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反被人算

宝鉴 46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952字
() “来了?” 听到山鸡的话后,史庆虎连忙伸出了头,仔细看了好几眼,开口说道:“就是这老不死的,终于被我逮到了……” 当年在监狱的时候,十七八岁的史庆虎,正是容易冲动的年龄,他原本想学苗六指的神偷绝技,却没成想最后被苗六指给淘汰掉了。 这让心眼本来就不大的史庆虎给记恨上了,在一次**场打篮球的时候,他故意拿着篮球,重重的砸向了坐在场边的苗六指。 苗六指在监狱里呆了大半辈子,岂是好相与之人,两人在口角几句之后就动起了手。 那会的苗六指,也已经年逾六十了,按照史庆虎的想法,收拾这老头一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让史庆虎没想到的是,六十多岁的苗六指,居然还有一幅好身手,当场打的他趴地不起,最后更是跪地求饶之后,苗六指才放过了他。 从那次事情后,史庆虎见了苗六指都是绕着道走,心高气傲的他,将此事引为毕生的奇耻大辱。 每次想到自己跪地磕头的场面,史庆虎都会恨的牙根痒痒,这也是他此次来京城执行刺杀任务,也不忘报复苗六指的主要原因。 “祖爷,您要是真有病,怎么不在师父住的那医院看啊?我看这医院就是糊弄人的……”出了医院的大门,跟在苗六指身后的四儿还有些莫名其妙。 四儿按照老爷子的吩咐,从京大附属医院那边打了辆车赶到了四合院,又被老爷子拉着匆匆出了家门,原本以为有什么急事。 可是让四儿没想到的是,来了这医院之后,老爷子挂了个号,跑到急诊室和那医生胡扯了大半个时辰,非说自己得了绝症快死了。 如果换成个黑心医生,说不得就会吓唬苗六指一番,让他多做几个检查,可偏偏今儿遇到的医生比较有医德,在做了一些简单的询问后,就要让苗六指离去。 可苗六指还上了劲,死活都不愿意,还说那医生不给他看病,闹到最后,那位医生只能给老爷子做了心电图和拍了**的片子,好说歹说的才将苗六指给送了出去, 苗六指的行为看在四儿眼里,简直就是闲的蛋疼外加无理取闹,可是他几次劝解老爷子都被骂了回去,直到此刻才又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你小子才有病呢?祖师爷我好的很。” 苗六指回身在四儿头上敲了一下,哪里还有刚才在医院装出的那副病怏怏的模样?直看得四儿目瞪口呆。 “祖爷,那……那您大半夜的折腾什么啊?”四儿从小就跟着于鸿鹄,自然就把苗六指当爷爷看,当下追上去又问道。 苗六指走的不快,闻言停住了脚步,说道:“四儿啊,想不想为你师父报仇?” “想!”四儿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咬牙说道:“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要扒他的皮拆他的骨……” 现在跟在于鸿鹄身边的,一共就只有四个人了,不过这四个人都是于鸿鹄从小收养的孤儿,和其感情深如父子,对下手敲闷棍的人,四儿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 “四儿,回头好好看着,伤你师父的人,会是个什么下场!”看着前面那漆黑的道路,苗六指的眼中shè出一道jīng光,拄着拐杖缓缓的又往前走去。 “祖爷,您……您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明白啊?”听着苗六指没头没尾的话,四儿一时有些糊涂了,看到苗六指走远,连忙跟了上去。 这段贯穿整个拆迁小区的道路,大概有两三百米长,苗六指走的虽然很慢,但两三分钟后,还是来到了距离医院四五十米的地方。 “嗯?老鼠怎么回事?怎么没出来打断他的腿?”看到苗六指安安稳稳的走过了老鼠埋伏的地方,躲藏在断壁后门的史庆虎,不由皱起了眉头。 “妈的,见到是两个人,就不敢下手了吗?” 史庆虎眼中shè出一道凶光,他知道老鼠为人胆子极小,要不是为人机灵又善于打探消息,史庆虎早就将他从组织里给踢出去了。 眼看着苗六指二人就要走到断壁处,史庆虎也不指望老鼠了,拍了一下山鸡的肩膀,说道:“山鸡,从那边过去,和猴子一起堵在他们后面,等我叫你的时候再出来……” 吩咐了山鸡之后,史庆虎直起身子,直接从断壁处走了出来,稳稳的站在了道路的中间,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史庆虎眼中充满了仇恨的目光。 见到前面忽然出现了个人,四儿被吓了一大跳,开口喝道:“你是谁,挡在前面干什么?” “我是谁?呵呵……”史庆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小伙子,你不认识我,六爷可是认识我啊。” 苗六指在那个监狱里呆了几十年,真的是把牢底给坐穿了,有些狱jǐng二十来岁参加工作,一直到退休的时候,苗六指还没有出狱。 所以不单是监狱里的犯人们尊称苗六指为六爷,甚至有些狱jǐng也是这么称呼他的,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苗六指是被国党关进来的,几次平反出狱的机会,都是他自己放弃掉的。 “六爷,多少年没听过这称呼了啊……” 听到史庆虎的声音,苗六指面sè不变,脸上甚至连一丝惊讶的神情都没有,看着史庆虎,淡淡的说道:“史老虎,咱们有小二十年没见了吧?你的相貌倒是一点都没变……”
