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五毒

宝鉴 460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376字
..co 苗六指是老派的江湖人,在他那个年代,走千家串万户像是**药之类的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对毒药还是有几分认识的。 这一闻之下,苗六指的脸上就变了颜色,相比他当年用的那些只是致人晕厥的药物,这纸巾里面的物件,绝对是剧毒无比,怕是直接就能要了人命。 “秦风,你怎么把这蜘蛛给搞来了?” 等秦风将纸巾完全打开后,刘子墨不由愣了一下,这蜘蛛长得五色斑斓,腿上全是绒毛,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看着也犯恶心。 “这玩意儿,可不是普通的东西。” 秦风看了眼苗六指,说道:“老苗,这个蜘蛛的毒性,要比普通的五毒最少毒出百倍以上,你听闻过这样的物种吗?” 秦风所说的五毒,是指蝎子、蛇、蜘蛛、蜈蚣、蟾蜍,这些都是带有剧毒的毒虫,也是在野地或者山上最为常见的。 “百倍以上?没有这么厉害吧?”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的脑袋又往后仰了一些。 苗六指知道,五毒虽然可以入药,但要是不小心被咬到,那绝对是致命的,这只蜘蛛虽然死了,苗六指也不想沾染上它身上的绒毛。 “远子,去前院抓只鸡来,抓公鸡啊,母鸡要留着下蛋······” 看到苗六指不信,秦风冲着李天远喊了一声,那些鸡是苗六指没事养的,一共有七八只,每天下的鸡蛋倒是够他们用的了。 “好嘞……” 李天远兴冲冲的往前院跑去,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他掐着一只大公鸡的翅膀跑了过来,说道:“风哥,您想干什么?喂这只鸡吃那个蜘蛛?” “想得美,你拿远点,别让鸡真把蜘蛛给吃了啊。” 秦风将包着蜘蛛的纸巾收了起来成年的蛊虫,即使是死的,入药的效果也远非普通的五毒可以相比的,这玩意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李天远挠挠了头说道:“那让我捉这鸡来干嘛?” “你先等一下。” 在李天远去抓鸡的时候,秦风从屋里拿出了一瓶酒精和纱布,用纱布蘸了酒精后,开始擦拭起了他的那根索命针。 虽然索命针细到了极致,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不过场内除了刘子墨猜出了秦风的心思之外,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秦爷这……这东西真的在你手上?” 苗六指以前虽然见过秦风开锁,但并没有像现在看得这般真切,等他认出这物件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同为外八门中人,就算苗六指也没见过杀手门的人,但却是知道,杀手门中的索命针,和当年的血滴子可是齐名的,那可都是传说中的神器。 “老苗,你知道的不少嘛。”秦风反复用酒精在索命针上擦拭了好半天之后,开口说道:“知道就行了,这事儿不要往外传······” 索命针原本是杀手门中的宝贝不过在明末的时候,就被主脉传人收了回去,所以这几百年来就是杀手门的门主,也没见过这玩意 “晓得,老头子晓得的。” 苗六指连连点头一双眼睛盯着索命针看个不停,要知道,这玩意不仅能催魂夺命,应用在开锁上,也是最好的工具。 “行了。”秦风足足将那索命针擦了有十多分钟,抬起头对李天远说道:“远子,把那公鸡给放开吧。” “好!”李天远答应了一声之后松开了手翅膀被抓早已憋屈了半天的公鸡,一展翅就要往前院跑。 “中!”秦风口中发出一声断喝屈指一弹,索命针无声无息之间,就射在了公鸡的后腿处。 “咯……咯咯……” 原本精神头十足的大公鸡,咯咯叫着跑出去还没一米,忽然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也就是十来秒钟的时间,突然头一歪,身体倒在了地上。 “咦,怎么死了?刚才还好好的啊?”距离公鸡不远的李天远愣住了,他在抓公鸡的时候被啄了一口,自然知道这公鸡没病没灾。 “远子,别过去······”秦风喊住了正要上前查看的李天远,亲自走了过去,拎着死鸡的腿回到了几人身边。 “老苗,你看看……” 秦风将死鸡往地上一扔,那只原本活蹦乱跳的大公鸡,此时身体竟然变得硬邦邦了,而且原本是白色的鸡肚子,现在变得奇黑无比。 而在公鸡的爪子上面,则是插着那根细如牛毛的索命针,不用心看压根就发现不了。 “这……这毒性,也忒厉害了吧?”
