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淡金之符(二更)

拔魔 1105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490字
城南重新耸立起司命鼎,变得谦逊了,个头不再像山一样庞大,与其它三个方向的至宝差不多。不管怎么说,妖族营地保住了,留下者深感庆幸,逃跑者成群结队地回归,厚着脸皮祝贺异史君的大胜。 杨清音站在窗口向南边望了一会,转身看向慕行秋,只见他一脸轻松,随手写符,完全没有平时的专心致志,甚至冲她露出微笑。 杨清音迷惑不解,“到底谁胜谁负啊?” “异史君胜,不对,是左流英胜,他的法力未必比我强太多,可是法术的精巧程度高出我一个层次,我不得其门而入,只好认输,将司命鼎和洗剑池给了异史君。” “那你还这么高兴?” 慕行秋收回手臂,他现在很想倾诉自己的想法,杨清音正是绝好的听者,“因为我的所得多于所失。” 杨清音笑道:“你是得到新宝物了?还是学会了新法术?” “都不是,我终于看清了自己。” “这就是你的所得?跟两件至宝相比,不太合算啊,我现在就将你看得清清楚楚,也没觉得自己多了什么。”杨清音嘴上争辩,脸上却带着笑容,“说说吧,你看清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我没有道士之心,从来就没有过。” “嗯,这个大家都知道。” “但是我可以造一个道士之心。” 杨清音睁大眼睛,身为道门子弟,听到这句话就像是普通人听说最信任的朋友见到鬼魂一样难以置信,“造一个道士之心?” “嗯,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符帅,只有道士之心才能统率三万三千道符箓。”慕行秋的兴奋溢于言表。离道士之心的境界相距更远了。 “你等等。”杨清音低头想了一会,如果说出这句话的不是慕行秋,她早就嗤之以鼻了,她相信慕行秋,但也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他的说法,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疑惑地问:“怎么造?” 慕行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走到窗口,指着不远处的断流城,“断流城里容纳着多个世界,不只是南北城,还有守缺和异史君的世界,更不用说昆沌。” “嗯。”杨清音能理解一城多个世界的观念,却不理解这与道士之心有什么关系。 慕行秋盯着杨清音,越来越兴奋。“其实每个道士身上都有至少一个世界,百宝囊、乾坤袋一类的法器,能够装下比自己大得多的物品,那其实就是一个法术世界。” “算是吧。”杨清音解下腰上的乾坤袋,拎在手里看了一会,“照你的说法,我也能创建世界,只是小得可怜。没有断流城这么大。” “没错,咱们都能创造世界。我自己就创建过几个,但它们都被称为不同的法术……”慕行秋莫名其妙地陷入沉默,半晌不语。 杨清音看着他,既困惑又欣喜,不管说法正确与否,慕行秋总算找到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他找回了自信,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人。 慕行秋重新开口,“我本想利用几件至宝创建数个临时的世界,分别容纳人类、妖族和道士,其实再往前一步。法术世界既然能容纳众生,自然也可能容纳别的东西……我完全没有必要创建那么庞大的世界,只需要一点,很小的一点。” 慕行秋走到墙边,伸出右手食指,缓缓地写下一道淡金色的符箓,图案微微闪烁,像是月光照耀下的水波,若有若无。 “我认得这道符。”杨清音记得一切往事,但是有一些需要深挖才能想起来,“肯定有人在咱们面前用过,非常大……是兰冰壶,我想起来了,这是她用过的修身符。” 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兰冰壶用一张巨大的修身符代替自己充当阵主,加上寥寥几名散修就能组成鱼龙阵,威力不是很大,但是能够以符代身,却是非常巧妙的法术。 “的确是修身符,它也是一个世界,可以容纳写符者的思绪。” “呵呵,越说越玄奥了,如此说来,只要是法术就是一个世界,能容纳金木水火土五行,能容纳光焰风气,还有魂魄这一类奇怪的东西。” “说得好,每一道法术都是一个世界。”杨清音只是随口一说,慕行秋却当了真,抬手弹指,射出一道闪电,击中墙壁上的修身符,“先教它一点念心幻术。” “教?你的意思是它能学会法术?”杨清音更惊奇了,仔细打量淡金色的符箓,它的颜色变深了一些,的确吸收了闪电中的幻术,但是没有显出更强大的力量。 “只学念心幻术还不够,想当众符之帅,实力还得更强一些,我再教它物用之道。”慕行秋左手道火诀护住下丹田,右手道火诀守卫绛宫,额头微微一亮,泥丸宫里送出法术。