“我当然没变,六爷,拜您所赐,我这疤痕都还在呢。”” 史庆虎抬手将头发往上捋了一下,在他额头处,露出了一个伤疤,这是当年他被苗六指抓着头发将脑袋砸在地上留下来的。 “六爷,您老可变化很大啊。”放下了手,史庆虎说道:“您老走路都用上拐杖了?看这头发白的,恐怕没几天好活了吧?” “老头子我命硬,阎王爷怎么都不肯收,咱俩说不定谁先去见他呢。” 苗六指笑了笑,说道:“史老虎,当年打你的人是我,让你跪地求饶的人,也是我,你冲着鸿鹄去,也忒没出息了吧?” “我没出息?” 被揭开了当年的伤疤,史庆虎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了,一脸yīn沉的说道:“论资历,论年龄,我哪点不比于鸿鹄强?就他,还和我比?” “你怎么不比心xìng呢?”苗六指摇了摇头,说道:“你心xìng残暴,遇事不忍,活不到四十岁了。” “你他娘的放屁!” 史庆虎终于按捺不住了,往前抢上了一步,面sè狰狞的说道:“老不死的,我今儿到是要看看,咱们两人到底谁先死?” 史庆虎今年刚好三十九岁,身体状态正处在一个人的巅峰时期,而他的四十岁生rì就在三天之后,如果按照苗六指所言,等于就是命不过今天了。 转动了一下脖子,史庆虎将身体舒展开来,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他各个关节处炸响,史庆虎的身高似乎突然间又拔高了不少。 “老东西,我给你个机会……” 看着身材消瘦、一脸皱纹的苗六指,史庆虎往前俯了**体,说道:“只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喊三声爷爷,虎爷我就留你条小命,让你得个善终……” 史庆虎所说的条件,正是他当年在狱中做过的事情,当着数百个服刑人员的面,他就曾经给苗六指磕过头喊过爷爷。 “你就吃定我了?” 苗六指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史老虎,我看你今儿就要成死老虎了,竟然还是这么嚣张的xìng子……” “老东西,还是这么牙尖嘴利啊?现在让你嘴巴过过瘾,等下老子把你舌头都给拔出来炒着吃!”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史庆虎似乎也感觉有些不对,当下喝道:“山鸡猴子老鼠,都给我出来……” “嗯?人呢?”在喊出这句话后,史庆虎发现,他的声音如同石沉大海,埋伏好的三个人,居然没有一个回声的。 “史老虎,千算万算,算的都是自己啊。” 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你一身煞气,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人恐怕不少吧?老头子我今儿也算是替天行道了,你们都出来吧……” 随着苗六指的话声,一个人突然横空飞了出来,重重的落在了苗六指和史庆虎的中间,那仰面朝天的面孔,赫然正是刚刚准备绕道后面去的山鸡。 “山鸡?”看着山鸡扭曲变形的脖子,史庆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与此同时,两个身影出现在了苗六指的身后。 “老不死的,有你的!” 史庆虎虽然非当年可比,但看到山鸡的死状之后,他心里顿时了然,估计老鼠和猴子也已经是凶多吉少了,今天想全身而退,恐怕并非易事。 说话的时候,史庆虎的眼睛忍不住往后瞄了瞄,不过他发现,后面的路上也出现了两个人,正好将他夹在了中间。 “史老虎,还要不要我给你下跪磕头?”苗六指哈哈大笑了起来,**被废的郁闷,在此刻得到了宣泄。 “老东西,你以为凭着这几个人,就能把我怎么样了?” 虽然眼下苗六指的人多,但是史庆虎在金三角出生入死了那么多年,倒也不惧,冷笑了一声道:“当年我被你打的跪地求饶,不知道六爷现在还剩多少工夫呢?” 在道路的两边都是拆的破破烂烂的残瓦断壁,如果史庆虎执意要逃的话,一头钻进拆迁区里,倒也不是逃不掉,不过折了三个手下这么跑掉,史庆虎于心不甘。 “好,我就看看,这么多年你有多少长进?” 苗六指是老而弥坚,被史庆虎拿话一逼,当下挺直了腰杆,从那拐杖里拔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约莫两指左右宽的长剑。 “祖爷,是他害的师父?”只是还没等苗六指动手,站在他身后的四儿就忍不住了,往前抢了几步,冲着史庆虎扑了上去。 “滚开!” 从四儿扑来的架势上,史庆虎就能看出这小子一点功夫都不懂,当**体不动,右脚却猛地抬起,重重的踹在了四儿的胸口。 “噗嗤!”四儿前冲的身体被这一脚踹的往后飞起,一口鲜血在半空中就吐了出来。 “功夫有长进啊?” 史庆虎的这一脚,看得苗六指瞳孔紧缩,他本人是以小巧功夫见长的,别说现在,就是再年轻个五十岁,苗六指也踢不出这一脚来。 “六爷,让我来吧!”站在苗六指身后的何金龙与李天远,同时往前走了一步。(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