想到秦风刚才已用酒精擦拭过银针了,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毒性,苗六指顿时咋舌不已,和索命针上妁相比,他以前玩的那些毒药,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妁了 “乖乖,秦风,这就是那蜘蛛上的毒?” 刘子墨在一旁也是看得瞠目结舌,心中也是一阵后怕,因为他想到了在山上如果不是秦风出手,这蜘蛛咬在人身上的话,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嗯,这毒,最少要十几天才能褪掉……”秦风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索命针,把它泡进了酒精瓶子里。 这剧毒虽然很难得,但索命针实在是太细了,一个使用不慎就会伤到自己,没见秦风拿出来它的时候,都是用纸巾包着的吗。 “秦爷,我知道了。” 苗六指忽然一拍脑袋,一脸惊容的说道:“这······这蜘蛛,难不成就是苗人所养的蛊虫?秦爷,你怎么会遇到这玩意的?现在还有人在养蛊吗?” 苗人养蛊,湘西赶尸,这两种行为,在解放前的时候,几乎每个江湖人都知道,一些门派的长者也都会告诫晚辈,遇到这两种人,一定要避而远之。 只不过到了解放后,养蛊和赶尸行为,都被列入到了封建迷信之中,只是偶尔会在一些小说里见到,早已不为世人所知了。 不过在见识了蜘蛛的毒性之后,苗六指还是想了起来,毕竟他本人就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甚至亲自见过赶尸的人。 “就是蛊虫,而且还是本命蛊虫,苗老,你知道国内苗疆,谁还在养蛊吗?” 秦风点了点头,将今儿发生在八大处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苗六指说一遍,这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早年江湖上所发生的事情而言,苗六指简直就是个活字典。 “秦爷,您这可是问住我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苦笑道:“要说解放前的时候,我倒是知道几个人,不过解放后我被关了几十年,哪里还知道他们在不在啊?” 苗六指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前些年鸿鹄在搞那个贼王大会的时候,我好像听苗疆那边过来的人说过,现在养蛊的苗人,有一部分逃到了国外,没有出去的,也都躲到深山里不出世了,你遇到的这个,不知道是哪一种?” “国外?”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那瘦弱之人在吐血时,所说的话应该是泰国那边的语言,难道那人就是当年逃到国外的养蛊人? “秦爷,那些养蛊的巫师可是记仇的很,你有没有?”苗六指说着话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手势。 苗人最是记仇,别说本名蛊虫被杀,就算是他们下的普通蛊虫被人破坏,那都将会是一辈子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早年在江湖上,很少有人敢得罪苗寨出来的人。 “我开始时哪知道这是蛊虫啊?” 这下轮到秦风苦笑了,他也知道那些养蛊苗人的秉性,所以后来让刘子墨去追,想要斩草除根。 只是秦风也想不到,那个疑似杀手门的人即使背着一个人,跑的还那么快,等刘子墨追上去,早就跑的没踪影了。 看到秦风一脸苦色,苗六指宽慰道:“秦爷,这事儿也不用担心,死了本命蛊,主人就算不死也废了,再说你们萍水相逢,他也未必知道你的身份。” “恐怕未必。” 秦风闻言摇了摇头,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他现在已经可以断定,那下蛊和应该是杀手门传人的二人,就是冲着孟瑶去的,从孟瑶身上就能查到自己。 不过秦风并不知道,史庆虎和阿牛都没怀疑到他,只是认为孟瑶身边跟着苗族真正的高人在保护她,压根就没联想到秦风身上。 “回头想想办法,一定要把那个人给找出来。” 要说面对杀手门的人,秦风还不怎么惧怕,毕竟杀手的那些门道他都很清楚。 但面对养蛊的巫师,秦风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因为养蛊的方法有千百种,所以除了养蛊之人能解蛊之外,旁人被下了蛊,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开。 “行了,不谈这事儿了。” 秦风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摆了摆手,说道:“老苗,京城什么地儿偏僻?今晚上先把史庆虎那边的事儿给解决掉,我那事慢慢想办法吧。” 接二连三的遇到事,秦风现在心里很是窝火,尤其是被对方踩点盯住了四合院,更是让秦风怒火中烧,心中起了滔天的杀机。(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