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回 江湖热血笑孤独(卷三)

冰蝶英雄传 237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3441字
半晌之后,叶风回到郭府,是时黑夜朦朦。叶风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寝房,见韩彩珠正在灯前等着自己。韩彩珠贴上身来,温婉笑道:“将军,珠儿已为你熬了豆粥。但此刻粥恐怕已经凉了,我拿去厨房热一热。”叶风望着韩彩珠,心中觉得这个女人当真是体贴入微,叶风不禁陶醉在这一幕温馨的情景中,这时,从床后闪出一人,瞬时点住了叶风穴道,待这人走至叶风身前,叶风发现此人却是韩常。 韩常右指抚着叶风脉搏,笑道:“此人体内有真气流转,此人绝非是妹婿。” 韩彩珠不禁退后数步,惊道:“原来,真如哥哥先前猜测。” 叶风此时恍然大悟,心道:“韩彩珠方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为了令我放松警惕,可我……始终是过不了女人关。” 韩常揭开叶风面皮,笑道:“原来是叶大侠。难怪先前交战中,你看我的眼神里未带有一丝亲情。” 韩彩珠想起先前之事,羞道:“这……这我日后怎么见人……” 韩彩珠转而面向韩常,忧道:“哥哥,你可知将军现在何处?” 叶风此时倍感无力,叶风知晓时间仓促,甄玥先前定是不会去探查韩彩珠是何出身这等无关紧要的事情,但造化弄人,韩彩珠却是韩常的亲妹妹。 韩常道:“今晨妹婿回城之后,最先去了甚么地方?” 韩彩珠道:“听下人言,将军回城之后,径自去了知府大人府邸。” 韩常道:“这便对了,与前夜妹婿所言一致。” 韩彩珠道:“哥哥,前夜你与将军见了面么?” 韩常道:“前夜妹婿在与金军交战中,起初确有优势,但随后渐渐不敌。二皇子有招降妹婿之心,让我前去劝说妹婿,妹婿告我待其回城之后,与蔡靖商议,若蔡靖同意降金,其与蔡靖便携手送上燕山府,若蔡靖决意死守,其将擒下蔡靖放我等入城。” 韩彩珠道:“将军与你约定的便是今日戌正时分攻城?” 韩常道:“正是。是故方才两军一交战,我便觉得此中大有隐情。” 韩彩珠道:“那哥哥可知将军现在何方?” 韩常道:“妹婿应被囚禁在蔡靖府邸。” 韩彩珠道:“还请哥哥快快救得将军出来。” 韩常道:“妹妹勿急,此时救出妹婿无异于打草惊蛇,你且先随我返回金营,待到四更时分,我再暗中救妹婿出来。” 韩彩珠道:“妹妹遵从哥哥安排。” 叶风被韩常擒回金营之后,韩常将叶风交予完颜嵩看守,自身孤身一人再返燕山府。叶风知晓以韩常的胆识与功夫,绕过巡城守卫定是易如反掌之事,而方才一役金军遭遇重挫,此时甄玥、李怜玉、莫如秋、康百里定早已安心睡去,叶风心想,韩常带回之人恐怕不是郭药师,而是蔡靖。 正如叶风所料,天际微白之时,韩常捆着蔡靖回到了金营。而这一切,令叶风最为担忧的不是自身的安危生死,而是甄玥等人兴许尚被蒙在鼓里。叶风慨叹,若是此时金军大举攻城,郭药师作为内应,即便再多出十个李怜玉,亦无力回天。叶风心中忧道:“甄师姐,待郭药师再次出现在你面前之时,其却不是你的叶师弟了。” 这时,完颜宗望领着韩常、刘辰君、周海、陈伊伊来到叶风与完颜嵩身前。 完颜宗望道:“叶大侠,多有委屈。” 韩常道:“我与妹婿已经约定,今日午初时分再行攻城,想必此时甄玥等人尚且以为郭药师仍是叶风所扮,届时二皇子与妹婿里应外合,何愁燕山府不下?” 陈伊伊道:“敢问二皇子,叶风如何处置?” 完颜宗望道:“叶大侠好歹是甄医仙挚友,我倒想留着叶大侠性命。” 完颜嵩道:“二皇子,恕我直言,成大事者,不应有妇人之仁。” 完颜宗望道:“神算,你有何高见?” 完颜嵩道:“不如割下叶风人头,挂于军旗之上,以此消磨甄玥等人斗志。女人也,定然经不住此等悲痛。” 刘辰君道:“二皇子,此举太过阴险,不是仁义之师所为。” 完颜宗望道:“道姑之语,正合我心。铁掌,你意如何?” 韩常缄默半晌,道:“叶风好歹是条汉子,我亦对其下不去狠手,不如留其性命,将其捆在木柱之上,行于军前。若如是,亦能使得甄玥等人投鼠忌器。” 陈伊伊道:“韩大哥这主意,伊伊深表赞同。” 刘辰君道:“当真未有其他法子了么?” 完颜嵩道:“道姑,你这般仁慈,如何辅佐二皇子成就大事?”
