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另一个计划的开始

白狼公孙 291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3189字
阳光从云间投下来,雾气变得稀薄散去。 下城父以南的战场,火把倒在地上明明灭灭,照着旁边一条断掉的手臂,鲜血顺泥土缓缓流淌,满脸血污的身形发出轻轻的痛哭声,攀爬在地上,伸出另只手去抓断臂,视野之内,阴影覆盖下来遮住了晨光,一双靴子走到他面前,断了手臂的士兵抬了抬头,恐惧的掉下眼泪,一柄长矛落下来,插进他后背,恐惧的脸陡然贴到了地上,他身下鲜血从间隙里流淌一片,已不再动弹。 长矛拔出,这名虎豹骑跨过刚杀死的袁兵去往下一个,视野越过他后背,白雾消散,人的尸体、鲜血自这里延绵铺开,痛苦呻.吟或撕心裂肺叫唤的俘虏伤兵,正被一一清理掉,在战场边缘,偶尔还有厮杀声传来,仍旧有小规模的袁兵在抵抗,不久,一支骑兵冲过去,声音便消失了,整个战场中间,大量缴械投降的袁军士兵被一名名骑兵用绳子圈了一个巨大的圆,拥挤着蹲在里面,一旦跨出去,箭矢就会从附近的狼骑手中射出。 公孙止站在地势的高处望着收刮尸体上的财物,周围战马飞驰来去,受伤的同伴被带到这边干净的地方救治包扎,人声沸沸扬扬的传来,对于这场一个昼夜击溃四万人马,可谓是难以形容的胜利,但相对的,体力透支也让大部分想要欢呼的人自觉的找个地方,呼呼大睡。 “受伤的兄弟想办法带走,不能丢在这里,派人去附近县城乡镇,将人安置进去,另外,通知狼骑加强周围的戒备,让黑山、虎豹还有夏侯惇的部下都好好休息。” 他对身后的李恪吩咐了一句,后者点头离开的同时,马蹄声从不远响起,一队骑兵跑过战场边缘上了山坡,驻马几步停下,阎柔卸下了铁盔。 “首领,投降的袁兵有一万多人,带伤未死的更是难以清点,有些伤重的恐怕活不过这个白天,而且俘虏太多会拖缓进军沛国的速度。” 公孙止翻身下马:“那你有什么想法吗?说来听听。” 旁边,阎柔也下来战马,跟在前方身形后面,沉默的摇了摇头,他跟公孙止的时日也很久了,但向来沉默寡言,一直安心带兵,除了牵招外,与其他人少有交往,大多数都在家里通读典籍、兵书,加上他性子极为冷静,这几年来几乎从未出过差错。 他本身身材高大,与公孙止走在一起,两人身形都相差不多,听到问来的话语,阎柔望了望那边的俘虏,皱下眉头:“杀俘不祥,但也可用于别处。” 旁边典韦瞄了他一眼,不屑的撇过头。 “你是想说徐州?”公孙止停下脚步,微微回过头,“确实,那边倒是可以用到这批人。” 阎柔愣了一下,拱起手:“原来首领心里已有主意,是柔多嘴了。” 说话间,厮杀战场上的将领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曹纯、夏侯惇俩人身上多少也有伤势,包扎过后也来到这边,汇报了自身折损的情况,伤亡最重的要数夏侯惇的两千轻骑,对这样的冲阵,爽快归爽快,战事停息后已不足一千五百,冲在最前的三千虎豹骑同样折损过多,至少有五百人死去,另外还有一两百人或多或少受伤不一,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战。 “都督,我部下不能这样继续打了,损失惨重,我大兄那边……” “休整是必要的” 听着二人说话,公孙止点了点头,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我有一个主意,既然袁术的主力已除,剩下的纪灵那一支兵马,没有粮秣共给,连十天都坚持不了,对于整个战局起不到任何重要曹司空与吕布在沛国对峙日久,与其锦上添花,不如杀向徐州,直取下邳,逼吕布回防,半道伏击。” “很多人觉得吕布武艺天下无双,骑兵之道更是常人难及,让人忌惮,你们说,此役过后还会有吕奉先和他的并州狼骑吗?” 他低声说了一句话,目光望着战场,身边数名将领都没有说话,但不代表没人认同。 “我觉得都督说的不错,咱们去徐州打那三姓家奴一个措手不及,也好报当初夺我兄长城池之仇!” 话语自视野中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开口传过来,张飞之前冲击张勋的中军太狠,战马被枪林戳伤倒下,他被压了腿,不过倒也没有大碍,来到山坡下,他抱着蛇矛左右望了望:“都督,你麾下那上将呢?怎的不见他?”
