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三公

宝鉴 41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395字
“一把最低押注需要500块钱,这也算小玩玩?” 听见阿坤的话后,秦风忍不住有些咋舌,此时内地的月人均工资也不过就是七八百块钱,还不够上桌赌上两把的呢。 “秦先生,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把输赢几十万,在赌场里都属正常。”阿坤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港岛的那位张子强,秦先生您听说过没有?” “被人称为大富豪,专门绑架勒索有钱人的那位?”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倒是听窦健军提起过此人,相传张子强在港岛名声极响,先是抢劫押款车被抓,但不知为何,最后竟然被判无罪。 在无罪释放后,张子强感觉到,用强不如用智,于是纠结了一帮人,干起了绑架的勾当,不过他的手笔非常大,第一次绑架的人,就是港岛李超人的大儿子。 这次绑架案,为张子强带来了十个太阳的收入,其后张子强团伙更是连连出击,港岛富豪一时间人人自危,保镖行业也因此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 但多行不义必自毙,因为同伙悍匪叶欢被抓,张子强潜入内地想购买炸药强攻赤柱监狱,在交易过程中,被内地警方抓了个现行。 经过一番审查,证实张子强在内地曾经犯下命案,最终张子强被处以了极刑,而他的绑架团伙也因此树倒猢狲散。 “就是那个人,秦先生,你不知道,当年他在澳岛豪赌的时候,三天三夜就输出去了两个亿……” 听到秦风居然听说过张子强,阿坤不由兴奋了起来。给他讲了一段关于张子强在澳岛豪赌的事情。 原来,张子强此人嗜赌如命,在通过绑架聚敛了大笔的财富之后,几乎每天都沉浸在澳岛赌场中,而且赌的非常大,一笔投注都在百万以上。 一次绑架勒索成功之后,张子强在澳岛连赌了三天三夜,最后扔出去了两亿港币,等他回过神来之后。也被自己的疯狂给吓住了。 输了那么多钱,张子强自然是心有不甘,当下在赌场闹起事来。 不过那时候正好是崩牙驹横行濠江之际,就算张子强也不敢和他相抗衡,最终只能是吃了个哑巴亏。悻悻的回去了港岛。 “横财不宜留身,这张子强也不算做错,只是输在赌场,也不能给自己积德,下场倒是在意料之中的。” 听完阿坤的话后,秦风微微摇了摇头,绑架勒索的手段。也算是江湖外八门中千门的一个分支,张子强算是将其运用的出神入化,只是自身不捡,最终落得个吃枪子的下场。 “秦先生。来根烟?” 上到二楼之后,阿坤拿出了一盒香烟,其实见惯了赌场内的倾家荡产,阿坤的赌性并不是很大。之所以鼓动秦风上二楼,却是因为一楼不能抽烟。而他的烟瘾犯了。 “好,那就来一根。”秦风平时也抽烟,只是烟瘾不大,在这人声鼎沸烟雾缭绕的赌场里,也想舒缓一下自己的神经。 “秦先生,您等一下,我去兑换些筹码。”给秦风和自己点上火候,阿坤美美的抽了一口,带着秦风来到了兑换筹码的一排窗口前。 “阿坤,我自己来吧。”秦风摇了摇头,拿出一张银行卡,从窗口里递了出去,说道:“给我兑换十万港币。” 秦风刚才听阿坤说了,虽然赌场是在澳岛,但赌场内通用的却是港币,秦风卡里存的是人民币,不过通过刷卡,银行会内部完成手续兑换的。 “秦先生,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啊。” 阿坤见状有些着急,豪哥吩咐了要招待好秦风,并且给了两百万的额度,但阿坤怎么都没想到,秦风居然要拿自己的钱去赌。 “阿坤,我就是随便玩玩而已,你放心,豪哥不会怪罪你的。” 秦风对阿坤摆了摆手,在窗口前的刷卡机上输入了银行卡的密码,很快从窗口就递过来一叠千元面值的港币和他的银行卡。 “走,咱们去转转。”拿着那叠并不是很厚的钞票,秦风转身进入到了投注区里。 秦风从刚才几个赌桌上见到,想要兑换筹码,有两种办法,一是在窗口处兑换,二是直接在赌桌上兑换,只要你将钱放在桌子上,每一桌的荷官都会付给你相应的筹码。 “给我兑换三万!”秦风转悠到一家赌三公的台子前,等一局牌结束后,将三十张千元面值的港币放在了赌桌上。 “好,稍等!” 荷官拿过那叠港币,在验钞机下一一点验之后,将其放入到了和赌台连为一体的钱箱内,然后从自己身前的筹码箱里,数出了数额分别为一万、五千、一千和五百的筹码,从台面上推到了秦风的面前。
