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结拜兄弟

宝鉴 686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463字
“你……你是白……白老大?” 原本已经心存死志的疤哥,在听到白振天那近乎粗俗的骂声之后,眼睛忽然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笼罩在灯光背后的白振天。 “妈了个巴子的,当年你怎么说的?” 似乎骂着还不解气,白振天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疤哥的身边,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接着骂道:“你他娘的不是说不回来的吗?怎么跑到家门口来作案了?” 白振天这一脚用上了三分气力,只听“嘭”的一声,疤哥被他足足踹出去了四五米远,身体落在地上的时候,口角已然是渗出了鲜血。 “大哥,您教训的好!” 疤哥也是个硬茬子,用手撑住地面,半跪着直起了身体,说道:“小八给大哥您丢人了,在加勒比海,我已经混不下去了……” “起来说话!”白振天没好气的瞪了疤哥一眼,说道:“你们张家的膝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值钱了?” “是!”疤哥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倒不是不想起来,可是白振天那一脚踢的他岔了气,能直起身体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唐军,扶他到船舱里来……”看到疤哥的样子,白振天叹了口气,转身就往船舱走去,口中说道:“秦老弟,你也过来吧!” “会长,那……这些人怎么办?”贝蒂娜在身后问了一句,现在甲板上可是还横七竖八躺着十多个人呢。 “都给拷上,然后拿水泼醒他们!”白振天头也没回的说道。 “白老大……”疤哥在后面喊了一声,不过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没再发出声音来。 “白大哥,您这唱的是哪一出?又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秦风加快了脚步,走到白振天的身后,开口说道:“您老这真是交游广泛啊,连加勒比的海盗居然都认识……” “你小子少来埋汰我。”白振天横了秦风一眼,说道:“老子当年在大圈帮的时候,就曾经当过海盗,那又怎么样?” 俗话说英雄不问出身,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白振天现如今坐在洪门会长的宝座上,就算是当年的老兄弟,也不会再提起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了。 “得,您老经历丰富好吧?” 看到白振天一脸阴沉的样子,秦风哈哈一笑没再继续说下去,他能看得出来,白老大这会十分的不爽。 “进来吧!”来到船舱的会客室里,白振天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 唐军把疤哥扶进来后,开口说道:“把身上的东西掏出来吧……” 唐军之前敬重疤哥是个硬汉子,是以一直没搜他的身,不过将他留在白振天身边却是不敢大意,毕竟白振天一人关系着整个洪门未来的命运。 白振天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他还没那个胆子对我出手……” “那好,会长,我先出去了。”刚才白振天并没有招呼贝蒂娜等人进来,唐军心中明白,白老大这是想私下里和此人谈话。 “唐军,你留下听听吧!” 白振天叹了口气,说道:“小八,坐那吧,你也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混到现在这副模样了?” “大哥,一言难尽啊!” 疤哥抬起头来,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白振天,说道:“一个月前我还风光无限,谁能想得到一个月之后,就落到如此境地了啊……” “等等,我先问你一件事……”白振天挥手打断了疤哥的话,说道:“你来到马六甲海峡,这是第几次出手?” “第一次啊……”疤哥闻言一愣,说道:“白老大,要不是我在加勒比出了事,我怎么会跑回来啊……” “嗯?军火的事情和你没关系?”白振天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如果那艘载满军火的船真是疤哥劫持的,他还真不好处理这件事情。 “白大哥,您和这位,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啊?” 坐在一旁的秦风忍不住插了句嘴,从两人的对话里他能听出来,白振天和这人应该是关系匪浅,否则绝对不会用那种口吻骂人的。 “什么关系?”” 白振天看向了疤哥,说道:“当年我从大圈出道的时候,一共有八个喝了血酒的结拜兄弟,他就是老八,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和唐军同时惊呼出了声,他们两个怎么都没能想到,面前的这个海盗头子,居然和白振天是结拜兄弟? “老八年龄最小,加入大圈帮那会,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 白振天起身从会议室里的冰柜中拿出几罐啤酒,给疤哥扔了一罐过去,说道:“在港澳的时候,我们折了两个兄弟,去到欧洲一共还剩下六个人……