“对啊,潘无双这厮去哪里了?”典韦提着铁戟跑到山坡边缘看了一阵,回过头:“黑山骑都悉数回来了,这厮不会死了吧?” 公孙止皱着眉,偏头看向阎柔:“黑山骑可都悉数回来?” “就算战死的弟兄,尸首都收回来了,可战场上没见到潘将军。”阎柔肯定的点下头,正待要说,余光里有一骑出现在北面原野,朝这边狂奔,转过视线望去那边,脸上露出笑容:“都督你看,那人是不是潘将军,他一个人跑去追张勋去了?” 熙和的晨光里,远远的,一骑朝这边飞奔而来,老远就高举手臂,提着一颗圆滚滚的东西,跑过战场边缘时,有人看见他手中的东西,猜出了什么,不时爆发出欢呼声,潘凤拉开嗓门也在大吼:“刘勋的头颅在此” 战马在数丈距离停下。 潘凤丢了巨斧,翻身下马提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跑到这边,将那颗脑袋举到公孙止及众人面前,喘着粗气,憨憨的笑出声:“主公你看……我老潘的功劳该是最大了吧……哈哈哈……给!血都还热着呢。” “凉了!”李恪一把提过刘勋的脑袋,摸了一下断颈滴答的血液。 典韦打量了那头颅,转头看向他,颇有惊讶:“你杀的?” 周围众将包括公孙止在内都有些吃惊,刘勋身为主将,自身也是有武艺的,还不会太弱,何况对方就算仓惶撤走,身边少说也有数百亲卫,若是潘凤带着千余骑截住对方,把人杀了倒也说的过去,可他是一个人去的,换做赵云、典韦这样的人,或许还能办到。 “当然……是我,看看这斧子,看看这伤口。”潘凤急吼吼的返回去捡过巨斧拿给众人看,然后呯的拄在地上:“我可是在千人中,取了对方首级,是不是很长脸?” 旁边公孙续点了下头:“嗯,长!” “哈哈哈” 山坡上,众将便笑了起来。 “既然潘凤把张勋人头取了回来,这场仗我们已经打赢了一半,至于袁术,就不用管了,剩下的就是在徐州那边一口气解决,但不要高兴的太早,吕布可不比这颗死人头,他麾下同样有精锐骑兵,就连步卒听说还有一支叫陷阵营的,人数不多,可很厉害,真要打,我还没想好对策。” 公孙止面容严肃,待众人笑过,话语一旦开口,身旁四周的大量将领都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停下一切还在说的言语,这些人中除了夏侯惇外,都是与他一起从马贼走过来的,对于首领的威信,都会下意识的服从,没人在这个关头不听。 “不过……在那之前,你们全都给我滚去好好休息,养好伤势,然后厉兵秣马把战线推去徐州,告诉那边的飞将吕布,我们来了” “是” 山坡上,气氛肃杀安静,众将齐齐大喝。停息下来的战场,无数的视线望过这边山坡,将领们的声音像是替他们呼喊出来,山坡上,被簇拥的身影上方,白色的巨狼旗帜正狰狞招展。 寿春,肃杀的气氛正在发酵,袁术一身戎装意气风发检阅完三军,做了准备出征的架势,身后有新来投奔的杨奉、韩暹二人,回头笑道:“曹操、公孙止屯兵沛国与吕布对峙,我派张勋、纪灵二人北上,他绝对想不到,我会再出一支兵马偷袭许都,要知晓江淮可是富庶的紧,担得起眼下第二支军队的粮秣。” “后将军英明。”杨、韩二人对视一眼,拱手恭维了一句。 袁术颇为满意的看看他们,抚须转过头,直视前方:“既然二位诚心投靠,那便随我一道出征许都,好好表现……” 路过城门,不久,张勋军队惨败的消息已经由快马传递回来,他骑在马背上,看着这份情报,脸色青一阵,红一阵,鼻里哼了一声,丢弃到地上,转过头看向杨奉、韩暹二人,嘴张了张。 “.…此役暂且作罢。” 杨奉看到袁术离去,下马将那份情报捡起来,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他望向韩暹,喉结滚动,吞咽口水:“公孙止一夜破张勋、雷薄、陈兰四万兵马,粮草皆没,前军纪灵折转正逃回来的路上。” “.…妖法吧……”韩暹呢喃一句。 * 三月底,张勋四万人一夜破灭的消息持续传开的同时,徐州方向,数骑快马奔入下邳城中,牵招手持一份染血的书信,来到吕府面前,敲响了大门。 这又是另一个暗藏的计划开始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