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金水河畔,对坐饮芳华(卷四)

冰蝶英雄传 8 作者王清寒 全文字数 3122字
甄玥朝柜台丢出一枚纹银之后,倏然飞离,消失在龙门镇西边尽头。 七日之后,清晨之时,杨天慕率众来到夏国钟秀山之下,杨天慕向随从统领道:“你等在山下等候,我先行上山拜见青麓宫曹掌门。” 随从统领道:“遵命。” 杨天慕正待上山,只见十余名青麓宫弟子围上前来,众青麓宫弟子见杨天慕与随从皆是一袭宋**人打扮,立即拔剑拦住杨天慕,道:“你是何人?站住!” 杨天慕道:“在下宋国杨天慕,前来拜见贵派掌门,望女侠代为通报。” 一青麓宫弟子稍作沉默,道:“如今宋夏两国形势紧张,杨将军想见敝派掌门,恐怕不便。” 这时从山门右侧的石阶上走来一位身着红衫,双手抚琴,年岁约莫二十出头的女子,道:“师妹,不得对杨将军无礼。”普通青麓宫弟子皆身着绿衫,长发通过一白色小环自然垂下,手持宝剑,腰系白色束带,清秀自然,而这位红衫女子本就有几分姿色,加上举止投足间尽显常人难比的大家气质,若此地非青麓宫,杨天慕定会以为这位红衫女子是出来散心的名门闺秀。 一青麓宫弟子道:“是,大师姐。”青麓宫自创立以来以武学修为定尊卑,这符合夏国人民尚武的情怀,这红衣女子貌若仅二十二、三岁,但武学功力定已达到很高造诣。 红衫女子道:“弟子姓唐名青梅,家师要知杨将军亲自拜访,必当高兴万分。将军,这边请。” 杨天慕道:“请。”杨天慕与唐青梅从登云石道走向青麓宫主殿映雪阁。原来,青麓宫掌门曹芙清十分疼爱大弟子唐青梅,时常与之诉说自家往事,唐青梅得知尊师曹芙清乃宋初大将曹彬之后,尊师曾祖父一辈举家迁至夏国,而杨天慕乃是杨业后人,冰雪聪明的唐青梅自然知道以曹杨两家世代的交情,尊师曹芙清自然很乐意见到杨天慕将军。 唐青梅与杨天慕走到映雪阁外,唐青梅道:“杨将军请稍等,青梅前去禀报家师。” 杨天慕道:“有劳。”杨天慕环顾四周,虽是初秋,但因山势较高且衣衫微薄,已略感清寒。映雪阁凌空而建,由十二根石柱支撑,映雪阁四周喜寒植物繁茂,映雪阁以北即常年积雪。这时,唐青梅从阁中走出,道:“杨将军,家师有请。” 杨天慕走进映雪阁,只见大堂之中站着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女子,身着姜黄色长衣,貂皮披肩,略带微笑地看着唐青梅与杨天慕。 唐青梅道:“杨将军,这位便是家师。” 杨天慕行礼道:“曹掌门,幸会。” 曹芙清道:“杨将军,请坐。”曹芙清坐在中央,唐青梅站在其右,杨天慕坐西朝东。 曹芙清看出杨天慕一脸心事,猜测其定有要事前来相商,道;“杨将军突然驾临敝派,定要要事,还请直言。” 杨天慕接过一名弟子端上来的茶水,道:“在下此行实为国事。” 曹芙清笑道:“杨将军因国事来到夏国,为何不前往夏都兴庆府拜见圣上,偏偏来到敝派?敢问这可是令表姐甄玥之意?”提起甄玥,曹芙清依稀忆起往事。数年之前,曹芙清与师妹林玄香在辽夏边境遭雾龙山庄萧霸天、普度寺静远等一行人伏击,其与林玄香两人皆受重伤,隐匿在贺兰山之上,一日之后曹芙清与林玄香二人恰逢前来贺兰山采药的甄玥。甄玥本就心地善良,医人无数,加之甄玥与林玄香早前已经相识,甄玥见曹、林二人性命垂危,自是用心医治,治愈后,曹芙清请甄玥到青麓宫小憩几日,甄玥早知青麓宫里藏有不少医术典籍,于是欣然前往,但夏人对医术兴趣不浓,所以医书上众多良方无人掌握。入夜,曹芙清每每见甄玥一人独自游走在青麓宫镜湖畔,猜测甄玥这番忧郁定是感情受挫长期心痛所致,而从甄玥的言谈中曹芙清知晓了甄玥初始是为了治好自己的心伤才苦于学医,而后才慢慢痴迷于医术,曹芙清为了报答甄玥的救命之恩,待甄玥走后,曹芙清暗自潜入湖底,进入湖底镜花宫,取出甚至连大多青麓宫弟子都不知晓的旷古医书:《天元济世录》,并将其赠与甄玥。甄玥潜心钻研,掌握调节经络与真气之法,进而温和心绪、淡去神伤。最终甄玥在阅尽医书之后答谢离开,临行之前,甄玥交还《天元济世录》,甄玥知晓这是连普通青麓宫弟子都未曾听闻的惊世医书。
