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回 故地重归(卷一)

冰蝶英雄传 231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3377字
从深秋至初春,甄玥、李怜玉、唐青梅三人在天柱山上度过了愉快的三个月,李怜玉与唐青梅在上清道长、智空大师的指点下,武功大有精进。叶风时时寄回信笺,告知甄玥、李怜玉燕山府近况,甄玥每每稍作浏览便将信笺交予李怜玉,李怜玉则一字不落,细细品读。 直至一日,叶风再次寄回信笺,信上惟有寥寥数语:“金军近日大肆筹集粮草,恐有攻城之势。”甄玥阅毕之后,伸手将信递与李怜玉,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忧虑。李怜玉瞧见甄玥这般神情,知晓大事不妙,当即凝目看着信纸,随之缓缓道:“姐姐,你看此事……该如何是好?” 甄玥并未作答,反倒是径自倒了杯茶水,饮完之后,道:“除了当即赶往燕山府,还能作甚?” 李怜玉道:“怜玉就知姐姐心系燕山府安危。” 甄玥道:“昔日邻里,怎能相忘。” 李怜玉道:“青梅,你可随我与姐姐一同前去?” 唐青梅笑道:“这是自然。” 甄玥道:“青梅,你去通知如秋,即刻起行。” 唐青梅道:“是,甄玥姐。” 唐青梅走后,甄玥再次缓缓饮了一杯茶。甄玥看似面色镇定,但眼神中有着些许迷离。李怜玉柔声道:“即便昔日姐姐未曾医治完颜宗翰,只不过是今日金国领军主将换作他人罢了,金军良将无数,不少完颜宗翰一人。” 甄玥道:“话虽如此,但我仍是骨鲠在喉。” 李怜玉道:“可惜,《贞观兵要》卷四尚在蔡京之手,否则,让鹏举整合四卷好生研习,指不定能为大宋培养出一批精兵强将。” 甄玥道:“抵御外敌,终须铁血军队,江湖人士不过是充当辅助罢了。若一人遇到上千弓弩手,即便是上清师伯、凌烟真人,亦难免殒命。昔日,天柱山上我等击溃宋军万人,乃是依仗计谋与炸药,非是人力也。” 李怜玉道:“蔡京等人不死,天慕昭雪无望,大宋北疆不固。” 甄玥无奈笑道:“宋军羸弱已是百年之事,即便奸臣被诛,宋军亦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变得坚韧强悍。” 李怜玉道:“姐姐觉得此次护卫燕山府胜算几何?” 甄玥缄默半晌,不知如何作比。李怜玉道:“姐姐认为此行毫无胜算么?” 甄玥道:“正是。” 李怜玉疑道:“那姐姐为何还要前往燕山府,单单是因为对昔日子民的感情么?” 甄玥道:“这是其一。其二是,若你我不去,我担心叶师弟会做出傻事。其三是,若此时你我不去,我对不起昔日六当家攻城时挥洒的热血。” 这时,莫如秋与唐青梅在屋外站着,莫如秋道:“甄师姐、杨夫人,马已备好。” 甄玥摸了摸灵凤,笑道:“出发。” 经过两日疾行,甄玥、李怜玉、唐青梅、莫如秋在翌日天色渐暗之时,到达燕山府。甄玥等人刚刚进城,燕山府百姓便围了上来。一长须老伯喜道:“二位大人可算回来了,自二位大人走后,我燕山府男女老少无不日夜挂念着二位大人。” 甄玥笑道:“张伯,近来过得可好?” 长须老者道:“****提心吊胆,担忧金军来袭,现在见到二位大人回来了,小人也能心安了。” 一提着菜篮的妇人道:“二位大人今日回来,以后不走了吧?” 李怜玉笑道:“誓与大家共进退。” 提着菜篮的妇人道:“那便好,那便好。” 这时,一队宋兵走了过来,走在宋兵之前的两人,一人身着官袍,一人身着轻铠。提着菜篮的妇人轻声对甄玥道:“此二人便是现今燕山府知府王安中与降将张觉。” 甄玥走上前去,行礼道:“草民见过王知府、张将军。” 王安中笑道:“甄医仙、杨夫人乃是昔日燕山府知府与通判,今日你二人返城增援,本官十分高兴,本官已备薄酒,还望诸位大侠赏脸。” 甄玥道:“王知府一片美意,草民却之不恭。” 王安中道:“马车已经备好,请。” 甄玥走至唐青梅身边,牵了下唐青梅左手,唐青梅知晓甄玥之意。甄玥与李怜玉坐上一辆马车,唐青梅与莫如秋乘坐另一辆马车。 上了马车之后,唐青梅凑在莫如秋耳边轻声道:“莫师哥,你看。” 这一凑,莫如秋闻到了唐青梅身上的淡淡芳香,不禁心中一动,但见唐青梅手中有两枚药丸,莫如秋贴着唐青梅耳旁,轻声道:“这是木兰青凤?甄师姐担忧今夜或是鸿门宴?”
