,绕着女子看了片刻,这才舔了舔嘴唇,将裤子腰带解开,趴了上去…… 营外,巡逻的马队过去不久,大地上渐渐泛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清冷的空气里,夜鸟偶尔啼鸣惊叫的飞上天空,东方,漆黑的原野上,千军万马由东向西穿行而来,无数的马蹄飞驰轰踏地面。 另一边,那支营外巡视的袁军马队里,举着火把的人影转头望向东面,随后,一百多骑渐渐也停了迈开的马蹄,勒住缰绳时,地上的那层薄薄的雾气像是水一样的在流动、摇摆,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大地像是在这一刻活了一般,抖动起来。 “是骑兵!” “我们的人?” “快射响箭——” 此时有人大吼,反应过来的骑兵连忙翻出弓搭箭朝黑色的天空射去,哨声刚响,作为公孙止的先锋狼骑,数百人先行冲破了黑幕,踏入了对方的视野之内,这些狼骑作为他起家时的精锐弓骑,五千人的数量可谓是各军中弓术、骑术精湛者挑选过来的,天空响箭刚升上去,数百狼骑也在同时齐齐挽弓,照着那边十多支火把光芒笼罩的袁军骑兵就是一通猛射。 嗖嗖嗖……黑色里尽是弓弦颤动的声响。 箭矢飞过夜色,落在人的身上,泛起一片血花,不断有人在马背上坠落倒地,有人一抽鞭子:“敌袭!速回营地!”
话音落下,喊话的骑兵后背中箭翻落下来。其余七八十骑连忙狂抽马鞭,朝前方营地奔逃回去,他们身后,那数百狼骑中,李黑子放下弓:“捕猎——”命令下去,狼喉吹响,一道道飞驰的骑兵换去长弓,拿出腰间的短弓,开始散开徘徊在那群奔逃的羔羊两侧,展开追杀。 响箭炸开在天空。 营地里歇息的士兵警惕的站了起来,而帐中正在做某事的陈兰听到声响,连忙起身掀帘出帐,望着外面的夜空,听到了马蹄声的动静,目光疑惑,侧面一名亲兵跑了过来,他问道:“怎么回事?” “敌袭,营外的弟兄遇到敌人骑兵,马……好多……马……” 旋即,陈兰转身回到帐内,理也不理地上半死不活的女子,披甲提枪再次走了出去,骑上士卒牵来的战马,抬起:“集合兵马以防……” 呜……嗷呜…… 是狼嗥在吹响,他抬起头望去前方,瞳孔陡然的缩紧,漆黑的夜里,火光一点……两点……三点……成百上千,密密麻麻的火光升上了天空,划过巨大的弧形,朝这边落下来。 带着火焰的箭矢落在帐篷上、地上、人的身上的同时,灼人的大火延烧起来,照着营中无数人的影子在火光里奔跑叫唤,整个营地都在慌乱,一支燃烧的箭矢就钉在陈兰的脚边,耳中全是嘈杂的嗡嗡嗡嗡…… 他视野前方,大营外面,在火光的照耀下,无数的骑兵轮廓冲进了可视的范围,一面黑底白狼的大纛,在风里招展,越来越清晰。 …… 从中军大营过来禀报迁营消息的快马看到了那边的火光,也看到了那恐怖如海潮倒卷的骑兵方阵,那名快马上的骑兵几乎瞪裂了眼眶,急忙拉过缰绳,策马调头往原路狂奔返回。 将粮营遇袭的消息带回去。 …… “传令过去,让他们加快速度……” 望着燃起烈焰的袁军粮营,后方狼骑拱卫的大纛下,公孙止轻声说了句,深邃的眸子闪着凶戾,“.……踏平这里。” 片刻。 虎豹骑中的数名重骑携带着一根粗壮圆滚滚的树躯狂奔出阵,马蹄翻起泥泞,进入箭塔的范围,然而射来的箭矢劈哩啪啦的钉在甲胄上,有的弹开,有人中箭翻落下马,战马的速度依旧不减,中间悬垂的撞木也在这一刻轰然撞了上去。 嘭—— 辕门发出呻.吟,在火光中被骑兵用撞木轰的坍塌倒下,下一秒,上万的骑兵方阵化作了洪流,黑压压一片,涌来的过来,无数铁蹄踏着辕门的木栅及下面压着的尸骸杀进了去,直冲营地。 驻守粮营的军队,只有数千袁兵以及上万江淮一带征集来的民夫,大体上寿春一地久不经战事,军队的战斗力并不算强大,陡然间的夜袭,将他们基本打懵了,成建制的队伍尚未来得及集结,就被火箭和冲杀进来的铁骑一个接着一个的击破、打散、碾压。 陈兰带着一千余人且战且走,然而冲入这处大营的敌人骑兵实在太多,走到哪里都是人和马的影子,厮杀中,右侧名叫夏侯惇的将领挥舞大枪挑飞一名袁兵,看到了那边转移的袁将,便是带着麾下还在队列的骑兵组成阵型,踏碎了前方挡路的帐篷,猛的扑过去。 “夏侯惇在此!敌将留下性命——” “挡住他!”陈兰大吼一声,促马就往前跑,并不想与对方纠缠,身边有副将带人迎了上去,人与战马展开对撞的同时,另一边,手持巨斧的潘凤带着黑山骑拦过了去路,他抹去斧山的碎肉,终于有了笑容:“终于没人和我抢了!” 话音落下,一杆大枪从背后穿刺,陈兰‘呃啊!’一声,胸口被贯穿,整个人都被挑上了天空,夏侯惇看向那边愣住的潘凤,点了下头,拖着尸体杀去另外一边。 “又被抢了……还有没有公道了……”膀大腰圆的身影欲哭无泪。 不久之后,烽火还在延烧,黑烟卷上天空,推平绵延三里的营寨里,重新集合的庞大骑兵军团再次起程,翻滚着铺天盖地的浪潮摧枯拉朽的将沿路所能看到的岗哨、斥候营推成白地,无数的尸体被战马践踏而过,朝着下城父一刻也不停的延伸过去。 二十里,转眼既至。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