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白羊座的双层世界 12 作者那多 全文字数 3502字
53,(打开了尘封的时光大门,昨日种种汹涌而来。)(图,白羊座仰头看海报,一滴泪珠落下) “过几天,这里就要拆迁了。”京都拉面店的老板叹着气对他的老顾客说。 “拆?”白羊座惊讶地抬头看刚为她把猪软骨拉面端上来的老板。 “是啊,要造办公楼吧,真是可惜啊。”老板看着面前的女孩,两年来他为她端过无数碗面,他隐约知道,不仅仅是自己店里面的好口味留住了白羊座,这家店对于她来说,该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吧。 白羊座慢慢地走在街上。刚才老板把新店址告诉了她,虽然离这里不太远,但是自己真的还会去吗?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预兆,预示着过去的一切,该到了完结的时候了。或许,自己该振作精神,真的去试着接受另一个男人吧。 走过音乐厅的时候,白羊座看到了一张海报。她呆在那里,看着海报上那张两年来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脸,那双弯弯的眼睛。 作为欧洲新近堀起的顶尖华裔钢琴家,携欧洲各大媒体的赞誉,天秤座就将开始他的国内巡回钢琴独奏音乐会。 他回来了。 54,(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图:天秤座从楼道的大门中走出,旁边的绿化里树上开了花。) “你找谁?”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打开门。 “啊,请问,白羊座在吗?” “没有这个人。可能是以前的租户吧,我刚搬进来三个月。”络腮胡的态度倒不错。 天秤座道了声谢,伥然返身走下楼梯。 原来……真的已经搬走了。尽管之前打过电话,但天秤座还是忍不住从排得满满的日程表中挤出两小时亲自来看一看。原来,真的搬走了。 手机号已不存在,EMAIL被退信,那么,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途径可以联系到白羊座了。 当初,给了自己半年的时间,强忍住给白羊座打电话的冲动。天秤座要好好的想一想,让自己的心沉淀下来,一直以来都是白羊座主动进攻,自己的心思怎样,竟然连自己也不知道。天秤座没有忘记在机场时说的那句话,他要慎重地对待这段感情。 半年过去,对白羊座的思念丝毫没有减弱,终于可以确定自己的心意,下定决心去面对的时候,竟然再也无法联络到她了。 从白昼,到黑夜,再到白昼。天秤座发了疯似地练琴,一层层的创可贴终于缠满了每个手指。三个月,他竟弹坏了一架钢琴。原先轻灵的风格一变而成酷烈。等到半年之后,天秤座的心情逐渐平复,风格又逐渐缓和下来时,弹出来的曲子,特别是那首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仿佛比从前多了些难以言喻的东西。是传说中的曲之魂吗?天秤座不知道,但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获奖,开始出名,开始受到乐评人的吹捧,媒体的追逐。 可是天秤座却品尝不到成功后应有的喜悦。那种荡漾在心中的真正喜悦,只有在弹奏降E大调夜曲时,才会偶尔浮现在他的脸上。 55,(天秤座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沉锭锭的份量压在手里,让他感到很踏实。仿佛,心里就要多了个可以着陆的地方。) “不好意思,停在这里就可以了。”还没开回宾馆,天秤座就突然让司机停下。付清车费,天秤座急急往回走。他的目标是刚才偶然看见的一间租书屋。 《动漫天下》,对,就是这本杂志。天秤座翻开了最新一期,他找到了《梧桐馆的爱情》,已经是第五十七集了。“她真的已经是漫画家了,竟然连载到五十七集,一定很受欢迎吧。”这样想着,天秤座很快地翻到了杂志的最后一页。没错,那里有杂志社的电话。杂志社的编辑一定知道白羊座的联系方式。天秤座很少像现在这样急躁,他的心通通地跳动着,摸出手机拨出号码。 没人接听。是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呢,为什么没人接?天秤座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终于想起,今天是周六。 周六,他的演奏会今晚一场,明晚一场,后天清晨,他就得飞到北京去开下一场的巡回音乐会。 那就到北京再打吧,这个电话,一定要把它打通。 “老板,最近两年半的《动漫天下》,我都要买。”是什么样的故事能把读者的胃口吊到现在?久违的情感在胸口涌动,有些酸,有些涩,有些甜。 “这里是租书屋,要买的话,得是原价喔!” “没问题!” 56,(我回来了,可是你在哪里?)(图,天秤座站在台上面对台下黑压压的观众) “今天和明天的两场钢琴独奏音乐会,是我献给一位朋友的,我想对她说,我回来了。”天秤座微微朝台下鞠了个躬。尽管坐得满满的听众们不知道这位年轻的音乐家到底在说什么,还是热烈地鼓起掌来。
