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黑白

宝鉴 22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477字
“比六叔您的辈分还高?” 何金龙闻言愣了一下,他知道爷爷的那位结拜兄弟在江湖上地位极高,苗六指能活到现在,按理说就算是有比他辈分高的,也不应该是秦风这种年龄的人。 苗六指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秦爷身份尊崇,以后老头子还要依仗秦爷赏口饭出呢。” 苗六指这话倒不是在恭维秦风,而是说的真心实意,他以后能不能安享晚年,还真是要看那些徒子徒孙们争不争气了。 “我听六叔您的。” 何金龙站起身来,向着秦风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道能不能请秦爷等一下,我想问问江一手前辈的情况……” 何金龙从爷爷口中听闻过,在离开关东之后,江一手就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消息,原本准备前往江南的何天霸,也只能无奈的留在关东。 过了几年之后,日本人占领的东三省,像何天霸这种人,哪里甘心被日本人奴役?于是带着一帮兄弟在黑龙山和日本人打起了游击。 只是如此一来,何天霸也没有精力去寻找江一手了,当抗战胜利之后再派人前往江南,那时已经成为国党少将的何天霸,动用了诸多关系,也没能找到江一手。 后来何天霸不愿意打内战,辞去了少将官职,带着一帮子老兄弟回到黑龙山,虽然解放后历经多次风波,但抗日英雄的光环,让何天霸得以终老。 几十年过去了,江一手的行踪,也成了重义气的何天霸一个心结,一直到三年前去世的前夕,何天霸都在牵挂着那位不知下落的结拜大哥, “师父从未说过这些事,否则我早就去找你爷爷了!” 听到何金龙讲诉的这番往事,苗六指摇头说道:“你也不算是外人。我师门这家丑,也不算外扬了吧,当年……” 虽然是同门不同脉,但老一辈的交情摆在那里的,苗六指也没做什么隐瞒,将自己说给秦风听的那些事,尽数都告知了何金龙。 “原……原来六叔您。和燕子李三竟然都是江爷爷的弟子?” 江湖中人,哪有没听闻过燕子李三这桩往事的?但何金龙怎么都没想到,让爷爷牵挂了一辈子的结拜大哥,居然就是死在自己弟子手上的。 “师门不幸啊!” 苗六指连连摇头,再讲诉一遍往事,等于是将伤疤再揭开了一次。年过八十的苗六指,也禁不住神色黯然,面容憔悴。 “六叔,早知道燕子李三是这等人,我爷爷早就带兵去北平了。”对于江一手的遭遇,何金龙也是愤慨难平。 “行了,不说那些事了。”苗六指摆了摆手。看向秦风说道:“秦爷,您那身份,是不是要给金龙说道说道?” “老苗你说吧……”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这主门早已是名存实亡,信不信也由他。” 见到秦风同意了,苗六指将外八门以及秦风的传承身份说了一遍。 当然,苗六指将秦风师父就是鬼见愁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谁知道当年鬼见愁有没有去关东大开杀戒?说不定就和面前这小子的祖上有什么梁子呢。 不过即使如此。苗六指的这番话也听得何金龙目瞪口呆,他混迹江湖也有二十年了,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对江湖并不了解。 “秦爷,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虽然知道了秦风的身份,但何金龙并没有像对待苗六指那样进行跪拜,而是对秦风拱了拱手。说道:“今儿的事是金龙做的不对,六叔这就不说了,只要秦爷您一句话,金龙就滚出厩这地界!” 对于秦风主门门主的身份。说实话,何金龙并不怎么在乎,这年头,没有谁愿意在自己头上戴个紧箍咒,更何况何金龙从来没听闻过外八门还曾经有个主门? 但是对秦风这个人,何金龙却是非常的忌惮,从刚才秦风的出手能看出来,这绝对是位心狠手辣的主儿。 秦风能看出何金龙的心思,当下也没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也没什么吩咐,我只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为我做事?” “帮秦爷您做事?” 何金龙闻言愣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秦爷,金龙虽然不成器,但手下还有一帮子出生入死的兄弟,我舍不下他们!” 有那么个胡子爷爷,何金龙打小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辍学不上了,带着一帮小子整日跟爷爷打熬身体。 在八十年代初期,十**岁的何金龙在边贸做起了生意,和老毛子打起了交道,不过那会国家控制的紧,他并没有赚到什么钱。 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前苏联解体的时候,何金龙却是大发其财,靠着爷爷在江湖黑白两道上的人脉,他控制了一条进出俄罗斯的线路,每日可谓是财源滚滚。
