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店面(上)

宝鉴 23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625字
“风哥,还别说,那周老板做事挺靠谱的啊?”谢轩开着那辆破面包车,一脸兴奋的拉着秦风往潘家园赶去。 和李天远喜欢舞刀弄枪不同,谢轩最喜欢的却是尔虞我诈的生意场,而且每当坑蒙拐骗的卖出去件假货后,小胖子的那心里,总是有种很特别的满足感。 “轩子,他能不着急吗?咱们万一要接手家文房四宝店,他都没地哭去……”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从潘家园离开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提及了自己在津天古玩街的那家店的名字,相信周老板一定是打听清楚了。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如果潘家园再多一家经营文房四宝的店铺,那他就多了一份竞争,尤其是秦风那齐功弟子的身份,更是让周老板忌惮不已。 所以在秦风承诺了不经营文房四宝的生意后,周老板是开足了马力,动用了各种关系,居然只用了一天多的功夫,就给秦风寻摸好了新的店面。 今儿还是周末摊市,不过秦风来的有些晚了,潘家园内的人也少了许多,大都是些老玩家,在各个地摊上寻找着乐子。 古玩可不仅仅是捡漏,在淘地摊的时候能遇到自己喜爱的藏品,那也是一件能让人心旷神怡的事情,很多退休的老人对此都是乐此不疲。 “轩子,趁着现在古玩热刚起步,咱们还能占据一席之地,否则要不了几年。百十万的投资,在这里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 看着还没散去的人群。秦风有些感慨,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如果师傅载昰能生活在这个年代,想必能成为一位令人敬仰的大收藏家。 “风哥,那批玉我按您教的办法盘的差不多了,到时候能放出来几块吧?”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的眼中也充满着憧憬。 当然,这小子考虑更多的事情则是如何将别人钱包里的钱。变成自个儿的,那才是谢轩做生意的乐趣所在。 “嗯,拿出来几块,先打打名声。”秦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要小心点,别被人套出话来了,就说是从乡下收来的……” 新店开业。总有要吸引别人眼球的地方,没点镇店之宝,那些老玩家根本就不会上门。 而且秦风教给了谢轩一种武盘手法,几个月的功夫,已经盘出了七八块古玉,无论是沁色还是包浆。都和传世古玉没太大的区别了。 “哎呦,秦老板到了,请,里面请……” 刚一走进周老板那家店,原本戴个小眼镜坐在柜台后面。有点像古代掌柜似的周老板,马上就迎了出来。笑道:“秦老板,您可真是大忙人啊,我可等了您一下午了。” 秦风向周老板拱了拱手,笑道:“周老板,惭愧,事情实在是太多,抱歉,抱歉!”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秦风貌似就没得闲一会儿,先是惩戒了一番于鸿鹄等人,晚上更是上演了一场全武行,收服了关东何金龙和苗六指,其中过程是跌宕起伏。 到了今儿一大早,和李然商谈了一个上午,下午又是和孟林斗智斗勇,的确是忙的秦风不可开交。 如果不是周老板在电话里一直说那房子很紧俏,估计秦风就想推到明儿再来了,这谈生意,有时候不能表现的太急切,否则就是伸脖子给人下刀子了。 “周老板,这茶就算了,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在内屋坐下后,秦风也没过多的客套,开门见山的问道:“周老板,不知道您说的店,是个什么情况啊?” “秦兄弟,你这运气真是好,刚想着来潘家园开店,这就有人给你挪位置了。” 周老板笑着往外指了指,说道:“我这对面就有家店铺,是经营玉器古玩的,上下一共两层,后面带个小院子……” 说到这里,周老板翘起了大拇指,说道:“这整个店铺加起来一共有200多个平方,不管是面积还是地段,在潘家园都能算是铺王了。” “周老,不知道租金是多少钱一平呢?” 听到周老板的话后,谢轩的小眼睛顿时冒出了精光,周老板的这家店处在潘家园的中心位置,那玉石店开在对面,这地段是一等一的好。 不过这面积,也超出了秦风等人的预算,他们原想着租赁一个三四十平的店面就差不多了,200多平的面积固然可以扩大经营,但先期的投资却是要追加预算了。 “租金是按市场价来的,这店位置极佳……” 周老板看了秦风一眼,接着说道:“一平方的租金是八十五块钱,200平方一月的租金就是一万七千块钱,水电费全都包的话,是一万八,院子白送,不过有一点,就是必须先交三年的租金……” 一个月一万八,一年的租金就超过了二十万,这在现如今的潘家园,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店了,或许也只有像《荣宝斋》那样的老字号,才能撑得起这样的门面。
