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战场

拔魔 1106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395字
七月初七,天还没亮,慕烈就已结束整齐,吃了一点又冷又硬的食物,面对城墙挥刀小半个时辰,在状态最佳的时候停下,扭头对一直看他练刀的江火儿说:“我准备好了,这回左流英不能再逃避了。” 江火儿啊啊了两声,不是特别明白慕烈在说什么,慕烈原地转了一圈,向四周望去,也不是特别明白断流城正在发生的事情。 法术实在太复杂了,慕烈无论怎么努力都理解不了,于是他采取更简单的做法,干脆见怪不怪、置之不理,不管看到多么神奇的法术,都当它是稀罕的自然现象。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总是这么对自己说,就当是南海岛民见到了雪,沙漠居民见到了海,用不着去想那些风雨雷电是怎么来的,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 可即使将眼睛闭得更紧,他也能察觉到今天的不同寻常。 一个月前出发前往各地施法的人类与妖族陆续赶回来一部分,不知为什么,都没有驻扎在祖师塔附近,而是在介河东岸另建一座松散的营地,慕烈挥手打招呼,他们只是含笑回应,仍然不肯过河,也不做解释。 他们不说,慕烈也就不问。 不只城东如此,慕烈两天前曾经绕城走了半圈,发现其它方向的营地也都撤到寒冰以外,像是在给战斗留出场地,只有至宝留在原处,仿佛四名孤零零的战士。 这是一个诡异的世界,瞬息万变,毫无章法,慕烈甘愿当一块石头,牢牢嵌在河床里,任何水流冲刷。就是不肯挪动。 太阳刚一出来,慕烈就站在了东城门前,转身望了一眼祖师塔,决定什么都不说,如果传言可信,塔里的慕行秋真是慕家的高祖。这也是被他置之不理的怪事之一。 “江火儿,别跟着我,太危险,去对岸吧,那里人多,能保护你。” 介河东岸不止是人多,而是多了许多,一个月前这边只有几百名人类与妖族,现在却有数千名。大都是人类。 江火儿啊了一声,应对方法与慕烈一样,对自己不懂的事情置之不理,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慕烈只好弯下腰,伸手轻轻推了小家伙一下,然后指着介河东岸,“去那边。” 江火儿露出笑容,也伸手指向东边。 “对。去对岸,那里有不少认识你的人。沈存异和慕冬儿好像还没回来,其他人会照顾你的。” 江火儿兴奋地跳了两下,撒腿向东边跑去。 慕烈松了口气,重新面对城门,有些事情可以置之不理,却不能视而不见。他知道自己即将投入一场风暴之中,这场风暴的强度将超出他的想象,相形之下,他的实力与一粒灰尘无异,唯一的区别是他自愿进入风暴。而不是被卷进去的。 慕烈抛掉一切不必要的思绪,刚要迈步进城,就听得身边嗖的一声,江火儿比他更早一步冲进了断流城。 然后小家伙的身影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慕烈急忙转身,江火儿果然没了踪影,这才相信他真的进城了。 “为什么小家伙都不肯听话呢?”慕烈想起自己的弟弟,他还在襁褓中就不老实,还有慕冬儿,一直不肯长大,一直那么狂妄。 慕烈也向城里冲去,噗的一声,他进去了,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也已消失。 介河对岸,老撞以法术看到了这一幕,颇感不满,“这个小子连法术都不会,却能进城,为什么我就不行?” 旁边的欧阳槊笑道:“没人拦你,你能进得去就行。” “哼,你明知道断流城的禁制越来越强,别说进城,连过河都不行,我的意思是断流城不公平,既然布下禁制,就该一视同仁。” “断流城的确一视同仁。”小妖飞飞低着头,借助空中的灭世观察断流城,“它的禁制只针对有法力者,对普通人类与妖族反而无效。” 老撞左右看了看,除了慕烈,还真没有普通人了,凡人即使听说了断流城将要发生的大事,也不会过来观看。 “慕行秋和灵王为什么能留在里面?他们俩的法力比谁都强。”老撞气哼哼地问。 “他们身怀至宝,可破禁制。”飞飞说。 “江火儿呢?” “他是转世元婴。” 老撞没什么可质疑的了,心里仍不服气,等了一会说:“总之不公平,天下最厉害的强者都聚在断流城,要打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咱们有幸观战,结果呢?却他娘地什么都看不见!” 老撞还记得左流英和秦凌霜的斗法,对当时的场景耿耿于怀,觉得还不如两只小妖打架好看。