完颜宗望道:“就依铁掌之言,但尽量勿伤了叶大侠。” 完颜嵩道:“宗翰将军率西路军攻打太原府受挫,若我东路军顺利拿下燕山府,亦能为西路军增添士气。” 完颜宗望道:“你等稍作准备,大军即刻开拔,以免夜长梦多。” 金军再次出动的消息传至燕山府,甄玥、李怜玉、康百里、莫如秋、岳飞聚集城墙之上。李怜玉奇道:“怎尚未见到叶师弟身影?不会是其昨夜饮酒过多醉倒了吧?” 甄玥道:“叶师弟虽嗜酒如命,但不是这般不识分寸之人。” 李怜玉道:“要不我且先去郭府探看一番?” 甄玥道:“速去速回。” 李怜玉道:“是,姐姐。” 李怜玉飞身来到郭药师府邸,一路绕过郭府下人,大致探查了一番,并未见到韩彩珠身影,李怜玉心中渐渐生疑。这时,李怜玉见郭药师一人起身出门,趁四下无人时,李怜玉闪至郭药师身前,道:“韩彩珠人在何处?” 郭药师不敢答复,生怕李怜玉听出其声音有异。李怜玉射出一记冰针,郭药师仓皇闪躲,极为狼狈。李怜玉道:“你这身手,怎会是我叶师弟。”李怜玉当即锁住郭药师咽喉,带其去见甄玥。 半晌之后,甄玥望着李怜玉与郭药师缓缓走上城墙,但见郭药师眼神犹疑,甄玥道:“这是郭药师本人?” 李怜玉道:“千真万确。方才我已问过蔡靖府下人,其道蔡靖已然不见踪影。” 甄玥道:“这么看来,叶师弟亦是不知所踪。” 李怜玉道:“郭药师,你可知蔡靖与叶师弟去了哪里?速速如实招来。” 郭药师笑道:“你等此刻定然不敢杀我,我若死了,常胜军势必造反,届时就算金军不来,燕山府亦会一片内乱。如此内忧外患,燕山府守得住几时?” 莫如秋道:“郭将军,你先是辽将,再是宋臣,难道还要成为金人么?你一生侍三主,不觉得于心有愧么?” 郭药师道:“你等也不看看,大宋守御燕山府的都是些甚么人,一位是彩蝶医仙,一位是将军遗孀,一位是天柱剑侠,一位是南疆毒王,惟一一位青年将军,还尚未受到朝廷册封。蔡京、童贯等人尚且以为燕山府城坚粮足,其等****只知沉迷享乐,不知边疆虚实,这等朝廷,怎去效力?” 李怜玉忧道:“燕山府多少还有些守备军力,燕山府之内的宋地尽是些空虚薄弱之城,若燕山府不保,中原地区定是一溃千里。” 甄玥眺望北方,心中盘算道:“即便郭药师被我等控制,不能率领常胜军投金,但只要常胜军消极避战,单凭我与怜玉的这些旧部,是无论如何抵挡不住金军的长期攻势。眼下的局面,当真是眼见悬崖,再行无路。” 甄玥道:“莫师弟,你前去告知府中百姓,若有愿意撤离者,即刻安排其等前往青州,我将令钟舵主做好安顿事宜。” 莫如秋道:“是。” 李怜玉道:“姐姐是要放弃燕山府了么?” 甄玥道:“即便我等继续坚守,只要朝廷援军不来,城破只是迟早之事,倒不如趁现在让百姓先行撤离,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让我一人背下这个千古罪责吧。” 岳飞道:“朝廷军队受制于童贯,未有童贯号令,周遭路府州郡的官军自是不会擅自赶来增援,而童贯却一直以为燕山府固若金汤,亦以为郭将军会忠君爱国。” 甄玥道:“朝廷竟是这般的靠不住。鹏举,你即刻率领我与怜玉的旧部返回荆湖,韬光养晦,逐渐壮大,最终形成一支顶天立地的岳家军,肩负起保卫山河的光辉重担。” 岳飞道:“但我率军走后,甄医仙你等怎与金军作抵抗?” 甄玥道:“鹏举,经过昨夜一役,你应知晓,这群旧部虽仅有万余人,但各个战力不凡,在此陨灭着实可惜。若你将其等带回荆湖,再作壮大,继续优中选优,进而形成一支数以十万计的铁血强军,届时再行驱除蛮夷之事,也是不迟。现今金军势大,若执意留守于此,这群有志男儿只会埋骨沙场。鹏举,很多时候,不能计较一时得失。” 岳飞道:“是,鹏举遵命。” 甄玥道:“你且安心回到荆湖养兵,待我寻到《贞观兵要》卷四之后,将四卷一并交付与你。” 岳飞提枪行礼道:“甄医仙如此赏识鹏举,鹏举定不辱使命。” 岳飞转身离去,行出数步,回首道:“杨夫人,请多保重。”(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