天秤座看着观众席。如果她看见海报的话,该来的吧,听说前期的宣传攻势做得很好,如果来的话,该坐在前面的几排吧。可是没有。如果是原来的那个她,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一定会站起来的吧。可是也没有。 下面坐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天秤座没办法再多看几眼,在心里轻叹着,转身走到钢琴前。一个小女孩跑上台,把一捧鲜花送给他,天秤座微笑着接过,轻吻了女孩的额头,把花放在钢琴旁,坐了下来。 钢琴声在整个音乐厅里弥散开,泌润到每个人的心里。令欧洲人惊叹的技巧和琴声中的魂灵,让所有的听众都无法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尾声,在弹最后一支曲子之前,天秤座深深吸了口气,双眼微闭,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和情绪。 台下没有一丁点声音,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屏息等待最后的压轴曲——肖邦降E大调夜曲。 57,(两年过去了。现在,白羊座已经知道,这,就是最圆满的结局。) 白羊座没有想到这场音乐会的票居然这样抢手。等到她前一天去音乐厅买票,已经一张也没有了。所以她只能在开场前到门口等票贩子的黄牛票。 这家伙,还真红了啊。白羊座在心里想着,她没料到会等这么长的时间,早知道该多披件风衣的,早春的寒气已经从毛衣的细缝里透进来了。 开场半小时,白羊座终于等到了一张票,居然还是原价。票贩子对她说,如果在开场前,得是三倍的价。 白羊座猫着腰走到位子上。位子是靠后的,她看不清天秤座的脸,但能再次听见他的音乐,白羊座已经很满足。 降E大调夜曲响起的时候,白羊座的眼泪流了下来。原来,他还是记得我。白羊座没有强忍住不哭,她让咸咸的液体尽情地从嘴角边滑过,没有什么能比现在这样更好地纪念当年的那段感情。 曲终,所有人站起来鼓掌,整整十分钟。 白羊座随着人流涌出了音乐厅,脸上泪痕犹在,心结却已经解开。 他还是记得我的,这就足够了。相信,他没有联系我,一定有他的苦衷。 就这样结束吧,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呢,不是吗?白羊座对自己说。 58,(当你想开始的时候,其实已经结束,当你想结束的时候,却又重新开始。世上的事,能遂人心意的十中无一。就像现在,面又糊了。) “你的气色不错呢。”老板对白羊座说。 “嗯,昨天晚上去听了一场很棒的音乐会。现在我浑身轻松呢。” “哦?就是那个从法国回来的钢琴天才吗,真的有这么好啊。” “看不出老板你连这个都知道啊。” “那是,虽然我是拉面专家,但也不代表我在其它方面一窍不通吧。”老板笑着,随即又耷拉下脸:“明天这里就要拆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原本我还以为你这个老顾客会有些伤心的呢。” “所以我今天中午不是过来吃饭了吗,虽然是个很值得纪念的日子,也不用哭丧着脸吧。你又不是不开店了,放心吧,有空我会来你新店吃猪软骨拉面的。”白羊座笑着说。 老板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白羊座,他觉得这个女孩今天有些不一样。 “喂,再不吃的话,面就要糊了啊。” “知道了。”白羊座顺口回答,却突然发现声音并不是面前老板发出的。她向右边看去,一个穿着长风衣的人在对她笑。他的领口高高的遮到鼻子,绒线帽子盖住了眉毛,只有一双眼睛一闪一闪。 一双弯弯的眼睛。 59,(《梧桐馆的爱情》最后一期:林之归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羊座愣愣地看了水瓶座好久,大脑一片空白。 “昨天我买了全套的《梧桐馆的爱情》,看到那个总去梧桐馆的阳,我就猜你常来这里。”天秤座看着白羊座,他从来没有这样紧盯着白羊座不放,他的眼神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你总是猜得到,什么都猜得到……”白羊座喃喃地说。她紧抿着嘴唇,突然大声地说:“你这个家伙,我原来都已经把心情调整好了,我还想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我要去找新的帅哥了,现在你叫我怎么办,怎么办?” 天秤座笑着,他只是笑,不说话。因为他已经握着白羊座火热的手,紧紧地握住,再不会松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