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报案

宝鉴 205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552字
由于最近在谈恋爱,平时冯永康很注意自己的仪表,身上穿的是套这几年国内比较流行的品牌西装,头上抹着发胶,光滑的估计连苍蝇都站不住。 只不过原本左胸放钱包那块稍微有些外凸的地方,现在已经瘪下去了。 这是因为就在刚才韦涵菲站在一个摊位前想买东西时,发现自己钱包丢了的时候,冯永康和朱凯都同时发现自己身上的钱包,也不翼而飞了。 “你小子还笑,有没有同情心啊?” 看到秦风的笑脸,冯永康忍不住说道:“哥们我带那么多钱出来,不就是想贿赂下你小子,让你在齐老面前美言几句的吗?我不管,钱丢了哥们的心意也到了,那事儿你必须得帮我和老朱!” “他们人呢?”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钱包丢了就赶紧找啊,说不定还能抓到那些小偷呢。” “年轻人,第一次来这儿吧?” 秦风话声未落,身后传来那个老人的声音,“酗子,在这种地方丢了钱包,就甭惦记了,自认倒霉吧。” “哦?老先生,这是怎么个说法?” 秦风回过身去,说道:“这么大个市场,如果经常发生失窃的事情,对市场的声誉也不好吧?难道警察都不管的?” “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 老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里的摊户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同样,那些小偷们也是如此,打了一批又来一批,屡禁不绝啊……” 来潘家园闲逛的人,不是游客就是古玩爱好者,这两者有个共通的地方,那就是身上一般都会携带不少的现金。 相比在火车站医院等地方行窃,潘家园的地理位置以及周围环境无疑要更好。所以这天南地北的小偷们是一波接一波,根本就没有将其杜绝的可能性。 “警察是管不了,秦风,莘南带着韦涵菲和老朱,现在就在市场派出所了。” 听到老人的话后,冯永康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在刚刚他们报案的时候。那些警察虽然说的没老人那么直白,但话中的意思,也是找回钱包的希望不大。 “老先生,多谢了……” 秦风冲着老人拱了拱手,对冯永康说道:“走吧,去派出所看看。实在找不到那也没办法,马上中午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 “你还有心情吃饭?”冯永康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人啊,他们三个丢了那么多钱,这哥们倒是好,还惦记着吃呢。 “那好。回头我们吃,你看着好了。” 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按照冯永康的说法,他们丢钱包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间。 现在是法制社会,抓贼也要讲个拿赃,别说二十分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都足够小偷们转移赃物了,即使抓住作案的小偷,也甭想在他们身上找到钱包的。 “真他娘的晦气……”看到秦风问了身后那老头派出所的地方,和谢轩两人径直往派出所走去,冯永康郁闷的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怎么样,笔录做完了吗?” 来到派出所的值班室,秦风发现。韦涵菲正回答一位民警的问话,而莘南和朱凯则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个脸坐在了旁边。 “我们俩问完了,就剩她了。” 莘南的脸色有修暗。走之前秦风还专门提醒他主意小偷,没成想不光是被偷了,而且连着被偷了三个人。 “南哥,你又不是那贼,你哭丧着个脸干嘛?” 秦风笑着拍了拍莘南的肩膀,说道:“人多的地方贼就多,很正常的,别人干的活儿专业,防不住的。” “嗨,小子,挺了解的吗?” 秦风话声刚落,正在给韦涵菲做笔录的年轻警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也不是防不住,关键是你们的防范意识太差了,人多再一挤,就什么都忘了。” 在这种算得上是旅游景点的地方,失窃的案子是最常见的,少了每天也有七八个人来报案,警察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你钱包里有多少钱啊?”秦风进来的时候,年轻警察刚刚开始给韦涵菲做笔录,连失窃的金额都还没来得及问。 “一万块钱……” “多少?一万?” 韦涵菲的话让那警察愣了下,刚才朱凯的六千和冯永康的两千就已经让他吓一跳了,没想到这女儿丢的更多。 按照相关刑事案件的条文规定,涉案2000元的盗窃案,就属于数额较大了,一万以上就能判处三到七年的有期徒刑。 冯永康等人加起来丢失的钱,都快两万了,按照规定,派出所是要将其当成重大案件立案侦查的。 “你们等等,这个情况我要向所长汇报一下。”