“别急,没准到了最后,咱们都会被卷进去,想躲都躲不开。”辛幼陶看了一眼妻子,不再说话了,小青桃正痴痴地望着断流城,心里记挂的全是儿子,辛幼陶悲哀地想,自己很可能认不出他的相貌,他被带走的时候才多大一点儿啊。 “只要能亲眼看见这场斗法,就算死在里面也值得。”老撞握紧拳头,只有他对这场斗法满怀兴奋与喜悦,没有半点惶恐,“慕冬儿怎么还不回来?他不会因为没资格参战而害羞了吧?其实他手里有珍奇楼,能直接进城观战,比咱们强多了。” 祖师塔里,杨清音也有同样的疑惑,“赶不回来也要通知一声啊。”但她并不担心儿子,以慕冬儿的实力,天下没几个人能欺负他。 “准备好了?”杨清音轻松地问。 慕行秋笑着点点头,“终于要结束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完美的一道法术,真有点舍不得用在昆沌身上。” “人家的完美法术层出不穷,你就这一道,难怪会舍不得。”杨清音也露出笑容,走到墙边,看着那道已经失去光泽的修身符,“老娘的魂魄就要交给你了,千万别让我丢脸,否则,哼哼……” 修身符万事俱备,只差一只魂魄,早在十几天前,杨清音就已经决定献出自己的魂魄,“如果打不过昆沌,咱们都是死路一条,保住魂魄有什么意义?如果能打败昆沌,肉身就在旁边,我的魂魄肯定能及时撤出来,没有多大危险,对不对?” 慕行秋争不过她,犹豫多日以后终于同意,很多人类与妖族愿意为这一战献出魂魄,但是值得他完全信任的人只有杨清音。 “去吧。”杨清音没有生离死别的痛苦,“对了,异史君藏在冬儿泥丸宫里的魂魄还没取出来呢,打败昆沌之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活捉异史君。老妖的魂魄倒是多,可惜没一个肯做好事。” 慕行秋笑道:“那是一定的,然后得让冬儿长大了,他不能总是五六岁。” “可不,他现在都应该……快去吧,本来人家就没邀请你斗法,去晚了更没你的位置。” 慕行秋下到底层,离开祖师塔,向断流城走去,至宝已经与他紧密相连,用不着带在身上。 祖师塔离城门不远,慕行秋一路走去,从未回头。 杨清音也只在窗口望了一眼,转而又去凝视墙壁上的符箓。祖师塔是道统至宝,能在它的墙壁上留下长久的印记,表明法术已成。 “古神,如果你真的存在,请听我的祈求:我叫杨清音,从来不是你的信奉者,可你既然是神,应该不会在乎我的不敬吧,总之,请你保护他们父子二人,如果……如果死亡不可避免,请你减少他们的痛苦,加在我的身上。” 杨清音没有祈求勇气,因为她早已做好牺牲的准备,如有必要,会毫不犹豫地施展碎丹之术,这道法术不可能提前尝试,但她知道法术必成。 黑凰从窗外掠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杨清音微微一笑,以灵犀之术对外面的女妖说:“你自由了,恢复人形吧,等我魂魄离身的时候,你会得到我的内丹和全部法力,但是别碰不熄炉,九大至宝乃是不祥之物,离它们越远越好。” 黑凰能说话,但只是响亮地鸣叫了一声。 杨清音将自己的魂魄送入修身符,她之前做过尝试,因此非常顺利。 修身符已经具有强大的实力,可是没有魂魄,它就像是山一样,耸立在大地之上,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更不会参与进去,杨清音所要提供的就是一种意愿,推动修身符掌控三万三千道符箓,然后在慕行秋发出召唤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投入战场。 眼前先是一片漆黑,光芒逐渐显露,杨清音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成片的法术,可她看到的是一座山谷。 不等明白过来,杨清音已经一头扎进谷内,看到成群的锦尾马,还有小小的池塘,她不自觉地微笑,忘记了一切,迎着风,迈步向池塘走去。 黑凰从窗口飞进塔内,召出不熄炉守在杨清音身前,她则站在身后,展开双翅,护住肉身,冲着外面又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 慕行秋已经走到城门口,轻声道:“我曾在断流城犯下过一生中最大的错误,绝不能再让同样的错误发生,你说过,每个人都在挽救自己,你不应该为任何人牺牲。” 慕行秋走进城门,没有受到阻挡。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