“你的修身符也太厉害了吧,说学会就学会,比道士勤修苦练还快。” “它刚刚入门,想精通还早着呢,跟道士比不了。”慕行秋想一会,又从泥丸宫直接发出一道法术,“众符蠢动,经常不听指挥,我再教它自然道逆术,可以作为军纪,令众符不能随意生效。” 杨清音的惊奇开始变成惶惑,目光从修身符上移开,紧紧盯着慕行秋。 “你担心我入魔了吗?”慕行秋笑着问,突然一拍额头,“对了,还有魔尊正法,文韬武略就都有,它更有资格充当符帅了。” 慕行秋右手上移,守卫泥丸宫,以绛宫直接施法,一团黑光砸向墙壁,祖师塔是道统至宝,对魔族法术极为敏感,立刻剧烈地震动,发出轰轰的声响和大团的光芒,数十里外都能看得到。 “别急,只是一点魔尊正法。”慕行秋伸手轻轻摩挲墙壁,好像那是一条尚未完全驯化的大狗,“对你没有影响,只对修身符有效。” 响声渐弱、光芒消逝,祖师塔恢复了正常,慕行秋吐出一口气,转头冲杨清音笑了笑,“还好昆沌的印记已经被去除,要不然真会惹出大麻烦,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杨清音的确觉得慕行秋得意忘形了,警惕地问:“你用上了那道咒语,对不对?” “错或落弱莫?嗯,我用上了,修身符、念心幻术、自然道逆术、魔尊正法……我在所有法术里都加上了这句咒语,它是无心之咒,能够容纳其它法术,然后再融合在一起。” “天哪,你要将自己学过的所有法术都加进去吗?” “啊,你提醒我了,还有妖术,我学过一些妖术,对激发士气很有帮助,与念心幻术相得益彰。” 这回是红光一闪,慕行秋向修身符里注入了一些妖术。 “还有什么?你帮我想想。” 杨清音开始担心了,但是看着慕行秋越来越兴奋的面容,她突然想开了:他们面临的不是一场能够全身而退的斗法,胜者得到一切,输家一无所有,如果没有一点疯狂,怎么能与昆沌这样的强者战斗? “道统的五行法术,怪不得祖师塔对你不满,你注入一堆法术,只有念心幻术与道统有关,还是曾经被灭绝的法术。” “说得太对了,可我不擅长道统法术,能借你的太阴之火一用吗?” “当然,可我不会咒语。” “咱们一块施法。”慕行秋伸出手。 杨清音握住他的手,“是要一点,还是全力施法?” “越少越好,修身符刚刚诞生,还很脆弱,承受不住强大的法术。” “说得它好像是你刚出生的儿子一样。”杨清音脸上突然一红,马上召出不熄炉施法,不让慕行秋有说话的机会。 以不熄炉施展太阴之火最为顺手,杨清音心念微动,指甲盖大小的一团纯净火焰飞向墙壁,她仍然不喜欢咒语,所以全都交给慕行秋,对咒语的念诵毫无感觉。 太阴之火对修身符发生了奇妙的作用,金色的符光不再闪烁,变得更清晰,像是深深地刻在了墙壁上。 “有意思,我真想快点看到它成熟之后的样子。”慕行秋没有松开杨清音的手,两人并肩站立,一块欣赏符箓,真有点像是在看护刚出生的婴儿。 “好像还缺点什么。”慕行秋脸上的兴奋之情渐渐淡去。 “嗯,照这样下去,修身符用不了几天就会消失,你往里面塞入的法术是不是太多了?”杨清音也看出来了,墙壁上的符箓虽然如雕刻一般清晰稳定,却缺少一点灵动,就像是实力强大但冷漠无情的异兽,无论豢兽师做出多少努力,它都不愿建立灵犀,“需要加入一点炼兽之法吗?” “试一试。” 慕行秋学过炼兽之法,但是仍然与杨清音一块施法,凤凰的图案出现在修身符中间,迅速消失,成为符箓的一部分。 两人等了一会,修身符没有变化,冷漠地留在墙壁上,对充当符帅没有半点兴趣,它的确像是拥有道士之心的道士,太像了,甚至因此失去了诸多兴趣。 “它缺的是魂魄。”慕行秋终于醒悟。 “需要注入灯烛科法术吗?”杨清音问。 慕行秋摇摇头,“灯烛科法术只是拘魂法术,注入进去也不会有变化,修身符需要的是真正的魂魄,首先得让它像是一个活人,道士之心才能生效。” 杨清音心一沉,一下子明白了问题在哪,比慕行秋更早看到了修身符的未来命运:它要的不只是道士之心,而是能施展碎丹之术的道士之心。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