而且何金龙还组织了一帮人杀入到了俄罗斯,控制了两家最大的国内货场,杀的俄罗斯黑-帮闻风丧胆,在俄罗斯华人圈里打下偌大的名声。 随着俄罗斯社会的日趋稳定,何金龙逐渐也退出了那些生意,不过通往俄罗斯的那条走私线路,始终被他掌握在手中。 不过在三年前何天霸去世之后,何金龙的处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俗话说人走茶凉,而且何金龙当年大把赚钱的时候,有点吃独食,得罪不少人,何天霸活着,那些人或许看在他的面子上,没有难为何金龙。 但是何天霸这一去世,很多人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要知道,何金龙这些年从俄罗斯赚到的钱,要以亿来计算的,不知道有多少眼红的人。 随着那些人心里的变化,何金龙的处境也逐渐变得艰难了起来,先是他开的一些茶楼酒楼出了问题,被查封掉了。 然后就是何金龙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都被抓了进去,为了将手下人捞出来,何金龙的家产直接就花光了三分之一。 但这泄不是最重要的,一位手握实权的关东大佬,直接让人查封了何金龙的那条走私线路,并且让人带言,不想进监狱的话,那拿钱买命吧。 直到此刻,何金龙才发现自己往日不去经营这些关系,错的有多厉害。 虽然恨不得拿枪将这忻火打劫的家伙全干掉,但何金龙已经四十出头了,有家有口,实在是下不了这个狠心。 无奈之下,何金龙除了留下几百万将妻儿送出国,其余上亿的家财全都散尽,那位大佬也算是信守承诺,并未赶尽杀绝。 逃过一劫的何金龙心里清楚,在这块他熟悉的土地上,自己就像是被养肥了的猪羊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骨子里有股子胡子那种闯劲的何金龙,将牙一咬,带着二十多个兄弟,干脆直接离开了关东,拿着所剩不多的一些钱,来到厩。 虽然以前也做过生意,但是何金龙的生意都是打杀出来的,手下的那些人,也没一个有头脑的。 在厩一商量,顿时定下了基调,何金龙还是决定先闯下名号,然后收拢厩的那些地下生意。 深谙江湖门道的何金龙明白,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其利润也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就像他如果能控制厩盗门的小偷,仅是这项进账,每年怕是都不低于千万。 所以在打下了火车站的地盘后,何金龙马上就盯上了于鸿鹄这个盗窃团伙,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藏在于鸿鹄背后的苗六指,居然和自己还有那么深的渊源。 俗话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当了那么多年大哥的何金龙,此时虽然是虎落平阳,但也不愿去自降一等,去听从秦风的命令。 “金龙,不是我吓唬你们,你以为厩像关东那边?可以随便打打杀杀吗?” 看着眼中露出桀骜神色的何金龙,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听说你在抢占火车站的时候用了喷子?我可以告诉你,再不收手将那些喷子全部销毁的话,恐怕不出一个月,我和老苗就要去看守所看你了!” “秦爷,您也不用吓唬我。” 听到秦风的话后,何金龙摇了摇头,说道:“金龙混了那么多年,也是知道分寸的人,那件事上没有留下什么不干净的首尾……” “这就是你为什么还没进看守所的原因。” 秦风脸上露出了冷笑,说道:“你真以为警察都是白痴?单纯的混黑-道,下场不是横死街头就是进监狱挨枪子,像你这种混法,肯定是不会死在床上的……” 掌握了那么多的江湖技艺,秦风还去上大学,就是因为他看出来了,单纯的去涉黑,那等于是找死,现在的国家可不容许杜月笙黄金荣那样的人存在。 这年头,只有像津天常四爷那样,游离在黑白之间,并且知进退,明得失,那才能真正的纵横江湖屹立不倒。 不过秦风在进入大学之后发现,建立白道的关系似乎并不难,有齐功这种名满天下的大师做后盾,秦风并不需要担心来自官家的威胁。 但是想要游走于黑白边缘,仅仅靠着李天远,秦风却是感到力有不逮,他的力量还是太过薄弱了一点,所以这才将主意打到了何金龙的身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ps:第三更送上,祝朋友们中秋快乐。 嘿嘿,大家也给几张月票推荐票,让胖子过个圆满的中秋节吧!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