“秦先生,你要玩三公?” 阿坤看了一眼那个荷官,说道:“这东西纯粹就是赌运气,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咱们还是去玩二十一点吧……” 秦风现在所处的这张赌台,玩的是三公,玩法也很简单,一共只发三张牌,如果三张牌为JQK等花牌,就是三公,可以通杀任何牌面。 但是在JQK和别的牌相匹配的时候,均为零点,其余的牌面相加如果超过十点就要减去10,剩余的牌9点是最大的,0点为瘪十,是最小的牌。 赌场内的赌台是两张合并的,由赌场内的荷官为庄家,可以同时和十个人开赌,每人发三张牌,按照开出的不同牌面给予赔付。 “阿坤,小赌怡情,在哪都是玩嘛。” 秦风笑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手扔出了一枚一万的筹码,顿时将身边几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这桌的最小投注额是五百,最大是五万,赌桌上的玩家一般都是五百到数千的押注,像秦风这样一把扔一万的,倒是不怎么多见。 “买定离手,大家不要再投注了。” 发牌的荷官也看了秦风一眼,手法娴熟的从发牌机中,将三张牌准确的发到了每一个下注人的面前。 “请开牌!”荷官摊了摊手,示意各个闲家开牌。 “是个一点,运气不好啊。” “就是,这一把就输一万块钱了。” 当秦风的三张牌掀开后,周围顿时响起一阵议论声,因为发给他的三张牌分别是一张2、一张9还有一个Q,加起来减去十,正好是个一点。 “运气还真不怎么样。” 秦风挠了挠头,在这样的赌桌上,想要赢钱除了碰运气之外,那就要出千了,秦风还不至于为了这点赌注出千,这一把实打实的是在碰运气。 “兄弟,一点也不见得就输,说不定庄家是个瘪十呢。”坐在秦风旁边椅子上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笑着给秦风鼓了把劲。 “哪有那么好的运气?”秦风摇了摇头,看到庄家开出的三、五、七之后,苦笑着说道:“庄家五点,这把输了。” 这一把似乎众人的运气都不怎么样,除了一个人开出了八点赢了庄家之外,其余的都小于庄家,摆在面前的筹码均是被荷官收到了他自己的面前。 “再押一把,要是运气还不好,今儿就不用再赌了。” 等到庄家赔付完之后,秦风将最后两万块钱的筹码,又推到自己面前的投注区内。 想了想后,秦风从那两万块钱里,拿出了五千块押在了八倍投注区的三点上,也就是说,如果庄家开出的牌是三点,就需要按照八倍的赔率,也就是四万块钱赔付给秦风。 “秦爷,您玩的门精啊?”看到秦风的举动,阿坤不由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之前他问过秦风,还真的不知道秦风是第一次进赌场。 “这么简单的赌法,看看就懂了。”秦风嘴上说着话,眼睛却是盯着发牌的荷官,当发牌完毕之后,马上就掀开了自己的三张牌。 “妈的,三点,庄家开个两点吧。”当秦风掀开自己的牌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因为他的牌面是JK3,加起来也就是三点。 “你想庄家什么牌,庄家就什么牌,那这赌场也不用开了。”秦风的话引来一阵哄笑,在旁人看来,秦风已经是输红眼了。 “三八二,庄家三点!” 就在众人的笑声中,庄家的牌被翻了过来,周围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无数双眼神都看向了秦风。 “看着我干嘛啊,这平局,怎么算啊?”秦风左右看了一眼,向身后的阿坤问道。 阿坤没想到庄家也开出了三点,愣了一下说道:“秦先生,这不是平局,点数相同,就比花牌,你有两张JK,这一局是你赢了!” “那这一把不是赢了六万?” 秦风闻言大喜,果然在那发牌荷官复杂的眼神中,被抽了百分之五的水钱,也就是三千块钱之后,价值五万七千块钱的筹码被推到了秦风的面前。 “走吧,不玩这个了。” 秦风拿起了面前的筹码,施施然的站了起来,他此次来只是纯粹的想感受下赌场的气氛,倒不是为了赢钱而来的。 不过秦风今儿的运气还真不错,接连赌了几把三公骰子再坐到百家乐的桌子上时,他那三万块钱的筹码,已经变成了三十多万。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