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回 纷纷扰扰红尘事(卷二)

冰蝶英雄传 240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3504字
翌日,李怜玉一人策马南行,急追徽宗南逃队伍,终在第三日夜里,寻到童贯身影。李怜玉走至一饭庄之前,望见童贯褴褛不堪,正坐在桌上吃着清淡菜肴,李怜玉环顾四周,不见其他人影。李怜玉心中猜测童贯应是罪行累累,受到了他人排斥,遂一人沦落至此。晚风摇曳着饭庄内昏暗的灯光,李怜玉缓缓走进,童贯抬头相望,轻声笑道:“索命的来了。”李怜玉见童贯未有抵抗之势,道:“看你先前是太师的份上,留你一个全尸。”李怜玉快步闪至童贯身后,对着童贯背心一掌拍去,啪的一声,童贯背后布满冰霜,趴在桌上。李怜玉唤出店小二,递与店小二一锭银子,道:“烦劳小哥寻一马车将此人尸首运回开封衙门。”店小二怔怔地接过银子,望着李怜玉握着尚方宝剑走出店外,旋身上马。 与此同时,甄玥、唐青梅、莫如秋押着蔡京走向岭南。蔡京被关押于囚车之内,一副白发苍苍、毫无力气的样子,甄玥、唐青梅、莫如秋则一路有说有笑,好不欢乐。过了一旬,甄玥等人到达了潭州地界,甄玥将蔡京押至荆楚镖局旧址,望着周遭杂草丛生的破旧大宅院,甄玥心中隐隐作痛,甄玥道:“蔡京,你还有何话说。”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只听马上之人喊道:“甄医仙,且慢。”甄玥凝眼一望,见马上之人乃是俞志威与江晓。唐青梅抚琴以备出招,莫如秋手握剑鞘,甄玥笑着朝唐青梅与莫如秋挥挥手,甄玥道:“勿要多虑。” 俞志威道:“甄医仙,由我来结束蔡京性命可好?” 甄玥笑道:“请便。” 俞志威亮出若水剑,剑光一闪,蔡京大叫一声,进而闭上双眼。 甄玥笑道:“蔡京四次任相,屡起屡罢,这定是身边何人从中作梗。方才你与江义主一现身,我便懂了其中之事。” 俞志威道:“蔡京势力根深蒂固,加之武功高强,即便遭遇贬职,我要取其性命亦是无从下手,所以惟能一直韬光养晦,静待时机。今日,俞某得报家仇,全仗甄医仙足智多谋。” 甄玥道:“俞大侠客气了。我只是为民除害。” 俞志威道:“甄医仙、唐、莫二位英侠,我与妹妹就此别过,还望你等多多保重。” 甄玥道:“保重。” 甄玥走至囚车之前,打开木门铁锁,在蔡京尸首上摸了摸,转而笑道:“果不出我所料,蔡京至死都会带着这本《贞观兵要》卷四。” 唐青梅、莫如秋走至甄玥身前,甄玥道:“青梅、如秋,你二人先行返回开封与怜玉会合,我且先去天柱山取回其余三卷《贞观兵要》,之后我再去荆湖与鹏举相见。切记,我将《贞观兵要》交予鹏举一事,勿让外人知晓。” 唐青梅、莫如秋道:“是。” 甄玥骑上灵凤,朝唐青梅与莫如秋微笑道别,之后,甄玥策马驶向东北方。待甄玥带着四卷《贞观兵要》来到荆湖之时,已是一旬之后。岳飞领着甄玥走在郊野,讲述着自己的养兵之道,二人身旁的田地里开满了油菜花,甚是美丽动人。 岳飞道:“眼下军队已有两万余人,平日里,众兵士除了操练之外,亦做些农活,以求自给自足。” 甄玥笑道:“如此甚好,不扰民也。先前我对河东分舵汪舵主已有交代,每两月派人送些银票过来,以作岳家军日常开销之用。” 岳飞道:“甄医仙想得真是周道。” 甄玥道:“这四卷《贞观兵要》你当好生研习,在你悟出其中真谛之前,岳家军不可轻易出动。” 岳飞道:“鹏举领命。” 岳飞稍作停顿,续道:“有一事,鹏举不知该不该问。” 甄玥笑道:“但说无妨。” 岳飞道:“现如今,杨将军冤屈已得昭雪,昔日参与杀害杨将军之人亦已悉数被诛,且荆楚镖局悬案早已查清,甄医仙为何选择接受朝廷册封,而不潇潇洒洒地做一个江湖医仙?” 甄玥轻轻一笑,略显无奈,道:“我总不能让怜玉一人去迎接金军铁骑啊。” 岳飞道:“杨夫人一直渴望为杨家再添功勋,此情着实可敬。” 甄玥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怜玉也就我这么一个姐姐,我不帮她,谁人帮她。” 岳飞道:“现今大宋之势,也只能靠甄医仙与杨夫人挽救了。” 甄玥笑道:“皇上定靖康为年号,足见其渴望安康,安乐,以此亦可见当朝天子绝非是汉武帝、唐太宗那般胸有大志的君王,待金军一退,恐怕其心中割地求和之意又将生起。” 岳飞道:“重文轻武,外敌终难抵御。” 甄玥道:“确是这个道理。鹏举,你且安心屯兵于荆湖,日后领军抗金之时,切记一句话。”
