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心有晦暗,乱世不宁

白狼公孙 295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2263字
下邳大牢 潮湿与闷热混杂在一起的气息钻进鼻子里,哀嚎的声音不时从周围隐约的牢间里传出,牵招摇晃着脑袋,垂散的发髻贴在脸颊,持续几天的折磨就算再强壮的身体也有崩溃的时候,鞭打、烙铁等等刑具都试了一遍。 若非在上谷郡遭受过这样的鞭打,在鲜卑为奴时同样遭受过非人待遇,否则他真的觉得自己会撑不下去了,每次被凉水扑醒过来,弥漫的血腥味提醒他,自己还没死。 正胡思乱想着,嘈杂的哀嚎、惨叫中,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牢门外,甲胄轻微碰撞摩擦着,身形走过栏栅,停下来。 吱 门栏打开,牵招勉强的抬起头来,昏暗的视线里,有人走近,随后看清。 郝萌 然后,那身影过来,剑柄上皮缰轻摇,对方也不说话,来回踩着地上血迹斑斑的干草,打量木架上顽强活着的人,片刻后,笑出声:“一般送信之人,到了郝某的手里,刑具上一遍,要么死了,要么招了,你是一个。” 脚步停下来,负手站望着牵招,“所以本将不信。” 他伸手按在牵招的肩膀上,手指按实下去,触动肿胀发红的伤口,疼的牵招奋力挣扎,咬牙忍受:“这位将军我不知你说什么我就是就是一个送信之人,战争的细末,我怎会知晓。” 话语落下,周围变得安静,郝萌走动负手背对对方,沉默片刻,声音再次响起。 “你再考虑考虑,好好珍惜自己命” “不用白费口舌。”牵招陡然开口打断他的话,郝萌猛转身拔剑,一剑斩下:“不知好歹” 鲜血溅起,剑尖划过眼角往下,留下一道深痕,能见血骨。 “再给你两天的时间,下次这剑就不是那里了。”郝萌收剑,转身离开。 “呵” 血一滴滴落下地面,牵招垂着头发出轻笑,微微抬起脸,望向走到门口的背影,干裂的嘴唇嚅动:“你根本不明白,你效忠的人其实其实败局一定了。” 门口,步履停下。 声音再次传来:“郝将军,念你剑下留我一条命,我告诉你快想想怎么珍惜自己的命吧” 郝萌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在昏暗里低语的身影,又重新迈开脚步离开这里,不久之后,回到家里,心却不宁起来。 夜色深邃,虫鸣响在角落。 吕府,巡夜的侍卫挑着灯笼走过廊桥,迎面窈窕的少女在侍女陪伴下走过来,他们知晓对方的身份,礼貌的打过招呼,相错过去,走在侍女后的贞姬随后在后院一间主房的偏厅门口停下,通报过后,她方才轻轻跨过门槛走进去。 灯火静谧,拖着长裙,莲步轻柔走过毯子,侧前方门扇打开,严氏正好进来,她笑着让进来的少女落座,亲昵握着对方的手坐到了一旁,此时并无外人,规矩倒也不用那么严苛。 “这两日我见仲达心情不好,无端端的朝下人发火,你俩是不是闹别扭了其实少年人这般年纪,谁心里都会有一些古古怪怪的情绪,都别往心头去,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你和他家世都好,可又都是可怜人,心里要有不舒服的,就来婶婶说说。”
手轻轻在少女手背拍了拍,叹了一声:“你又是不爱说话的性子,想必是遭受家中变故才导致的,你与我们相处的一段时间,玲绮不提有多喜欢你,你看这个家,就是因为有了你还有仲达两个人,才变得热热闹闹,真不希望” 或许上了些年龄,严氏叨叨絮絮的拉着少女说了好一阵,窗外打更的仆人走过檐下,飞蛾噗噗的不断撞击着亮着灯光的窗户,灯火映着两人的身影摇曳,蔡贞姬听着妇人说话,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开口:“婶婶待贞姬好,贞姬是知道的,今夜过来,其实另有话要与婶婶说。” “何事” 她微微垂下脸,“贞姬打听到姐姐的消息了。” 屋里陷入沉默,严氏脸上随即泛起笑容:“那你姐姐如今在何处若是不远,大可将她一起接来下邳与你团聚,我夫君也就完成对蔡侍中的承诺,不用心头念念的睡不着觉。” “姐姐她她如今嫁人了”少女轻咬嘴唇,看了看笑容满面的妇人,视线微斜,声音小下来:“嫁给纵横北地的白狼前日过来送信的那人就是公孙止的一名部下” “是公孙止”严氏脸上划过吃惊的神色,细眉微皱,紧抿双唇,握紧了贞姬的小手,“他如今与曹操一起攻打夫君,事成了水火,你想回去变得不容易了。” “婶婶,贞姬过来其实想问问你,如果如果,温侯战败” 严氏警惕的盯着少女,陡然拂袖起身:“你想当说客” “婶婶请听贞姬一言。” 少女也跟着起身,朝妇人拜了下去,“就如婶婶之前所说,这府里大家都在一起热热闹闹,贞姬也不愿见它消散,更不愿意玲绮与我一般,孤苦无依,如今兵凶战危,总得有后路才行。” “温侯骄傲,其他人说的话,都不会听,唯有婶婶说的话,温侯才会放进心里去,贞姬感激婶婶一家搭救活命之恩,又怎会害你们。” 蔡贞姬流着泪水,话语哽咽凄婉的在说。严氏面容严肃,手指紧紧拿捏在,关节用力显得发白,看着眼前向来懂事乖巧的少女,终究硬不下心肠,上前将她搀扶起来。 “你也知晓,温侯骄傲,此种事说起来,又如何会降给那二人,这话就在你我之间说说就罢了,外面就不要提起,夜深了,回去睡吧。” 逐客令下来,少女擦了擦湿红的眼角,慢慢退了出去,将门阖上,回走廊桥间,假山池水那边,司马懿坐在岩石上,将一颗颗石子丢进水里,见到廊桥上走过的窈窕身影,犹豫了片刻,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上前去,说出了心中憋藏许久的那番话 另一边,严氏回到卧房,夫君出征在外,她都会让女儿睡这里,过去的身子坐到床沿,望着熟睡呓语的玲绮,之前少女的那番话,还是说进到她心里去了。 “你们男人间的成王败寇多少个家就毁的干干净净” 严氏伸手抚过女儿乖巧可爱的脸,“我们女人要的也不多啊夫君是狼是虎,妾身都会陪着,可玲绮还太小妾身好害怕将来她” “夫君,妾身该怎么做啊” 夜还很长。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