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狼嚎

白狼公孙 7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全文字数 2479字
夜深邃,彤红爬上天空,燃烧的房屋承受不住,哗的一下倒塌,燃着火焰的残骸洒落地上铺开,鲜血在泥土蔓延,慌乱的惨叫、骑马挥刀的身影交织混杂在火光里,一个五六岁大的孩童脸上爬满惊恐,坐在一具尸体前哇哇大哭。不远,一名汉人女子挣扎着被皮袄毡帽的匈奴人扛在肩上,然后扔在一片残垣断壁下,狰狞的撕去衣物,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听到母亲的惨叫,孩童爬起来朝那片残垣断壁下跑过去,伸出幼小的手臂,大哭着在喊:“娘...娘...” “不要过来!!”妇人挣扎仰起头大喊。 啪的一声。 脸上挨了一巴掌,衣物哗的撕裂开,露出干瘪的胸脯。妇人依旧挣扎,眼睛合上流出泪水,不断的朝蹒跚走来的小小身影挥着手臂,口中对上面的匈奴人哀求:“不要伤他...我不动了...你不要害他性命...求求你。” 那名匈奴人转头看向小跑过来的身影,刷的拔起地上的刀刃,嘴角弧起残忍的笑,似乎找到更好玩的东西,暂时放过身下白花花的身体,脚跨出半步时,下方一双手从后面抱了过来,妇人在那里摇头哀求。拿刀的身影抬腿踹了她一脚,举起了手臂,猛的就要挥下去,劈在妇人的颈脖上。 嗖—— 空气里有箭矢飞过的轻响,那名匈奴人回头,一支羽箭噗的从他胸膛贯穿过去,钉在尸体身后的残壁上,尾羽还在微微震动,带着血滴落在砖瓦上。 妇人急忙搂过跑来的孩童,视野之中,一道湛蓝衣袍兽头甲的身影放弓换刀纵马从火光里闪过去,呯的闷响,一名下马抢夺的匈奴人被带着巨大冲势的马身撞飞出去,血喷出口鼻的滚出两圈方才停下来。 希律律—— 手中缰绳一拉,战马长嘶,昂然立起,马背上着兽头铜甲的身影,一刀劈过冲来的匈奴人,连人带马头横斩开,血浆窜上天空,尸骸扑在地上滚动撞进燃烧大火的木屋中,无数的火星、焦木溅起。 来人横刀立马,声如雷霆咆哮:“速战速决——” 他后方,厮杀的呐喊陡然大作,数百道身影从村落周围逼近过来,一道道汉人兵卒的身形发出应和的声音,犹如滚动的浪潮,嘶吼:“杀啊——” 正劫掠这处村寨的匈奴人并不多,此时,对方人数不知多少情况下,突然被包围,来不及丢掉手中抢夺的粮食、畜生的匈奴兵仓促的和汉卒撞在一起,瞬间就被掀翻在地,几刀剁死在血泊里,纵马在人群中的那名汉将正是请命出来的张辽,挥刀斩下一名想要爬上马背的身体后,侧面几名匈奴骑士弯弓搭箭朝他射来。 呯呯呯—— 张辽挥起长刀将箭矢拨落时,十余名汉兵从后面将那几名射箭的匈奴骑士拉下马背,愤怒的戳死,周围只有少数几个匈奴人骑马逃走,有人想要追上去,被张文远喝止。 “我们少马......”他握紧了刀柄,“我们去下一个村子...”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能救多少人救多少吧......” 匈奴南下其实在这一天下午就已经开始了,只是的到了晚上,方才蔓延到了雁门郡范围附近,他从太守郭緼那里知道,受兵灾最重的几处之中,离这里最近的便是代郡,此时过去怕天已是快亮了。 “我们北上代郡...”张辽一勒缰绳,声音在黑夜里响起:“怕死的就别来了!”
数百人兵众望着没入黑暗的身影,有人跨步追了上去,部分迟疑了片刻,还是跟着在了后面,星光之下,东边的云层渐渐了泛起鱼肚白。 他知道,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正遭受着惨无人道的劫掠。 *********************************************** 拂过青草的风传来焦臭的味道,天空太阳升了起来,飞鸟受到惊吓一般在盘旋,调头飞走。 轰隆隆—— 马蹄飞驰,上百道战马的身影踏过渐黄的草原,正在啃食青草的兔子慌忙的翻身往回跑,钻尽洞里的刹那,马蹄已经从它上方跨了过去。 高升从骑队的中间绕上来,并肩公孙止附近,回头看了一眼,吊在队伍侧后方的一抹白色影子,“首领,属下有句话憋心里很久了。” “说。”奔弛中,公孙止瞄了他一眼。 “你是怎么和狼说话的...”高升说出个问题后,心里就有些后悔,侧面,打结的头发迎在风里,公孙止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问题。 他口中‘吁’了一声,座下的马匹放缓了速度,说道:“你要是常年和狼打交道,观察它们的交流,呼唤同伴是怎样吼叫的,狼王怎么指挥狼群又发出声音,到时候你也会......” 话语说到一半时,公孙止忽然将脸转过前方,抬起手臂来:“所有人停下——”声音高亢,身后的百名马贼拉扯缰绳,降下了速度。 此时,他转过头对身旁的说道:“你们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味道?”高升扇了扇鼻翼,眉头皱起来:“好像是烧焦的木头...还有...肉烧烂的焦臭...” “前面过去看看!” 公孙止一打鞭子,马蹄再次迈动,进入了代郡范围内,不多时,前方丘陵下面的树林里一缕淡淡的黑烟飘上天空,空气里有股呛人的味道。 林边的水潭飘着几具尸体,随着水波起起伏伏,殷红的颜色荡在岸边的泥沙上。众人骑马缓下来,看了一眼,尸体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但从水面上尸体的服饰来看,粗陋简朴的麻衣,应该是普通的百姓,公孙止紧闭着嘴唇不发一言,随着潭边的路,骑马进了树林,然后便是看到一颗颗带着恐惧,大张着嘴的脑袋被系着头发吊在树枝上,其中还有孩童。 走过这一段林间恐怖的小路,视野在前方变得清晰、放大,燃烧殆尽的木梁无力的搭在一堵断裂的土墙上,十多具无头尸体焦黑的交叠在一起,像是被人集中烧掉,几处尚没有熄灭的火苗在油脂上滋滋的发轻响。 令人触目惊心。 “不会是强盗......”高升对于这一幕没有多少感慨,在黄巾那段时间,比这样更惨的,他也见过不少了,沉默了片刻,他说:“强盗不会把人杀绝的,不然就等于自断生路。” 也有马贼发现死去的人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很少看见女人和青壮男人。公孙止一扯缰绳,调过马头,透着凶戾的视线里,他看到虚影地图上,一只小旗在缓慢移动,下一秒,他厉声暴喝:“所有人跟我来,劫杀那批匈奴人——” 冲出树林不久,他将藏在大氅内的那截狼喉含进嘴里,迎着东升的一抹朝阳吼叫。 哇...嗷—— 凄凉悲壮的狼嚎漫过了草原。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