唐青梅身子靠过来,轻声道:“甄玥姐行事素来谨慎细致,莫师哥,你我还是服下木兰青凤吧。” 这时,马车突然一个颠簸,唐青梅倒向莫如秋胸前,一阵发香拌入莫如秋的呼吸,如此的沁人心怀。莫如秋搀着唐青梅,将其慢慢扶起,唐青梅并不坐直,却是靠在莫如秋肩膀之上,莫如秋心中怦怦直跳,盼望马车多行些路程。 过了一会,马车缓缓停下,甄玥、李怜玉、唐青梅、莫如秋跟着王安中、张觉进了王安中府邸。厅堂之内,王安中坐北朝南,甄玥、张觉、莫如秋坐东朝西,李怜玉、唐青梅坐西朝东。 李怜玉无心欣赏歌舞,一心等待着图穷匕见之时。甄玥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吃着菜肴、品着佳酿。甄玥心道:“此次我与怜玉返回燕山府,势必造成王安中等人的不满,其实,我与怜玉哪有争权夺利之心。” 李怜玉心中盘算道:“既然我等已经服下了木兰青凤,这酒菜中的寻常毒物定不是姐姐的对手,想必一会便有项庄舞剑这一出了,但我与青梅岂是等闲之辈。” 王安中双掌相击,道:“你等退下。”堂上舞姬闻声退离。 舞姬退后,张觉不经望了唐青梅一眼,心中大惊,当即站起身来,行礼道:“敢问对坐可是夏国公主千岁?” 唐青梅起身还礼,笑道:“那是以前之事了,现在我是天柱派门人。敢问张将军怎识得青梅?” 张觉道:“昔日,宋金合攻析津府之时,公主千岁亲率夏军增援辽国,我乃辽国旧将,我怎会不认识公主千岁。” 唐青梅笑道:“原来如此。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张将军无需挂怀。” 张觉道:“今日,公主千岁驾临,我来舞剑助兴。” 甄玥笑道:“青梅,张将军一人舞剑多有寂寞,你不妨相陪。” 李怜玉微微饮了口酒,心中暗自笑道:“姐姐当真冰雪聪明。张觉对青梅如此敬重有加,怎会忍心设计杀害青梅,这陪同舞剑是假,让青梅刺探此刻幕后实情为真。” 唐青梅道:“莫师哥,借剑一用。” 唐青梅与张觉交相出剑,张觉背对王安中,眼神示意唐青梅向后退去,唐青梅会意,二人渐渐退至距王安中数丈之外。 唐青梅与张觉继续表演剑术,张觉轻声道:“府中早有埋伏,公主殿下勿要掉以轻心。” 唐青梅上削、下砍、斜刺,进而闪至张觉身后,唐青梅背对王安中,轻声朝张觉道:“大约多少人马?” 张觉转过身来,轻声道:“郭药师亲率精兵一千。” 唐青梅轻声笑道:“不足为虑。” 这时,只听甄玥笑道:“王知府,你看青梅这剑术练得如何?” 王安中道:“柔美婉约,翩翩如燕,美哉,美哉!” 甄玥道:“我等今日兀自回到燕山府,着实是不请自来。所幸当下怜玉与青梅皆未醉倒,王知府可想看看他二人武艺如何?不知他二人能否胜任王知府的左膀右臂?” 王安中脸色一沉,料定菜中迷药并未奏效,顿觉甄玥等人高深莫测,当即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甄玥握着酒杯,朝李怜玉使了个眼色。李怜玉心道:“自古皆以掷杯为号,想必此次亦不例外,姐姐此意乃是要我先发制人,此举虽然看似凶险,实则最为安全。” 李怜玉使出内力,将酒杯掷向地面,只听一记碎裂之声。果不出甄玥所料,一队兵士提着长枪瞬时冲进了酒宴大厅,与此同时,厅外黑压压地站了几排弓箭手。厅内领队之人身着一袭亮银铠甲,唐青梅心道:“此人想必便是降将郭药师。” 郭药师抱拳行礼道:“甄知府、李通判安然无恙乎?” 李怜玉闻此颇为惊讶,心道:“此乃何意?”王安中与张觉亦倍感惊奇。 甄玥笑道:“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郭药师道:“末将郭药师,喜迎甄知府、李通判返回燕山府。” 甄玥笑道:“在下早已是个草民,郭将军勿要这般客气。” 郭药师道:“甄知府无需过谦,甄知府与李通判对燕山府的功绩,永世不会磨灭。” 甄玥道:“多谢郭将军美誉。时候不早了,怜玉、青梅、如秋,我等先行返回客栈歇息。王知府,草民多谢你的盛情款待。” 李怜玉难以相信眼前事实,但确是未动一刀一枪地离开了王安中府邸。(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