那会大圈在欧洲没有任何的根基,陆地上的生意我们争不过别人,就开始在海上做起了买卖,这一点全都亏了老八,要是没他,我们还真干不起海盗这行当…… 后来登岸之后,我们控制了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一部分赌场与毒品生意,逐渐慢慢做大,那时的大圈帮,没人任何帮派敢招惹……” 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雪茄,扔给疤哥一根之后,白振天给自己点燃了,狠狠的吸了一口,开始讲诉起当年的那些往事来。 原来,在大圈出道的时候,白振天是他那帮结拜兄弟的老大,他们这些人,也是大圈中最能打的一支队伍,最早登陆欧美,就是他们打的前站。 不过当他们在欧美站住脚之后,大圈帮中留守亚洲的一些老人也纷纷过去了,但是那时在欧美的大圈帮,已经是以白振天为首的了。 后来去的那些人,虽然武力值远不如白振天等人,但勾心斗角玩阴谋,却个个都是好手,在他们抵达加拿大之后,大圈帮内顿时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些人用分化拉拢的办法,离间了白振天和几个结义兄弟的感情,搞得白振天和另外几人貌合神离,甚至有人想篡位谋权,将白振天打下的大好基业据为己有。 白振天自然也不是个善茬,在得悉了老二老三等人的策划后,不动声色的安排了一场戏,让老二老三暴露了出来。 至此,原本一心的六兄弟,顿时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局面。 面对着两个结拜兄弟和帮中元老的指责,当时的白振天只感觉有些心灰意冷,于是宣布退出大圈帮,带着他手下的一帮嫡系,去到美国投奔了父亲,由此才加入的洪门。 而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里的老八,也就是现在的疤哥,也对当时的大圈帮很失望,在白振天离开之后,他也带了一帮人,重新回到了海上做起了海盗。 从那之后,原本鼎盛一时的大圈帮,开始慢慢走向了没落。 在三年后,当时篡位成功的老二和老三发生了一场火拼,老三当场身亡,而老二也被警方逮捕,大圈帮也由此变成了一个二流帮派。 在这之后的几年里,白振天也曾经和老八联系过,希望他去洪门帮自己,也能稳定下来。 但是疤哥对白振天当年的离开,心中始终有些芥蒂,他认为白振天如果留在大圈帮,后面的那些兄弟火拼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所以疤哥始终没有答应白振天的邀请,十多年过去了,两人的关系也慢慢变淡了下来,后来更是断了联系,只是偶尔能从别的渠道听到一些对方的消息。 两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再相见的一天,居然是在这种情形下,当年的结拜兄弟,差一点就刀兵相向了。 “老八,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说说吧……”给秦风和唐军讲完两人的渊源后,白振天看向了疤哥。 按照白振天所知,老八在加勒比海一直混的风生水起,是那边最大的一个海盗头子,听说连九十年代初那个无法无天的墨西哥大毒枭都对他忌惮三分的,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说什么呢?”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疤哥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我哪里混进了个内鬼,是墨西哥毒枭的人,后来他们勾结了墨西哥政斧,把我的老巢给抄了……” 面对着当年的老大,疤哥也不怕自曝其丑,当下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经过给说了出来。 原来,从大圈帮离开之后,疤哥靠着一帮老班底,迅速的在加勒比海站住了脚,并且用那些年分到的钱,添置了好几艘不错的船艇。 有人有枪,疤哥发展的十分迅猛,势力最大的时候,手下养了好几千人,就是那些毒枭们想从加勒比海**毒品,都要分出一块利润给疤哥的海盗集团。 但那些毒枭也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尤其是最近几年国际刑警对毒品**打击的很严厉,使得他们的利润大幅度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毒枭就不愿意将蛋糕和疤哥分享了,于是几个毒枭联合了起来,送了不少内鬼到疤哥的海盗集团。 就在上个月的时候,毒枭们感觉时机成熟了,于是内外发动,直接领着墨西哥和哥伦比亚政斧的海军,杀到了疤哥在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上,那里正是疤哥的老巢。 疤哥再厉害,终究只是海盗,武器装备是没法和军队相比的。 一场火拼下来,疤哥二十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只是带着十多个心腹逃了出来。(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