像周老板的这家店,虽然有内间,但不过是自己用木板隔开的,连里带外是面积,加起来也就是三五十平,一个月租金一两千块钱,和那家店完全没法比。 再加上需要先交三年的租金,那等于就是压了六十五万的的现金在里面,这对于本就挤压资金的古玩行来说,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的。 所以周老板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秦风,却是怕这年轻人嫌贵,毕竟摊子铺的越大,这所需要的资金也就越多。 “风哥,您看怎么样?” 谢轩是纯粹属于那种不怕事儿大的人,店子越大。他这掌柜当的就越有成就感啊,当下眼巴巴的看向了秦风。 “一万八一个月。先缴纳三年的租金?” 秦风闻言沉默了下来,过了大概三四分钟后,开口说道:“周老板,如果单是租金,我能负担的起,不过对方要是再有什么别的附加条件,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当年在津天的时候,秦风有过接手古玩店的经验。他知道,除非是市场直接往外租赁的店铺,否则基本上都是转让的。 既然是经营中的店铺转让,肯定是有各种原因,诸如经营不善或者是像莘南那样被人胁迫,如果是赚钱的生意,自然没人会往外推。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那些转让的人,都希望将自己的损失减少到最低,往往会提出连货物一起转让,那样一来,恐怕就要超出现在秦风所能拿出的钱款了。 “秦兄弟,您师从齐老先生。我和老先生门下弟子也多有来往,说起来咱们也不是外人……” 周老板和秦风套了句近乎,接着说道:“这家店的老板和我关系不错,只是近来出了点事情,我昨天打电话问了他。他流露出一点想卖的意思,我这不马上就想到秦兄弟你了嘛…… 具体的事情。我那老友也没细说,我觉得你要是感兴趣,就先去店里看看,至于细节这些问题,你们俩坐下来谈,是否能成,和我老周都没关系……” 在厩里做文房四宝方面的生意,和文化圈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周老板的确是和齐功的几个弟子交好,之所以这么卖力气帮秦风寻找店铺,一来是怕他涉及文房四宝的生意,二来也想和秦风结个善缘。 “周老板,既然这么说,咱们还真不是外人啊。” 秦风自然听得懂周老板的话,当下笑道:“您老和那位店铺的老板是老友,可知道他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在潘家园这种地方,200平房的店铺,算是装潢等开支,恐怕初期的投资最少要在千万以上,没点实力的人根本玩不转,能逼得那人起了转让店铺的念头,这遇到的事一定也不简单。 周老板叹了口气,说道:“老方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赌性太大……” “赌性大?去澳门输钱了?”秦风闻言一愣,俗话说十赌九骗,任你万贯家财,只要沾染上了赌,都能赔成个穷光蛋。 “不是赌钱,他赌石。” 周老板摇了摇头,他以为秦风不懂得什么叫赌石,解释道:“赌石就是赌玉,和田玉能赌,不过赌性小,老方前几年迷上了赌翡翠,上个月却是栽了个大跟头……” 原来,那家玉石店的老板叫做方雅志,祖上从嘉庆朝就开始经营古玩买卖,开了一家叫做《雅致斋》的老字号。 《雅致斋》虽然比不上号称南朵北荣的沪上《朵云轩》和厩的《荣宝斋》,但也是百年老店,在厩古玩行中赫赫有名。 和《荣宝斋》主营字画和文房四宝不同,早年的《雅致斋》,做的项目比较杂,古玩四大类几乎都有涉猎,从而给人一种杂而不精的感觉。 但是到了八十年代末的时候,《雅致斋》的现任主人方雅志接手了家族生意,却是将主营的商品定在了玉石上,出新创意,推出了一批中高档的玉石饰品。 厩一向是全国的文化中心,而文化人和玉石的渊源是自古就有之的。 这一批玉石饰品面世之后,很快打响了《雅致斋》的名号,几乎玩玉石的人,没有不知道《雅致斋》的。 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国内的经济情况也开始好转,很多人手上都有了些闲钱,加上玉一直有养人的说法,那段时间玉石饰品的销量开始上升。 当时方雅志几乎将所有的身家都投入到了生意中,垄断了疆省的几个玉矿产量,在**十时期的国内,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玉石大鳄。 精准的眼光和大胆的投资,也给方雅志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他在全国各地一共开了近五十家连锁玉石销售店,风头一时无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ps第一更,继续努力,保持第一,请投月票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