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祭狼

白狼公孙 5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2829字
北方地广人稀,自战国赵武灵王置雁门郡以来,再到汉朝,辖:善无、沃阳、中陵、阴馆、楼烦、武州、剧阳、崞、平城、埒、马邑,疆阴等十五县,人口约二十五六万左右,自南匈奴归附后,南来北往的商途变的繁盛许多。 同样也是汉民族抵抗或出征北方游牧民族的前线之一。 天光东升,清辉自云间吐露,青草上的露水映出晶莹的光芒,马蹄哒哒践踏过去,爬上了草坡,朝着隐约的城郭飞驰。 视线越过奔行的独骑,位于前方的阴馆城,旌旗猎猎在风中卷动,士卒持戈在城头巡逻,城门口马车、牛车、商贩来去,畜生叫声、人的呼声嘈杂一片,颇为热闹。这样明媚天气里,一名黑纹白底长衫身材高大的北地汉子领着数人在街上巡视,偶尔出言勉励街上的摊贩几句,随后走上城头。 他身上只披了半身甲胄,并不华丽坚固,然而这位身材魁梧的汉子,样貌端正,看去的目光稳重,颔下的短须说明他还颇为年青,举手投足间,气势却很沉稳。 视线望去城墙外,白云、碧蓝的天光与渐渐发黄的大地连成一片,他看了看自己这半身甲胄,叹了一口气,目光收回走在城墙上。 “天气并不炎热……”他看了看周围没精打采的士卒,手在一名士卒后背拍了一下,“把背脊挺起来,过往也有胡人,让人看去了,岂不是笑话我汉人兵将无能?” 他一路提醒这些士卒,不少人并未害怕反而笑出声来,毕竟对方只是一介郡吏,管不到他们头上,城墙上有声音起哄。 “张文远,你不去街上巡视,又跑上城头当兵了?” “是啊,就是来看你们这些兵油子是不是偷懒了!”短须青年慷慨的一笑,“你们可别让胡人笑话。” 笑声豪迈,气氛颇为融洽。 旗帜拂过脸上,吹来的风里急促的马蹄从远方传来,青年的目光转过去,独马急奔,慌不择路朝这边冲过来,行人、车辆匆忙避让开的一瞬,冲进了城门,马背上的那名士兵摇摇晃晃的栽下马来。 门口几名士卒连忙上去将他搀扶住,此时,短须青年也下了城墙,快步走过去,看着脸色发白昏昏沉沉的骑士,单臂将他抽了起来:“我乃雁门郡吏张辽,发生什么事了?” “快…快…快通知郡守…”骑士微微开闭嘴唇,虚弱的说了一句。颤抖的手伸去衣甲里一份情报,“一定要交给…交给郡守…匈奴..匈奴…袭边。” “带他下去,好生照看。” 张辽对守门士卒吩咐一句,抓过情报翻身上马,朝郡守府冲去。 ************************************ 天光西去,将要落下。 一抹红霞里,公孙止独自在丘陵上的林木当中,刀口嘭的砍进树躯,木屑溅起,下一秒,又拔出来,手指摸过刀锋,喘了一口气。 自昨晚过后,他便开始挥舞兵器让自己尽快熟悉这副身躯的本能,武艺谈不上精湛,可能不如那些耳闻能详的猛将、名将,自保应是没有问题。毕竟与人单打独斗,并非他所想,性命才是最主要的。 锻炼自身一方面,如今手中已有百名马贼喽啰可供差遣,虽然当中还部分心怀不轨,但自昨晚他拿那女人开刀,也算是让有些心存歹意想趁夜摸黑杀他的人,放弃这个打算。高升这个看上去俯首贴耳,可终究是黄巾出身,相识时间也不长,也是需要提防的对象。 毕竟命只有一条,没有重来的机会,容不得他不小心,除非马贼当中来一场内讧,把暗藏叵测的人激出来,他才有可能完全把这些人收拢在麾下。 残红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在休息的身影上,汗水淌过脸颊,落在了厚厚的积叶上。后方,窸窸窣窣踩着落叶的脚步声悄然靠近,低声道:“首领,那个王奎果然联络了一些心里不服的马贼,想要动手,高升那里正在排查还有没有漏网的。”
