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千杯不解朝堂事(卷二)

冰蝶英雄传 10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2328字
杨天慕舞枪攻势凌厉,枪枪猛攻要害,萧梦扬难于突破,激战数十回合,萧梦扬并未施旁门左道之术,杨天慕防备之心渐渐消退,萧梦扬见此,右手一扬紫玉琼花扇,射出三枚雾龙梨花针,直指杨天慕,接着左袖中发出四颗雾龙蝴蝶刺,直逼唐青梅,唐青梅迅速拨弦三下,三根射向杨天慕的雾龙梨花针应声落地,但是射向唐青梅自身的四颗雾龙蝴蝶刺却仅有咫尺之遥,拨弦逐一击落已无可能,唐青梅遂纵身跃起,舞动坠玉琴,当当当,三颗雾龙蝴蝶刺嵌入琴中,但最后一颗正中唐青梅左肩,唐青梅左肩顿时鲜血淋淋,甄玥扶起唐青梅为其止血解毒,杨天慕闻唐青梅惨叫,不禁回头,萧梦扬快步上前,唰唰两扇,划得杨天慕后背皮开肉绽,甄玥眼中带有疑惑,怒道:“卑鄙小人!” 萧梦扬吼道:“杨天慕,休怪我无情。”萧梦扬奋力掷出紫玉琼花扇,直指杨天慕咽喉,唐青梅、甄玥急惧万分,面目无光。 突然一道剑气飞奔而来,将紫玉琼花扇击落在地,萧梦扬见此,气道:“臭娘们,真坏事,大师,你我二人先把她给收拾了!”萧梦扬拾起折扇,与静远夹攻曹芙清,曹芙清与静远单打本已不分伯仲,此时以一敌二恐难有胜算。 萧梦扬不时施以暗器,曹芙清虽能躲避,但却无法自如地施展攻击招式应对静远,数十回合之后,曹芙清渐渐体力不支,左肩被击一杖,右臂被划一扇,跌倒在地。 唐青梅道:“师父!” 杨天慕道:“曹掌门!” 静远道:“阿弥陀佛,曹掌门,得罪了。” 萧梦扬故作咳嗽,道:“大师,这群手下败将之中,当先杀谁?” 静远道:“阿弥陀佛,既然少庄主赢了,谁先死,谁后死,当然是少庄主说了算。” 萧梦扬手摇折扇,走至唐青梅身前,推开甄玥,欲将唐青梅揽于怀中,谁知萧梦扬突感头晕目眩,浑身乏力,料想定已中毒,遂运功打算驱毒,但运功之后,毒性不减反增,静远见此异状,欲运气助萧梦扬驱毒,难料自己亦中此毒。 静远见甄玥轻笑,怒道:“是你这个臭婆娘用毒不成?” 萧梦扬道:“待我宰了你!”刚待摇扇,萧梦扬体内真气便冲撞五脏六腑,好生疼痛。萧梦扬道:“快把解药拿出来。” 甄玥恬笑道:“在下久居深谷,潜心医术,本无心伤你二人,只因你二人一路尾随,好不厌烦,而且我料想你二人前来青麓宫后必定闹事,于是我便心生一计,沿途洒下少量的新制药粉:雨蝶迷香,此药粉无色无味,少量吸入体内活血养神,并无害处,但若长期摄入,则会导致真气紊乱,且不宜运功,若强行运功势必真气冲撞,伤及自身。” 静远怒道:“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与少庄主跟随于你,你何必一直装作不知?” 甄玥笑道:“其一,在下急切赶路,不想同二位纠缠不休;其二,雨蝶迷香乃新制药粉,药效如何有待试看,对于二位的跟踪,我故作不知,只是不想打搅二位试药的雅兴罢了。” 萧梦扬道:“我看你这个彩蝶医仙以后改名臭碟毒仙好了。”
甄玥道:“不敢,在下研习毒物,只为易于解毒救人,并非想以毒伤人,二位中毒实乃咎由自取。”沉默片刻,甄玥轻叹道:“但毒却非正道,用毒多矣,必损阳寿。” 曹芙清站起,道:“少庄主与静远大师是想在敝派休息疗养几日还是即刻启程返回辽国?” 萧梦扬道:“哼,大师,我们走!” 甄玥在短暂医治、配完药材后,便与带伤的杨天慕上马前往夏都兴庆府,唐青梅静静地看着甄玥、杨天慕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在天边。 开封城中,李怜玉日日心系甄玥与杨天慕的安危,独居府中,寂寥丛生。是夜,李怜玉独坐窗前,油灯闪亮,李怜玉纤手为杨天慕缝织冬季衣物,叶风卧于屋梁之上,望见李怜玉一针一线甚是精巧熟练,心中不惊欣羡道:“想不到宋国第一佳人,竟无半点娇气,寻常妇人所做的烧菜煮饭织布洗衣之事,其亦是得心应手。”叶风微微饮口烧酒,继续凝望李怜玉的背影。 话说叶风尚未瞧过李怜玉的正脸,非是叶风无此机会,而是叶风惧于望见李怜玉的芙蓉姿色,生怕望见之后,一醉终生,不得自拔。叶风知晓李怜玉乃是有夫之妇,叶风自身亦有孩儿成长于苏州,叶风当日望见秦怡昔日画像之时便已心神荡漾,若是望见娇美胜过昔日秦怡十倍的李怜玉,叶风不知自己将是何种反应,于是乎叶风对李怜玉的容颜由期待欣赏变为惧惮望见。 叶风自从来到开封之后,倍觉生活平淡无奇,白日里叶风在天波杨府周遭赏柳钓鱼,入夜后叶风藏于天波杨府之内悄无声息。叶风本是一放荡不羁、潇洒快活之人,突然过上这般平淡日子,只感日日无趣得很,但想到自己被江湖人士唾弃多年,惟得秦怡一人赏识,心中报恩之情一直未淡。 不知不觉半月已然消逝,叶风喝掉揽月楼不少珍藏好酒。一夜,叶风卧于李怜玉卧房横梁之上,心中料想甄玥与杨天慕或许将要归来。叶风心中对气质超群、风姿飘逸的甄玥与气宇轩昂、英姿飒爽的杨天慕颇具好感,于是乎叶风期盼闻见甄玥与杨天慕事成归来的消息。 夜已深,天地渐渐无声,李怜玉缓步走向梳妆台,面对铜镜,取下发髻,轻解外衣。叶风不禁从铜镜中依稀望见李怜玉沉鱼的容颜,叶风心道:“昔日西施浣纱河畔,鱼儿见其水中俊俏美丽的倒影,不禁忘却游水,渐渐沉入河底。今日,我突然觉得这个古老传说清晰可见,当年浣纱的西施或似李怜玉这般,眼如清泉春水,眉似娇柳新叶,面如微雨桃花,唇似淡寒红梅,神如流风挽雪,气似空谷幽兰。”叶风心跳加快,不禁忘却手中握着酒囊。便在此时,一滴酒水从酒囊中滴落下来,淋到李怜玉秀发之上,李怜玉只觉一丝清凉,未曾会意,但叶风亦未意识到酒囊已然微微倾覆,紧接着,又是一滴酒水淋到李怜玉头顶。李怜玉顺手摸向秀发,发觉发梢微湿,随即觉得异样,而叶风依然沉醉于李怜玉天香国色中,只以为李怜玉此举乃是梳理秀发,并未觉察李怜玉的异常。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