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要活就要比狠

白狼公孙 4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2637字
暴喝,火把摇曳。 火星在刀口上闪烁的一瞬,挥舞短刀的马贼首领赤身裸.体翻滚下了石床,不由咬牙大叫了一声:“你们想干什么?!” 此时搂着羊毛毯的女人惊恐的发出尖叫,身形魁梧的高升提着刀过来,挥手啪的扇在她脸上,丰满白皙身子顿时翻滚扑开。 另一边,滚出去的男人站起来,脸上、身上沾满了灰尘,又赤着身子非常狼狈,目光瞪着对方,看到对方竟是之前被自己呼来换去的‘狗’,口中‘啊’的一声怒吼,双臂猛的将短刀劈了过去,迎面一口刀锋横过来架住,铁器金鸣,迸出一丝火花的瞬间,一只大脚自视野中放大,直踹在他腹上。 整个人倒飞,撞在洞壁,反弹趴在了坚硬的地上,手中的短刀咣当一声掉落不远,那马贼首领捂着腹部,皱着眉痛苦的发出呻.吟,鲜血淌出嘴角。 公孙止缓缓走过来,用脚将地上的短刀踢开,蹲下来,伸手将对方的头提起来,俯过脸,裂开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想干什么…当然是求活啊,我们三个想要活着,你就只能死。” “你们...你们两个小贼......也会不得好死!!”马贼首领仰起脖子吐了一口血沫。 外面洞道内,人的呐喊、脚步声炸开,轰轰的狂奔着冲这边过来,人影憧憧中有爆炸般的喊声:“救首领——” 东方胜颤颤抖抖在门口大喊:“他们来了,怎么办啊?” “哈哈哈——” 随后,满口血污的嘴笑起来,“看吧,我的心腹都来了,你们跑不了!!” 啪—— 一记耳光扇上去,马贼首领猖笑僵了下来,不等他反应,公孙止一把拽住他头发,在地上拖行,破开的木门那边,刀锋已经剁在了门框,木屑溅起时,酸儒抱着脑袋躲到了一边。高升冲过来,将酸儒又往后拖了一截,口中暴喝:“让开。”一脚踹向装有燃烧木料的铜炉。 嘭的一声,飞起的铜炉撞在当先冲进来的一名马贼喽啰额头上,身体倒下,炉身打翻,燃烧的木屑、树枝在半空四射,漫天的火星飞洒,烫的前面几人惨叫着抖动皮袄。 公孙止胳膊勒住马贼首领走了过去,抬起刀尖,指着那方涌进来的一众马贼,“…咱们刀头舔血,谁强谁是头,对不对?” 十多道身影持着兵器愣了愣,投鼠忌器的望着那充满野性的男人。 “那…”公孙止露出牙齿笑起来,刀口横到了挣扎的马贼首领脖子上,“……你们看好了。” 噗! 锋利的刀口没有一丝犹豫的切入喉咙,血浆漫过刀面洒了出来,他手一松,那男人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抽搐,鲜血洒了一地。 穿越而来,匈奴人、人命、将来的诸侯攻伐,还有目前给马贼当喽啰,随时都会命在旦夕,现代那种安然于世的心态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庆幸这副身躯孔武有力,能保住一命的前提下,他想要更加安全。 有几名马贼想要上前,高升横刀拦过去,呯呯几声金鸣,血光溅起,一具尸体倒下,其余人吓得退开几步。 此时,公孙止一脚踩在尚未死去的马贼首领背上,一声暴喝,手中一刀剁了下去,猩红的颜色从断颈喷在地面,人头滚在了地上。 “来呀!看着自己头领被宰,怎么不敢动手?!” 火光在吹进来的风里摇曳,众马贼脸上露出胆怯,更重要的是首领已死,心中不免彷徨,为一个死人拼命似乎并不值得。 风挤进洞道扑过人的头顶,大量的马贼拥挤在里面,慢慢后退分开,盯着那提着人头的身影从中间走过去,目光延伸,公孙止提着人头走到巨大的室内,他看了一眼那王奎,便径直在那首位坐下来,将滴血的头颅往脚下一放。
“不管你们心里服不服,这个位置我坐了,要是你们当中谁能割下我的脑袋,大可也坐这个位置。” 公孙止目光阴鸷,沾满鲜血的手拍在石椅上,语气阴冷生硬:“但今日,规矩就立下,杀不了我,你就得死。” 宽敞的石室内,昏暗摇曳的火光里,周围马贼的身影或围拢、或散立在角落,沉默的听着对方说的话,若明若隐的眼神望去那边石座,没有人表态。 角落里,东方胜小心的打量片刻,眼珠子转了转,悄悄挤到人群里,不久,火光之中,有人喊出声音:“我跟着大首领!” 高升靠近过去,扫了一眼那帮马贼,低沉开口:“算我一个。” 人群中也有部分不满前任首领的,如今人已死,也没说好说的,便又走出来几个,本来他们就是杀人斗狠之辈,既然座上看兵器砍杀上去的,心里也算服气,“那就算上我。”又有人在人群里喊道。这自然有人站不住了,心理从众的开始附和,响应的声音开始占据大部分。 公孙止咧嘴笑起来,一脚将地上的头颅踢下去,“把这老贼存的好酒好肉,和一些上好的兵器、甲胄给兄弟们分了,留在里面发霉,不如多让兄弟多活几个。” “拿了我的东西,以后就是我兄弟。”他补充的说了一句。 下方,有人抱着兵器冷眼旁观,但终究不少人心里火热起来。大厅里,忙去搬东西的人很快回来,瞬间热闹一片。 *************** 夜深下后,火焰静谧的燃烧,公孙止拖去外层的皮袄,躺在之前那马贼首领的石床上,却是睡不着。刚刚大厅内的上百名马贼,他大多看在眼里,虽然有些归心了,但仍有一部分心里打着别的注意。 “都盯着这个位置呢……坐不稳就得死…”双臂枕着头,他呢喃的望着被火把冒起的黑烟熏黑的洞顶,“…一百个人,光是唬肯定不行…得让他们信服…怎么做呢?” 又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隐约听到有细微的脚步声响起,公孙止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手摸到刀柄,握紧,假意的合着眼睛,眯起的视线里,一道女人的身影走了过来,窸窸窣窣的将身上的衣物全脱下,悄悄的拉开羊毛毯钻进去。 滚热的身体滑进被窝,朝男人贴近的一瞬,公孙止陡然睁开眼帘,那女人也是怔了一下,显然是被吓到,但随后却没有下去的意思,食指咬在唇边,露出媚态,双唇微微张了一下,想要说话,然后...... “啊——”的惨叫,女人浑身是血的翻滚下了石床,在地上蠕动两下便不再挣扎。 室外,高升等几个还在喝酒的马贼喽啰听到惨叫冲了进来,一眼便看到地上横死的女人,有些惊恐的望着持刀站在石床上的公孙止。 “……首领,她…你…”光头大汉有些不明白,地上的尸体原本是上一任马贼首领的女人,自然也就归现在的公孙止所有,她进来也是得到高升的点头,只是突然就死了,让他以为女人要行刺。 公孙止用女人的衣物将刀上的血擦干净,丢到一旁,偏了偏头:“我梦里好杀人,往后不要接近,明白吗?” “是!”高升和几个喽啰拱手。 旋即,将女人的尸首带了下去,公孙止叹了一口气,将头埋在膝间,坐在那里浑身发抖,其实他是害怕的。 “要比别人狠…让他们怕你,公孙止,你要记住!!”他对自己这样叮嘱着。 不久,天也快亮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