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蝶恋花,紫衣踏柳惹娇芽(卷二)

冰蝶英雄传 2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2395字
秦怡亦是一女子,听得叶风这般之夸赞,心中甚是欣喜,道:“墙上画像乃是二十年前所作。” 叶风道:“恕在下冒昧,虽然时光飞逝,但秦教主至今仍是妩媚犹存。” 秦怡笑道:“开封有一女子,其美丽定然在我之上,掐指算来,其今年应是二十有八。” 叶风恍然道:“秦教主所指莫非是宋国第一佳人‘李怜玉’?” 秦怡笑道:“正是。叶少侠先前见过怜玉?” 叶风道:“未曾。只听其名而已。” 秦怡道:“敢问叶少侠,若是这二位美人有事央求与你,你该当如何?” 叶风放下手中茶杯,跪拜道:“秦教主贵为一教之主,竟能如此温和平近,在下感动肺腑,且今日在下冒犯在先,秦教主非但不责难于我,还如此礼待有加,若秦教主有何吩咐,在下定无不从。” 秦怡笑道:“这吩咐注定要持续一生,你可愿意?” 叶风回望墙上画像,心想开封之李怜玉竟比画像之人更加美丽,同时自己先前从未受到他人如同今夜秦怡这般之真切礼待,随即道:“在下愿意。” 秦怡起身道:“叶风,本教主现封你为五毒教辰风使,负责江湖之上、朝廷之中等各色信息搜罗汇聚。教中弟子得见辰风使,如得见教主。” 叶风亦惊亦喜,道:“在下何德何能,竟得秦教主如此赏识?” 秦怡笑道:“还不谢过教主师姐?” 叶风道:“多谢教主……教主师姐。” 秦怡道:“今夜时日不早,你暂且歇息,明日我再下令于你。” 叶风道:“是,教主……教主师姐。” 秦怡带领叶风走向万毒堂,叶风心道:“我飘泊江湖多年,今日有缘安定,当真是人生一大幸事。教主师姐今日如此信任于我,日后,我定不会让其失望。” 秦怡与叶风走下寨楼,迈步西行,百余步之后,二人走入万毒堂,秦怡道:“康师兄,容我为你介绍。这位乃是江湖上鼎鼎有名之浪子神偷,方才我已册封其为本教辰风使。” 康百里闻秦怡之语,倍感愕然,缓缓放下手中药瓶,凝视叶风。 叶风连忙行礼道:“原来是名扬四海之南疆毒王,请受后生一拜。” 康百里道:“既然教主已封你为辰风使,你称呼老夫一声‘师兄’便好。” 叶风道:“是,康师兄。” 秦怡道:“劳烦康师兄将叶师弟带到住处。” 康百里道:“是,教主。” 康百里个头不矮,但略微佝偻,遂一眼望去,身高与常人无异。叶风跟随于康百里身后,心中对这位年过半百之师兄充满敬意。 方才叶风潜入之寨楼,名曰紫雾阁。紫雾阁乃秦怡之闺楼,紫雾阁以南五十步之寨楼名曰朝天楼,朝天楼乃五毒教主殿,是教中朝会议事之所。朝天楼以西百余步小土坡上之寨楼名曰万毒堂,万毒堂即五毒教调制、存放毒物之地。万毒堂之北布有四座规模略小于紫雾阁的寨楼,分别名曰御云楼、寄月楼、望星楼、听风楼,四座寨楼依次为御毒使、辉月使、耀星使、辰风使之寝楼。此外,五毒教总坛还有大小寨楼百余座。御云楼以西有一小道,沿小道向西行一里之地,有片花海,名曰百花园,百花园中各色红花绿草相聚争艳,好不美丽。紫雾阁往东五里之外,有一湖泊,名曰澄杨湖,湖水澄澈见底,湖畔翠柳依依,因澄杨湖周遭颇有大宋江南之味,故秦怡常常前往澄杨湖畔漫步散心。
康百里将叶风带至听风楼之外,道:“叶师弟,这便是你之寝楼。” 叶风笑道:“有劳康师兄。” 康百里道:“叶师弟,早些歇息,老夫告辞。” 叶风晃动酒囊,道:“康师兄,囊中还有些好酒,可否赏脸与我坐下对饮一杯?” 康百里道:“老夫今夜还有未了之事,扫了叶师弟兴致,还请勿怪。” 叶风道:“那我便不强留。康师兄,慢走。” 待康百里走后,叶风晃着酒囊,走入寨楼之中,心道:“五毒教中,教主师姐与康师兄已是地位最高之人,其二人待人处事还是如此谦和平易,佩服,佩服。” 叶风躺于床上,心中想着紫雾阁中秦怡之画像,心道:“李怜玉当真比昔日之教主师姐还要美丽?”抿一口酒,不敢相信今夜之事,辗转半晌,方才入睡。 康百里走至紫雾阁外,见楼内油灯未灭,道:“教主,老夫深夜求见,不知是否方便。” 秦怡衣衫齐整,微笑打开木门,笑道:“我早就知晓,康师兄定会前来。” 康百里道:“教主想必看出来了我在担心叶风入教一事。” 秦怡引康百里进楼,康百里道:“教主,叶风乃是浪子神偷,且先前与我等素不相识,其入教一事本就值得商榷,教主还已册封其为辰风使,属下倍觉不妥。” 秦怡笑道:“叶师弟虽是浪子神偷,但其之规矩乃是偷人之物,若是一月之内物主要求索回,只需物主击败其便可,若是一月之内物主未曾要求索回抑或物主战其不胜,其亦会在一月之后原封不动,归还物件。以此可见,其至多乃一顽劣之徒,并非大奸大恶之辈。” 康百里道:“即便如此,叶风入教对于我等有弊无益。” 秦怡笑道:“五毒教宋国河东分舵舵主汪通原本是一响马,宋国秦凤分舵舵主袁燕台原本是江湖骗子。当初,我是看其二人骨子中不似恶人,且懂得回报知遇之恩,于是便将其二人收入教中,如今,河东分舵揽月楼为教中贡献大量银两以供教中日常开支,秦凤分舵地处宋夏辽三国交界之处,实时为我教搜罗官军动向,得保教中弟子安全。” 康百里道:“教主知人善用,属下早早深知。既然教主心中已如明镜,属下便不再多言。” 秦怡笑道:“时候不早,师兄先行回屋歇息吧。” 康百里道:“是,教主。” 翌日,叶风在林间鸟语声中睁开惺忪之睡眼,记起昨夜秦怡之话语:“今夜时日不早,你暂且歇息,明日我再下令于你。”叶风匆忙起身,心中忧道:“糟糕,教主师姐首次布置任务于我,我便睡过了头。亏得我昨夜还信誓旦旦告诫自己:‘教主师姐如此信任我,我定不会让其失望。’”叶风伸头瞧向窗外,发觉已然日上三竿,连忙快速着衣,快步奔向朝天楼。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