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回 倚窗眺望北疆雪(卷二)

冰蝶英雄传 228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2155字
何云燕一人牵着白马,走在天柱山下,望着清冷的郊外,心中暗自怅然。何云燕缓缓走至河边,蹲下身子,掬水洗面,河水的凉意渐渐渗至何云燕心房,但此刻的何云燕,却并未感到多么悲痛,兴许这一切,其已早有预料。 这时,何云燕听得背后传来一句话语:“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不思报效社稷便罢,还整天做些鸡鸣狗盗之事,我刘家怎出了你这个不肖子孙。”何云燕回首一望,见一长一少两名男子走在道上,年长者在后,年少者在前。何云燕心道:“此语倒是顺道点醒了我。早听莫师哥道过,金太祖离世之后,金太宗与大宋并不交好,宋金边疆恐难长久和平。一年之前,甄师姐与杨夫人在我与莫师哥离开燕山府不久之后,亦作离开,到如今,燕山府不知是何模样。眼下我并无去处,不妨先行前往燕山府,若之后燕山府有难,我便使出师父倾囊相授的武功心法参与守卫,以报师父、甄师姐、杨夫人对我的恩情。” 何云燕旋身上马,向北驶去。过了几日,何云燕到达燕山府。此时的燕山府,飘摇着恰似柳絮的小雪,何云燕见燕山府似乎亦如之前的繁华,但百姓的眼中,却透着深深的不安。何云燕心道:“不妨先去酒楼吃些菜肴垫垫肚子。” 何云燕走进一家酒楼,刻意坐在大厅当中的位置,装作不经意地吃着饭菜,实则耳听八方。这时,邻桌一长脸男子道:“你二人可曾听闻近日金营中大量兵士突然出现了长时腹泻的事情?” 国字脸男子淡笑道:“此事,在下前几日确已听人道过。在下还听说金军军医对此束手无策。” 瘦脸男子道:“先前传言金军将要杀来,正当我考虑是否要迁往南方之时,传来这大快人心的消息,当真妙极,妙极。” 长脸男子道:“说来也巧,每当金军有了攻打我燕山府的念头之后,金营中总会随之流行一些怪病,令金军难以作战。” 瘦脸男子道:“想必是天佑我大宋,哈哈……” 何云燕继续吃着饭菜,心中暗笑道:“金营之事,定是大宋何人从中作梗,但此人,会是谁呢?” 何云燕放下筷子,喝了几口热汤,便付了银子,走出了酒楼。何云燕径自走向街边一药铺,待四下无人时,问道:“敢问掌柜的,近来金兵常患恶疾之事,你可有耳闻?” 药铺掌柜听得此语,面色显出微微恐惧,道:“敢问这位女侠,你……你是何人?” 何云燕微微一笑,掏出腰间天柱派木牌,笑道:“掌柜的勿要害怕,我乃天柱派人士。” 药铺掌柜一个深深呼吸之后,道:“我还以为女侠是金国奸细,原来是天柱派高徒,请坐,请坐。” 药铺掌柜轻轻掩上木门,与何云燕对坐,道:“此事早已在燕山府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但我等燕山府百姓大多以为此事乃是天公相助,但以在下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此事应是人为。”
何云燕笑道:“承蒙掌柜指点方向,我正欲寻找此事背后的大英雄。我愿助其一臂之力。” 药铺掌柜道:“在下不才,惟有两点推断。其一,以金兵将士病情来看,下毒之人应是江湖中人。” 何云燕会心道:“掌柜的言之有理,寻常之人未有潜入金营的能力,且寻常之人所下之毒,金军军医不会束手无策。” 药铺掌柜续道:“其二,寻常下毒,若想殃及一片,从水源着手,最为方便,但这位高人,定不是从水源入手。” 何云燕道:“敢问为何?” 药铺掌柜道:“金军的饮水与我燕山府百姓的饮水乃是出自一条水系,但我燕山府百姓中从未出现金兵所患症状。” 何云燕道:“多谢掌柜的指点迷津,后会有期。” 何云燕走出药铺,心中盘算道:“若论下毒本领,五毒教秦教主、南疆毒王康百里、甄师姐乃是当世翘楚,但甄师姐此刻尚在天柱山,秦教主与康毒王此时应远在大理,司徒杰与陆惊鸿已死,这位大英雄会是何人呢?” 何云燕一人牵着白马走在飘雪的街头,用手拍了拍蓑衣上的积雪,心道:“既然不是从水源下手,兴许是以金军粮草作为投毒目标。”想到此处,何云燕当即上马,朝北奔去。 经过几日寻找,何云燕终于寻到金军粮草车队所住的客栈,是时夜幕沉沉,天地寂寥。何云燕要了一间天字房,待楼下寂静无声之时,何云燕走至客栈大院,佯装解手。何云燕见粮草周遭,金兵轮流值守,何云燕心道:“若是这般日夜看守,怎能在不惊动金兵的前提下,在粮草中下毒?此事即便交由杨夫人来做,亦是绝无可能。” 何云燕走出茅房,走向值守金兵。一金军百夫长道:“站住,你乃何人?” 何云燕低声道:“家父乃是前朝旧将,现今卧病在床,家父想在西去之前,再次尝尝军中稻米的味道,以作怀念。还望诸位大哥行个方便。” 百夫长道:“你当我大金军队是甚么?是善堂么?”待何云燕走近,百夫长见何云燕一袭月白长衣,甚是俊俏,笑道:“姑娘的请求,让在下有些为难。” 何云燕掏出一锭银两,央求道:“还望大哥体谅小女子难处。” 百夫长双手托着何云燕右手,何云燕顺势收手,银两落至百夫长手中,百夫长道:“好说,好说。”百夫长下令手下兵士盛了一小袋稻米递与何云燕,何云燕躬身道:“多谢。”何云燕走出几步之后,回首问道:“敢问这袋军粮来自何处?” 百夫长道:“圣奉州粮仓。” 何云燕拎着绵袋,走进客栈,趁无人之时,轻步走入厨房,将袋中稻米倒入厨房粮缸,何云燕心中笑道:“明日一早,便见分晓。”(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