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金水河畔,对坐饮芳华(卷三)

冰蝶英雄传 7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2389字
开封城外,金水河畔,叶风背靠柳树之上。叶风望见杨天慕快步归来,心道:“瞧杨将军欣喜的神情,想必其前往夏国言和一事已得皇上恩准。如此说来,待其与甄玥西行之后,李怜玉便是孤身一人留于府中,我当谨遵教主师姐命令,好生保护李怜玉的安全。” 这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女子声音:“负心汉,终于让我寻到你,看我不将你碎尸万段。” 叶风当即回首,只见一青丝索带直击眼前。叶风连忙飞身闪躲,道:“寒之,突然前来,也不打声招呼。” 一身着湖绿色轻衫的女子立于叶风身前,女子手中握有两股索带。叶风道:“寒之,有话好好说便是,何必动武。” 湖绿轻衫女子旋动身子,手中两股索带同时横扫而出,左手索带攻向叶风下盘,右手索带攻向叶风右肩。叶风跃身飞起,道:“寒之。” 待湖绿轻衫女子两股索带收回之后,叶风落至地面,正待叶风欲要开口之时,湖绿轻衫女子左右索带接续射出,直击叶风胸口。叶风心道:“我若是这般闪躲下去,今日之战无法结束。”叶风伫立不动,两股索带正中叶风前胸,叶风口中溢出鲜血。这一击,激起了叶风的回忆。 九年之前,叶风与水寒之相识苏州,二人迅速情投意合,情意绵绵,但叶风生性漂泊,其在与水寒之相守半年之后,便留书远行。自此之后,水寒之便四处寻找叶风的踪影,而叶风一直由于心中有愧,一直避水寒之不见。 叶风突然忆起昨夜甄玥的话语,道:“寒之,七年之前,荆楚镖局灭门当夜,你可曾在我之后前往潭州?” 水寒之道:“负心汉,亏你有脸与我提及旧事。你所言不错,当夜我是曾前往潭州,那又如何?” 叶风道:“寒之,当夜,你可曾见过杀害白家满门的恶人?” 水寒之道:“九年以来,我只想见你,至于其他人是人是尸,我未曾关心。” 叶风连续饮酒数口,心道:“此时,寒之满心怨气,其定然不会告知我其当夜所见。而当夜之事,我若不弄个明白,着实心结难解。但见眼下情形,此事惟能日后再问。” 水寒之轻拭叶风嘴角鲜血,道:“是我不好,让风哥你受伤了。” 叶风道:“区区小伤,不足挂齿。” 水寒之道:“方才你为何不再闪躲?” 叶风道:“我有愧于你,有何颜面再作闪躲?” 水寒之缄口半晌,道:“你还是这般嗜酒如命。” 叶风浅笑不语。 水寒之轻声道:“九年之前,在你离去之时,我已怀有身孕。” 叶风惊道:“此话当真?” 水寒之点头不语,眼角缓缓溢出泪珠。 叶风豪饮一口,心道:“此时我若是返回苏州去见孩儿,只怕有负教主师姐重托。” 见叶风心事重重,水寒之知晓叶风定然有要事在身,道:“见你一眼,今日我已满足,愿你下次勿要再躲我不见。”语毕,水寒之轻功飞离。叶风望着水寒之离去的凄凉背影,心中不是滋味。 天波杨府之中,李怜玉已为杨天慕收拾好行囊,李怜玉纤手为杨天慕整理衣领,道:“将军远行在外,望多加保重。”
甄玥笑道:“有我随行天慕,怜玉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李怜玉羞道:“姐姐莫要取笑我了。” 甄玥、李怜玉、杨天慕三人走向屋外,甄玥走至爱驹身旁,轻抚爱驹。甄玥道:“此马名曰灵凤,已跟随我多年,当真日行千里,不知疲倦。” 杨天慕道:“如此珍品汗血宝马,令多少武者欣羡不已。” 甄玥恬笑不语。 杨天慕道:“时候不早,表姐,你我出发吧?” 甄玥挥手同李怜玉道别,李怜玉伫步望着甄玥与杨天慕离去的身影,心中满是不舍。 甄玥与杨天慕因有宋国国礼随行,故行进速度较为缓慢,一日之后,二人方才到达宋国河南府地界。 甄玥骑于马上,道:“天慕,今日天干气躁,前方便是龙门镇,不妨令众随从稍作歇息,饮口茶水。” 杨天慕道:“天慕亦有此意。” 甄玥与杨天慕带领随从进入龙门镇,来到聚贤楼中,甄玥与杨天慕坐下饮茶,甄玥轻声道:“龙门镇乃是武林人士聚集之地,你我携带国礼,需对绿林响马加以防备。” 杨天慕点头称是。杨天慕轻声道:“自蔡京拜相以来,大宋与夏国连年征战,此番突然与夏言和,只恐阻碍颇多。” 甄玥轻声笑道:“此中艰难,我早已想过。依我之意,不妨你我先行前往钟秀山,拜访青麓宫掌门曹芙清,恳请其在夏国崇宗皇帝面前为你引见美言。” 杨天慕轻声道:“青麓宫名为江湖门派,实乃是夏国一支特殊力量,青麓宫曹掌门朝中官级从二品,深得崇宗皇帝信任,若是曹掌门从中引见,想必崇宗皇帝定将议和之事大加考虑。” 甄玥轻声道:“但宋夏两国现今乃是交战关系,水火不容,曹掌门若想援手你我,亦会有太多顾虑。若是你此次出使夏国一事无成,待你回朝之后,定会受到蔡京等人百般刁难。” 杨天慕轻声道:“表姐可有何妙计?” 甄玥轻声笑道:“眼下有何妙计?惟有见机行事。” 甄玥目光不禁投向邻桌二人,其中一人二十余岁,长发齐胸,耳系吊环,另一人乃是一和尚,身型肥胖,油光满面,二人皆是辽人装束。甄玥依稀觉得半日之前,见过此二人背影,甄玥轻声道:“天慕,你我可能已被恶人跟踪。” 杨天慕轻声道:“敢问表姐,眼下如何行事?” 甄玥面色镇定,轻声道:“此二人不似寻常响马,应另有觊觎,你我不妨分头行之,七日之后,你我会合于夏国青麓宫。七日之间,你勿要行夜路,料想两个辽国之人,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掠大宋国礼。” 杨天慕轻声道:“与我随行的三十人,皆是军中良才,表姐大可放心。但表姐你丝毫不会武功,若是此二人跟随于你,该如何是好。” 甄玥轻声笑道:“我自有应对之法。” 半个时辰之后,杨天慕独自率领随从向西前行,甄玥继续坐于聚贤楼中,见二位辽人亦是续坐不动。甄玥心道:“原来你二人不是觊觎丰厚国礼。我便要看看,你二人有何居心。”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