年轻警察坐不住了,他在这里干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接触过最大的被窃金额不过才八千多元,当时还通报了市局刑警队。 要知道,在九八年这会,老职工买一套工龄折算的房子,也不过就是一两万而已,那些蟊贼们平时也都是小打小闹,但真出了大金额的案子,派出所还是要重视起来的。 “指望他们破案,黄花菜都凉了。”看到小警察出了值班室,冯永康忍不走了一声。 冯永康是厩人,知道在厩的人流量有多大,人多了治安肯定不好,平时那些凶杀之类的刑事案件尚且忙不过来,谁有功夫管这种小偷小摸的案子? “老冯,那……你的意思是,咱们这钱就没了?” 朱凯有些心疼他那6000块钱,要知道,刚入学的几万块都被秦风给敲诈干净了,这6000是刚从自家老子那里要来的,还没捂热就便宜了蟊贼。 “我看十有**没了。” 冯永康转脸看向秦风,说道:“秦老大,我们哥儿俩现在是一穷二白。从现在到过年可一直都跟你混了啊。” “瞧你那点出息?”秦风撇了撇嘴,他心里早就做好的打算,只是没必要和这几人说而已。 看到桌子上韦涵菲的那个坤包,被人用刀片拉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秦风不由问道:“韦涵菲,你没事带那么多钱干嘛?” “国内买东西刷卡不方便,我……我平时都带这么多钱啊。” 在国外生活的人。基本上带着一张信用卡就能走遍好多国家,不过回到国内之后,韦涵菲有好几次买东西都刷不了卡,后来就干脆出门带现金了。 听到韦涵菲的话后,秦风等人齐齐翻了个白眼,敢情一万多块钱在这位大小姐眼里。只不过是些零花钱而已。 “其实那些钱都无所谓。” 韦涵菲皱起了眉头,说道:“钱包里面有一张我和妈咪的合影,那张照片没有底板,再也洗不出来了,我就想找回那张照片。” 韦涵菲从小是跟着母亲长大的,虽然韦华对她也极为疼爱,但终归没有和母亲的感情深。 在三年前的时候。韦涵菲的母亲因病去世,这才按照父亲的安排去上学读书,所以那张绝版的照片,是她最牵挂的事情。 “照片?回头想想办法,看看还能找到不。”幼时双亲,也导致秦风对于亲情格外看重,听到韦涵菲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些坐不住了。 “能找到才怪呢。那些贼把钱拿走,钱包随手往河里一扔,去哪儿找啊?”冯永康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 “风哥说找,肯定就能找到的,这位小姐你不用着急。”小胖子在旁边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事关江湖上的事情,他还没见到有秦风办不到的。 “希望能找到吧。” 韦涵菲的脸色有些黯然。国外也不是没小偷,像这种事情,除非当成捉贼拿赃,否则还真的很少有能寻回自己物品的。 “各位。你们的情况我已经向所长报告了,而且也已经立案,请你们留下联系方式,案子一有进展,我马上就会通知你们的。”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刚才那个年轻警察回到了房间里,口中说的那邪,让人根本就看不到破案的希望。 众人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除了秦风之外,几人中就莘南有手机,当下留下了手机号码,一行人出了派出所。 “呸,整天就知道穿身衣服耍威风,遇到事屁用没有。” 走出派出所大门后,冯永康回头啐了一口,他虽然丢的钱最少,但身份证却是在钱包里,补办起来也麻烦的很。 秦风拍了拍冯永康的肩膀,说道:“行了,老冯,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找钱包呢。” “去哪儿找啊,让贼还给你?” 冯永康摆了摆手,说道:“得了吧,秦风,算哥几个倒霉,我是认了,回头让我爸再给我补张身份证去。” “还没找,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找不到?”秦风拉着冯永康,说道:“走吧,把你们丢钱的位置给我说一下,看看是在什么地方?” “真的假的啊?”见到秦风一脸信心满满的样子,冯永康一行人才很勉强的又跟着秦风回到了潘家园市场。 指着一处摆在拐角位置的地摊,冯永康说道:“我们就是想在这买东西掏钱包的时候,才知道钱被偷了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ps:感谢老朋友人生所为成为宝鉴的新盟主,感谢sjnzh12盟主的再次飘红,谢谢朋友们的支持。 今儿应该最少万字更新,朋友们有新出来的月票,还请投给宝鉴,谢谢!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