岳飞道:“请甄医仙赐教。” 甄玥缓声道:“无论何时,勿要功高震主。” 岳飞细细品味甄玥之语,倍觉其中蕴藏着亘古不变的道理。甄玥与岳飞缓缓走回军营,稍作小憩之后,甄玥便起身返回开封。待甄玥回到开封之时,完颜宗望与完颜宗翰已经率军驻扎于黄河北岸,是时,宋地兴起诸多勤王之师,正朝开封赶来。甄玥分析,多数勤王军队纯属乌合之众,难堪大用,而诸如种师道等少数具有战力的军队,却不受赵桓重用,同时,朝廷大臣中主和者甚多,于是乎,甄玥对开封面临的严峻形势甚是担忧。 李怜玉****亲自巡城,甄玥多数时候则坐于揽月楼中思考退敌之策,因赵桓册封甄玥与李怜玉要职,不少江湖中人望风来投誓死报国,其中不乏巫山集众当家等英雄豪杰。过了一旬,完颜宗望与完颜宗翰领军渡过黄河,来到开封北郊,金军此举引发大宋朝中一片混乱,主战派与主和派争执不休,赵桓期望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地以换取金军退兵。 几日后的一天夜里,甄玥与李怜玉收到赵桓圣旨,圣旨中写道:“朕欲彰显大宋诚意,亲身前去面见金帅,以求宋金两国止战息兵,重修好合,现令甄玥与李怜玉随行护卫,即刻出发。” 待太监走后,甄玥将圣旨丢至地面,道:“荒唐。” 莫如秋见此,心中大为震惊,不禁暗自念道:“恐怕普天之下除了甄师姐,无人敢这般亵渎圣旨。” 甄玥道:“身为万金之躯,却以身犯险前往金营,怎会有这般荒唐之事?” 李怜玉道:“此中定有阴谋。” 甄玥道:“阴谋自然是有,而且,我已有猜测。” 甄玥稍作停顿,续道:“定是金人派使者前来,让皇上带着你我前去金营,事后将你我扣押,以绝后患,之后,再与皇上签订和议。” 李怜玉道:“若真如此,金人倒是稳赚不赔,不仅大宋给予的土地、银两等不会减少,还白白收了你我人头。” 甄玥无奈笑道:“怜玉,你未免太过小看完颜宗望了。” 李怜玉奇道:“姐姐此话何意?” 甄玥道:“昔日,孙坚一心抢夺传国玉玺,而曹操却是抓着皇帝不放,这其中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么?” 李怜玉道:“姐姐的意思是完颜宗望让皇上献出你我是假,引皇上入金营是真?” 甄玥道:“定是这般。据我推测,完颜宗望告知皇上,你我轻功极高,若不用些计谋,你我不会束手就擒,于是,完颜宗望便提议皇上假借护驾之名,引你我前去金营。” 李怜玉道:“但皇上怎知其实金人的目标并不是你我,而是其自己。但完颜宗望的这番编排,确让早已惶恐无措的皇上信以为真了。” 唐青梅按捺不住,道:“既然如此,甄玥姐、怜玉姐,你二人不去也罢。在皇上眼里,你二人甚么也不是。” 甄玥幽幽道:“怜玉,我知晓你丢不下这个残局,但有些事情,确非人力可以挽回,即便今日你我丢了性命,亦无法唤起皇上奋发图强的斗志,在皇上眼中,太原、中山、河间三地都视如粪土,你我这区区两个人又算得了甚么呢?即便你我能护卫开封一时,但能护卫开封一世吗?你我终有入土之日,但这个世界确是永世长存。” 李怜玉垂头不语,轻声道:“姐姐,怜玉都听你的。” 甄玥道:“姐姐今夜陪你去金营,但……” 李怜玉心中一喜,转而问道:“但是甚么?” 甄玥道:“去了金营,若你我能够活着回来,你需答应我一件事。” 李怜玉拉着甄玥的手,道:“无论何事,怜玉必当遵从。” 甄玥道:“再也不要去管朝廷之事,安心地回到五毒教继承教主之位。” 李怜玉长吁一口,道:“是。” 唐青梅央求道:“二位姐姐,带青梅一同前往吧。” 莫如秋道:“甄师姐、杨夫人,如秋已经跟随你二人数年有余,遇到艰险从未畏惧,值此危难关头,如秋亦要随行。” 甄玥笑道:“青梅、如秋,你二人在外接应即可,我甄玥可没那么短命。” 唐青梅道:“甄玥姐、怜玉姐,你俩要不,还是不要去了,青梅早已视你俩为亲姐妹,青梅怕你俩有何闪失。” 甄玥抚着唐青梅左臂,笑道:“今夜一过,日后便没了凶险了,之前,我等甚么大风大浪未曾经历,怎的今日你突然这般害怕了?” 唐青梅点头称是,道:“好,我等前往皇宫吧。”(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