曹芙清回过神来,闻杨天慕道:“在下受宋国皇上所托,前来与贵国罢手言和。宋夏先前交战之时,大都是晋王率领的夏军与贵派侠士相辅作战,故曹掌门定然在夏国皇上心中颇具地位,在下若是直接前往兴庆府,确有唐突,还请曹掌门代为引见。” 曹芙清心中略感为难,但看到杨天慕一片真诚,且曹杨两家又是世交,亦不好就此推却。但此刻宋夏关系着实紧张,曹芙清亦不愿因引见杨天慕而惹来夏国皇帝李乾顺的无端猜忌。 曹芙清示意除唐青梅之外所有弟子退出映雪阁,道:“朝中素来不乏闲言碎语,此事杨将军定然知晓。如今宋夏两国势如水火。于私,我与杨将军是友,于公,我与杨将军是敌。我若这般贸然引见你,朝中定然颇有非议。”曹芙清沉思片刻,见杨天慕沉默不语,便道:“杨将军,不妨这样,我和小徒仰慕杨家枪法已久,我二人何不切磋一下,将军义薄云天,敝派人人皆知,若杨将军得胜,我青麓宫没有理由不答应将军之请求。” 杨天慕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便点头答应,只是数日连续奔波已使杨天慕疲惫不堪,而杨天慕是宋军将领,可谓只懂招式力度,毫无心法内功可言,加上身心疲惫,想战胜堂堂青麓宫掌门,恐怕绝非易事。 曹芙清、杨天慕、唐青梅三人走下映雪阁,来到映雪阁西侧的承天台上,杨天慕手持真龙枪,曹芙清手提白蛇剑,曹芙清道:“杨将军,请。” 杨天慕道:“请。”杨天慕双手舞动真龙枪,曹芙清左手持白蛇剑斜于胸前,两人相向疾走,枪剑相交,当得一声,曹芙清力度不及杨天慕,不禁后退两步,曹芙清凝神提气,决定以柔克刚,运足内力使出青麓剑法第五式:青麓凝霜,白蛇剑所划之处略发蓝光,可见此招寒气甚重,而杨家枪法以阳刚著称,杨天慕求胜心切,无心细看曹芙清招数,提枪一招秋叶乘龙向曹芙清疾刺,剑尖枪端相抵,一寒一热,相互激荡,但曹芙清有内功烈焰真经在身,杨天幕见真龙枪法的灼热之气伤不了她,当即收枪。曹芙清本就不愿与杨天慕比武,只想将杨天慕相求之事以江湖规矩解决,于是乎,曹芙清见杨天慕收了枪,便不再主动进攻。而杨天慕却怎肯就此罢手,出于无奈,杨天慕只好又提枪向曹芙清刺来,曹芙清不想闪躲,打算凭借内功击落真龙枪,使比武得以结束,但杨天慕突然纵身跃起,双手握枪下劈,曹芙清一怔,心叹:“不愧是杨家子孙,枪意果真难以捉摸,这一枪劈下来的力道纵使我有烈焰真经护体,亦难免两败俱伤,这岂不坏了两家历代交情。”于是,曹芙清后退数步,避其锐气,杨天慕落地后,向前提枪疾冲,曹芙清这次不再后撤,转而闪向右侧,转过身用后腰贴住枪杆,右手紧握枪尖,左手舞剑削向杨天慕脖颈,谁知杨天慕一个后仰,躲过了此剑,然后杨天慕左脚踮地腾空,右腿隔枪踢向曹芙清,杨天慕不想伤及曹芙清,遂只用了三成之力,可一位只懂武学的将军怎能撼动一个有高深内功护体的武者!杨天慕被曹芙清的内功弹到数步之外,杨天慕本就劳累不堪,方才打斗又耗费了大量体力,唐青梅见杨天慕起身不便,随即前去将其扶起。杨天慕轻叹了一声,脑中一片空虚,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承天台周围已经围满了青麓宫弟子,谁都不想错过掌门与宋国大将酣斗的场景。杨天慕一想到率军收复燕云十六州之景,便感觉浑身有力,杨天慕心想自己定能赢下曹芙清,杨天慕奋尽全力舞出杨家枪法,招式变幻莫测,时旋转,时斜砍,时疾刺,时格挡,时下劈,曹芙清则用速度极快的青麓剑法与杨天慕抗衡,持剑时闪,时削,时退,时刺,这时,杨天慕舞出一招春雨游龙刺向曹芙清,曹芙清一个后仰,杨天慕从其上飞身而过,落地后迅速回刺一枪,曹芙清握剑挑开枪尖,接着左手使出凌虚爪紧握枪杆。杨天慕眼见自己的兵器即将被夺……
隐藏
尊宝娱乐