这悄悄过来的人,正是东方胜。 “若是火拼,要死不少人吧?”公孙止拿起羊皮袋喝了一口水,起身将刀归鞘,伸手接过酸儒递来的狼毛大氅,披上走出几步,想了一下:“那就等他们发动吧,都站出来看看有多少人不服我。” 东方胜微微皱眉,小走两步跟上去,细声提醒:“《汉书.项籍传》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我想到一个主意……”走在前面的公孙止停下了脚步,披散的头发摆动,他转过脸看向身后的瘦弱书生:“这里有狼吧?” “有,而且很多,这里名叫白狼原,附近就有一只狼群出没。”东方胜点头应道。 对面,大氅扬了一下,高大威猛的身影伸手按在了书生的肩上,“你叫上几个人去猎一头狼回来,就说是给我做一件新的皮袄,记住,猎回来后,让一个信不过的人去把狼的皮剥下来,还有完整的喉管。” 东方胜并不知道这些他要来做什么,眼下点头应允了。俩人身影走过树林,天光流转,残红降下了最后的光芒。 明明灭灭的火把自洞内燃起来,外面刮起了夜风,几个马贼方才回来,将一头瘦狼扔在了地上向公孙止复命。 然后不久之后,一条血淋淋的喉管取了出来,洗净后他拿在手中掂量许久,看了一眼那刨狼的马贼,点点头,轻声道:“跟我进来。” 便是去了石室后面,那名马贼疑惑的跟着进去的一瞬,从角落递出的刀背砸在他后脑上,人嘭的倒下。 东方胜颤颤兢兢握着刀,“下一步做什么?” 那边的公孙止将比量了一下那条狼的喉管,取下了一截含进了嘴里,一声不吭的将地上昏倒的身体扛在了肩上,从洞穴的另一端走了出去。 风拂过丘陵,树叶哗哗作响,此时的公孙止二人已经走上了丘陵最上方,将肩上的身体丢在了一块大石上面,风里隐隐能听到狼嚎。 下一刻。 毛领轻抚,公孙止揉捏着嘴部,微微张开口,发出嘶吼的颤音,这让一旁站立的酸儒冷不丁哆嗦起来,他感觉这是…狼的呼声? 不久之后,丘陵下的落叶传来沙沙的轻响,随后越来越多,东方胜汗毛竖了起来,呼吸急迫的朝周围打量,一股让人颤栗杀气似乎正压过来,他想要叫喊,声音咽在喉咙怎么也发不出来,目光里隐约已经看到了绿油油的东西在黑暗里晃动。 “…狼…狼来了…”酸儒结结巴巴的想要去拉前面站立的身形,然而手不过一半,紧张的脸露出恐惧,在公孙止的前面几头匍匐的巨大身形正瞪出如锥子般的目光,周围隐隐绰绰间的黑影闪烁,还有更多的野兽靠近过来。 呼…嗷… 公孙止冲着前面几头大狼,呼着包在口中的喉管,发出轻微的吼叫,伸手将石上的人推了推。 这几头野兽抖了抖耳朵,头颅在石上的身体与那发出狼吼的人之间摇晃,咧出獠牙的狼吻里发出疑惑的低沉,此时,原本做出攻击姿态的狼群,蹲坐在了草地上,平翘的尾巴夹了起来,去到了一旁,让出了一条道路。 身后的树林里,更多的狼群过来,簇拥着中间一头雪白色的身影,一头白狼王缓缓走了过来,那头狼王比周围的群狼还要大上一圈,颈部、前胸的鬃毛抚动在风里,有股凶傲的威风。 公孙止紧张的捏着拳头,慢慢走过去,将那名马贼推下了石头,对方似乎摔疼了,动了一下,渐渐苏醒过来,睁开了眼帘,然后看见了这样恐怖的一幕。 公孙止口中呜呜呜的低吼,恭敬的向后退开,那头白狼王忽然像是能听懂一样,点了点狼头,周围蹲坐地上的十几条大狼呼的从地上蹿起来,朝那名惊恐的马贼咬了上去。 凄厉的叫声,一瞬间响彻这片天空,夜鸟被惊的四处乱飞。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